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福田雄一
知翁强华2017-05-26 09:511,209

  木村野训带着宪兵来到了五楼的楼顶,郝新昌正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瞅着他们。

  木村野训一脸的怒气,紧盯着郝新昌,牙齿咬得咯咯响,那样子就像是一头发狂的恶狼,随时都会扑向郝新昌撕咬。他朝着身后的宪兵挥了下手,两个宪兵冲了上去就要抓郝新昌。谁知两个宪兵刚一出手,只见郝新昌猛地一阵挥拳飞脚,疾如闪电,还未等木村野训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两个日本宪兵就已被打倒在了地上。这个场面让木村野训惊呆了。他在军官学校里学也学了些中国功夫,但没学到像郝新昌这样厉害的功夫。

  郝新昌的举动大大地出乎木村野训的意料,也让他十分的愤怒,他目露凶光,缓缓地举起了手中的一四制式的手枪,瞄准了郝新昌。

  木村野训在要扣动扳机的一刹那,猛然想起中国来的留学生中有共产党的组织在活动,可是一直没有查出来,眼前的这个家伙说不定就是共产党。他应该抓活的,以便查清中国留学生中的共产党组织。木村野训想到这,收起了手中的枪,同时下令宪兵们不许开枪,要抓活的。于是宪兵们一拥而上,将郝新昌紧紧地围在了中间。郝新昌虽然武功高强,可是好虎架不住一群狼,郝新昌最终还是落入了敌手。

  郝新昌被押上了一辆吉普车,送往中心区宪兵队。郝新昌坐在车的后座上,两个日本宪兵紧紧地把他夹在中间。不让他动,他稍微一动两个宪兵马上就会有反应,抓紧他的胳膊,把他的头用力地往下按,郝新昌拼力地挣扎,不让他们按住自己。

  吉普车在大门口停下了,大门打开,跑出来几个手把着洋刀刀柄的宪兵,和车上原来的那两个宪兵一起,将郝新昌押到了装有铁栅栏的监禁室。

  一名宪兵打开了铁栅栏的门,将郝新昌猛地推了进去,郝新昌差点没有摔倒。

  监禁室四面是木板墙,地面也铺着木板。在一面木板墙上有个钉着铁丝网的窄小的窗户,窗户开得很高,几乎挨到了天花板,从外面射进来的光线,直接打到了天花板上,使得监禁室里十分的阴暗。郝新昌冷丁从外面进来,一瞬间什么也看不清,好像来到了深海的底层一般,气氛很是阴森。他只感到有股厕所般的气味直向他的鼻子里冲来,吸进去就再吐不出来,搅得他的胃很难受,一个劲地想呕吐。

  又过了一会儿,郝新昌的眼睛才习惯了监禁室里的阴暗。这时他看清了,这是个不足二十平方米的监禁室,却关着十几个人,他们都靠墙坐着。有的人披着又脏又破的毯子,有的人没有披。后来郝新昌才知道,毯子是晚上睡觉时当被盖的,披毯子的是早就被抓进来的,没有毯子的是刚被抓进来的。

  郝新昌四面看了看,看到在监禁室靠门的墙角处有一个洋铁皮做的便桶,在便桶旁还有一个空位置。郝新昌虽然没有蹲过监狱,但在国内的时候他就听人说过,监狱的牢房里都有便桶,刚被抓进去的人都要睡在便桶旁边,看起来日本的监狱也是这样,今天自己就要睡在便桶旁边了。

  就在郝新昌要到便桶旁那个空位置坐下来的时候,一个头发花白,身上披着毯子,看起来像个知识分子的五十来岁的日本人走了过来,问道:“郝桑(日本人的称呼语),你还认得我吗?”

继续阅读:第5章 怒不可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怒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