第12章 痛打日本浪人
知翁强华2016-07-03 13:554,046

  海德宽原本是山东济南一家镖局的镖师,山东本来是个武林高手辈出的地方,海德宽的武功更在一般人之上。

  一九一四年日本人侵占了山东,从那以后,大批的日本浪人涌入山东,在山东烧杀淫掠,无恶不作。海德宽不堪忍受,手刃了两名行凶的日本浪人,逃离济南,来到阜城找到了程启杰。

  程启杰的祖父经营山货庄,祖父去世后,程启杰接过了山货庄。山货庄经营的是人参、鹿茸、貂皮、虎骨等珍贵山货,大多销往关里,常请海德宽护镖。

  程启杰听海德宽手刃日本浪人一事后,对海德宽十分钦佩,便将海德宽留了下来,当了山货庄的武师。

  那时山里除了有狼虫虎豹出没外,更常有土匪拦路抢劫,所以经营珍贵山货的山货庄都会聘请武师,收货时在路上负责保护,平时就教伙计们习武。

  从那以后,程忠远和郝新昌在课余便跟海德宽习学武艺,几年下来,两人也练就了一身好功夫。

  程忠远、郝新昌和日本浪人打了几个回合,就在日本浪人感到难以招架的时候,从程家的大门楼里走出一群人来。

  走在前面的是程启杰,他今年五十多岁,高个,长瓜脸,两道浓眉下一双眼睛炯炯有神,高鼻梁,面孔红润,身板笔直。长袍外罩一袭对襟小褂。脚着一双布鞋。走在他身边的是冯彦文和海德宽。

  他的身后跟着两个人,一位是苏彦文,另一位就是海德宽。

  苏彦文身穿长袍,高个,略显瘦削,长脸,一双大眼睛总是含着笑意,让学生觉得他非常的和蔼可亲。

  海德宽身材高大威壮,五官粗犷强悍,一身短打扮。

  跟在程启杰身后的那群人都是程家的邻居街坊。

  今天头午,阜城突然来了一群日本浪人,不由分说,就沿街插起了标桩。这让人们不由想起了十多年前日本浪人到处插标桩的事,所不同的是当时有日本兵参与,而这次却不见有日本兵。

  以前,从标桩上就可以看出浪人和日本兵是受日本煤矿指使的,而现在却看不出背后的指使者是谁。这里是不是有什么更大的阴谋呢?

  现在人们担心的是这次会不会又像以前那样,凡是日本人插了标桩的地方,都要将那里的居民赶走?

  面对这重重的疑问和担心,人们纷纷来找程启杰。程启杰在邻里乡亲中的威望颇高,当年就是他带领大家和日本煤矿斗争的。正巧今天苏彦文也来到了程家,大家正商议间,有人来报信说程忠远和日本浪人打起来了,人们这才来到了大门外。

  日本浪人本来被程忠远和郝新昌打得乱了方寸,现在一见来了这么多人,急忙虚晃了一招,转身就跑,程忠远和郝新昌刚就要去追,程启杰说了句:“穷寇莫追。”将他们拦住了。

  正在这时,一个人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一见海德宽便说:“海师傅,不好了,王铁匠和日本浪人打起来了,你快去看看吧。”

  原来王铁匠家门前也被日本浪人插了标桩,王铁匠拔标桩,和日本浪人打了起来。

  王铁匠长得高大粗壮,会些武功。他全然没将眼前这个长得像猴子样的日本浪放在眼里,挥拳舞脚,恨不得一下子就将日本浪人打倒。

  日本浪人却左一躲右一闪的躲避着他的锋芒,虽挨了王铁匠的几下拳脚,却没有被打倒,把眼睛瞪得溜圆,像个猴子般地蹦跳的更欢了。

  浪人的躲闪领王铁匠格外地焦烦,他认定这是日本人打不过他,却又不肯离场,在耍无赖。于是更不将浪人看在眼里,用力地抡开了拳脚,疏忽了防守。浪人趁机一只手死死抓住了他的左手手腕,另一只手紧紧抓住了他的前胸衣襟,右腿一弓,猛一弯腰,一个翻身,将王铁匠从头顶上甩了出去。

  王铁匠摔倒在了一堵墙的墙根,头撞到了墙上,流出了鲜血,只觉得头晕目眩,立不起身来。

  那个日本浪人本来是拉开了架势,准备迎敌王铁匠的反击,此刻见王铁匠没有起来,便轻蔑地骂了句:“东亚病夫!”便趾高气扬地走到王铁匠的身旁,踢了王铁匠一脚说:“装什么死?起来,把那个标桩怎么拔出来的怎么给插上!”他身后的那些日本浪人也不停地跟着起哄。

  就在这个时候程启杰、海德宽和邻里乡亲赶到了这里。

  海德宽来到了那个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日本浪人的身后,大喝一声:“休得撒野!”

  那日本浪人并不搭话,突然地一个转身,挥掌冲海德宽的脸上劈来。海德宽早有防备,一闪身躲了过去,说时迟,那时快,没等浪人反应过来,飞起一脚踢在了那个浪人的手腕上,浪人痛的不由自主的“哎呀”了一声,连连倒退几步,海德宽未等他站稳,一个箭步窜上前去,来个海底捞月,就在人们看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时候,那个日本浪人早已被海德宽扔出去了丈八开外,倒在地上,只有喘气的功夫,再无还手之力。

  在一旁观阵的日本浪人们吃不住劲了,忘了武士道的风度,一拥而上,想要围攻海德宽,这时一个日本浪人大喝了一声:“散开!”那些浪人们一下子都乖乖地散开了。

  这个浪人就是波多轮信之,他是这伙浪人的头。

  波多轮信之喝退了浪人,转过身来站在人前高声唱道:

  黑龙会盛名天下扬,

  五湖四海响八方,

  谁敢跟我来捣乱,

  呜呼哀哉一命亡!

  波多轮信之唱罢,猛地一个箭步蹿到了海德宽的面前,照着海德宽的脸面,出手就是一拳。

  波多轮信之出手又狠又快,海德宽并没有躲避,而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以快打快,以拳迎拳,两拳相遇,啪嚓一声,波多只觉得臂疼肩麻,难以抵挡,向后跃开了数尺。

  紧接着海德宽猛地向前一跃,来个硬打硬拿,挥左掌向波多的面门劈去。波多轮信之急忙用手臂来挡架,海德宽来个右手掏心,疾如闪电,啪的一声,击中了波多轮信之的胸部。

  波多轮信之中掌,一连倒退好几步才站住了脚。也是他有些武功,换个稍差一些的,挨了这一掌注定要一命归西。

  海德宽一个箭步冲到了波多轮信之的面前,举拳向他的顶门击去。

  波多轮信之急忙后仰躲避,却又来了个虚招。看似惊慌,实则暗下黑手,就在他向后仰的同时,右脚突然飞出,直冲海德宽的要害部位而去,以退为进,来势凶猛。这一招如无出神入化的武功,定难抵挡。

  海德宽却是早有防备,在波多轮信之刚探出右脚的时候,他已腾空而起,在半空猛地一个翻身,头朝下,脚朝上,蓦地飞出一掌,向波多的头顶击去。

  这一掌名为“雷霆灌顶”,掌势奇特,迅捷异常,很少有人能躲得过去。

  波多轮信之毕竟也是个武林高手,他除了是日本的柔道高手之外,亦谙熟中国功夫,就在海德宽的飞掌眼看要击中他的头顶的瞬间,他急忙一歪头,躲了过去。只是躲过了头顶,没躲过肩膀。海德宽的这一掌落到了波多轮信之的左肩,只听得“咔嚓”的一声,波多的肩胛骨被击断,波多哎呀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

  那些日本浪人见自己的头领被打倒在地,便“呀呀”地怪叫着,一齐向海德宽冲来。

  一见这情景,程忠远和郝新昌冲着周围的人群大喊了一声:“乡亲们,打啊!”冲向了日本浪人。

  阜城的群众本来就对日本浪人恨之入骨,这时在程忠远和郝新昌的带领下,纷纷冲上前去,和那些日本浪人开始了搏斗。

  搏斗激烈,人们的眼睛都红了,他们久已憋闷在胸中那股对日本侵略者的怒火,此刻像爆发的火山,排山倒海般地迸发出来。会武的,抡起了拳脚;不会武的,也和日本浪人厮打在了一起。

  程忠远和郝新昌也加入了这场搏斗,他们俩跟海德宽学得的一身功夫在这时有了用武之地。

  这边,程忠远刚将一个日本浪人打倒,只见一个日本浪人正在从后边接近正在搏斗中的郝新昌,意要偷袭。程忠远忙大喊一声:“郝新昌,小心!”

  郝新昌知道程忠远这是提醒自己背后有人偷袭,连忙跳开,程忠远也赶了过来,两人和浪人厮打在了一起。

  这一切都被一个穿一身肥大的中式裤褂的人看在了眼里,他悄悄地叨咕了一句“郝新昌”,便离开了人群。临走,还向郝新昌、程忠远这边看了一眼。这个人就是光野博道,他是和日本浪人一起来的,却始终没有露面。

  过了不大会儿的功夫,光野博道骑着一匹油黑闪亮的高头大马,向这边疾驰而来。

  原来光野博道是骑着马和浪人一起过来的,临到进街里的时候,他下了马,将马拴在了街角隐蔽处的一棵大树下,在军服外面套上了一身肥大的中式裤褂,带领浪人来到了街里。

  他想用当年插标桩圈地的老办法,把阜城街里的老百姓赶走,虽说是没有军人出面,但只要浪人能将阜城的老百姓镇压住,这件事就算成了。

  谁料被他看成是救命稻草的波多轮信之竟被中国人打倒在地,浪人们也被中国人包围了。这群中国人不但不乏武功高手,更是人多势众,若是再这样打下去,日本浪人非吃大亏不可,于是他悄悄地离开了打斗的人群——这时没有人注意到他。光野博道来到了街角,脱掉了那身中式裤褂。

  待到他骑马回来的时候,已是一个一身戎装,肩戴少佐军衔,威风凛凛的帝国军人。

  马匹来到了激战的人们面前,霎时,马悬前蹄,一声嘶叫,旋风一般停了下来。

  光野博道一挺腰身,提着一根精致的皮鞭,翻身跃下马来。

  这时候这些平日里耀武扬威,跋扈横行的日本浪人一个个都变成了落网的困兽,只有抱头挨打的份,毫无回手之力。

  光野博道二话没说,冲进了人群,怒目圆睁,对着那些日本浪人个挨个地挥鞭猛抽,一边厉声斥骂:“混蛋!混蛋!”

  他狠命的抽打那些日本浪人,无非是想平息中国人心中的怒气,因为他很清楚这些中国人是多么憎恨这些日本浪人,如果不采取一些反常的举动,是很难将这些浪人从中国人的围攻中解救出来的。

  光野博道在打那些日本浪人,同时也是在发泄他心中的怒火。他恨不得立即就架起机关枪,把这些中国人全部杀光。他的鞭子越抽越狠,他左右挥鞭,抽得那些日本浪人屈膝俯首,跪在了地上。

  光野博道的这番举动很是出乎人们的意料,于是也都停了手,聚集到一起。人们都知道日本人诡计多端,他们要看看这个日本军官到底要耍什么花招。

  面对着这种突然出现的情况,人们一下子都愣住了。

  光野博道鞭抽完日本浪人之后,来到了躺在地上的波多轮信之面前,蹲下身去查看波多轮信之的伤情。

  光野博道看完波多轮信之的伤,不由得面露狰狞,心中升起了万丈怒火,可是他也明白,目前的处境容不得他张牙舞爪,不但中国的老百姓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就是日本政府中的那帮人也不会答应。所以他只能强压怒火,收起狰狞。

继续阅读:第13章 安室日出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怒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