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血海深仇
知翁强华2019-07-31 10:531,435

  站在五楼楼顶上的正是郝新昌。

  郝新昌在悬挂标语之前,对和光百货商店的布局已做了详细地调查,他选择的撤离路线也正是由三楼窗口跳到仓库的屋顶,虽然中间有三米多的距离,一般人很难跳的过去,但对于跟一位武林高手学过武功的郝新昌来说,这三米多的距离根本不算啥。可是就在他悬挂完标语准备离开的时候,看到了军警和暗探正在疯狂地抓捕散发传单的中国留学生,而在那些留学生中还有他的好朋友向培远。他们不仅是他的同学,他的同胞,更是他的战友。他们和他一样,拼着满腔的热血,在和日本军国主义侵略者作斗争,他怎么能眼看着自己的战友遭到敌人的毒手呢?

  他知道对于日本鬼子来说,他所做的悬挂标语这件事比他的同学散发传单更能让敌人惊惶,更恨之入骨,于是他决定留下来,站到了楼顶平台的边沿,挺直了脊梁,高高地扬起了头,他要把把那些日本军警和暗探吸引到自己这里来。

  果然,随着银座大道上警笛的骤然响起,正在追捕留学生的军警和暗探们看到了和光百货商店楼顶悬挂下来的“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日本鬼子从中国滚出去!”的两条大标语,就像头顶上突然响起了炸雷,一下子惊呆了。一个领头模样的人把这群人聚到了一起,说了些什么。于是一伙人向和光百货商店跑来,另一伙人去追散发传单的留学生,然而就在这时留学生们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这时,郝新昌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挺直了脊梁,他要迎接一场新的战斗。

  是的,他是在进行一场战斗,他从来到日本那一天起就一直策划着要进行这场战斗,为此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他的母亲是被日本侵略者杀害的,他忘不了这血海深仇,他要让侵略者明白,中华民族是绝不会被侵略者的暴行所吓倒的。

  郝新昌的家在东北号称“煤都”的阜城市。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发生后,日本侵略军侵占了我国的东北,也侵占了阜城市。侵略者在中国的东北烧杀抢掠无恶不做。然而,侵略者的兽行并没将东北人民吓倒,反而激起了东北人民的满腔怒火,纷纷组织起了抗日义勇军,和日本侵略者进行了殊死的搏斗。

  一九三一年底,一支抗日义勇军攻入了日本人侵占的阜城煤矿腹心地带,烧毁了日军的仓库、工厂、派出所、事务所等,然后向平山进发,袭击了日军平山采炭所,处死了采炭所所长,打死了二十多个日本兵,并放火烧毁了日军的营房。

  日本侵略者拿抗日武装没办法,便迁怒百姓,说平山村的居民“通匪”,决定对平山村的居民进行屠杀。

  在事发的第二天,日本鬼子就包围了平山村,当时郝新昌的母亲正在平山村照看郝新昌的生病的姥姥。

  鬼子端着刺刀,挨家挨户把人们向村南驱赶,郝新昌的母亲背着生病的姥姥和人们一起向村南走去。人群中行动迟缓的,立刻就被鬼子一枪刺死。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大娘,因为是小脚,走得慢一点,鬼子便一脚把她踢倒在地,用刺刀将她刺死了。有个妇女的孩子哭了,她蹲下给孩子喂奶,鬼子上去就是一脚,活活把个未满月的孩子也给踢死了。

  就这样人们被驱赶到了村外的一片草地上,草地西边是陡立的山崖,山崖上有鬼子岗哨,其他三面是开阔地。鬼子把三千多村民——里面有老人、妇女、儿童,还有婴儿——紧紧地包围了起来。距人群两米远的地方放着一个蒙着黑布的三脚架,正当大伙猜测黑布下面的隐藏着什么时,村子里着了火,火光冲天,顿时人群大乱。只听一个鬼子军官嚎叫起来,黑布揭开,露出六挺机枪,向人群扫射起来,草地变成了屠场,响起了一片哭喊声和咒骂声,儿唤娘,母寻子,乱成一团。

  郝新昌的母亲就是在日本侵略军这场灭绝人性的大屠杀中遇难的。

继续阅读:第4章 福田雄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怒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