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怒不可遏
知翁强华2016-05-26 19:441,162

  郝新昌仔细地瞅了瞅,终于认了出来,激动地招呼道:“福田雄一先生!”

  一年前,郝新昌曾和福田雄一见过面,可是不久就听说福田雄一被捕了,由于监狱生活的折磨,现在的福田雄一面容憔悴,满脸伤疤,和郝新昌初见面时相比,已是判若两人,所以郝新昌进到监禁室后,一时没认出他来。

  那还是郝新昌和他的好朋友向培远刚来日本的时候,先期来到日本的同学董建山领着他们去租房,一连走了几家,都遭到了房主的拒绝。

  当时中国人在日本租房子是件很难的事。日本人瞧不起中国人,辱骂中国人是“支那猪”、“南京虫”、“猪尾巴奴”。本来挂着“贷间(出租房屋)”招牌的房屋,却不肯租给中国人。因为在日本人看来,中国人是“劣等民族”,房屋一旦租给中国人住了,以后日本人就不肯再租了。日本的教育机构也歧视中国留学生,一些学校不准中国留学生报考,再不就设置种种障碍,把一些中国来的留学生排斥在日本的学校门外。

  在本乡汤岛他们看到一处房屋挂着贷间(出租)的招牌,董建山过去询问,接待他们的是一个梳着飞机头,浓妆艳抹的日本女人,她冲着董建山、郝新昌、向培远三个人从上到下看了又看,然后朝屋里喊道:“当家的,支那学生来租房了。”

  日本女人的话音刚落,从里面窜出一个穿着一身和服,鼻下留着一撮仁丹胡的矮个日本男人,冲着董建山他们三个人吼叫道:“滚!快滚!我们的房屋不租给你们这些支那人!”他在说“支那人”三个字时,特意皱起了鼻头,拉起了长音。一霎时,郝新昌的眼睛都气红了,一股怒不可遏的强烈的愤恨冲击着他,上前一步抓住了矮个日本人的前胸,运足全身力气举拳就要向那个日本人的头上砸去,吓得那个日本人浑身哆嗦着急忙用双手抱住自己的头,董建山和向培远急忙上前阻拦。

  矮个子日本人见董建山和向培远拦住了郝新昌,便放下了抱着头的双手,大声地嚷了起来:“好啊,你们支那人敢私闯民宅,你们就等着我去报警吧。”

  矮个子日本人这一嚷,让董建山猛的一惊。在当时的日本,中国留学生时不时会受到日本警察和暗探无事找事的刁难,所以尽管他们并没有私闯民宅,如果这个矮个子的日本人招来了日本警察,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件很麻烦的事。

  就在这时走过来一个日本人,他高个,满头花白的头发,有五十多岁的模样。他走到矮个的日本人面前,说道:“藤山先生,我看你还是冷静一下吧,整个过程我都看到了,这三个年轻人并没有跨进一家一步,倒是你对着三位年轻人出口不逊,连吵带嚷的,这和你银行职员的身份可很不相称啊。”这个人就是福田一雄。

  藤山听了福田一雄的一番话,狡辩道:“这是我的事,用不着你来管。”

  福田一雄说:“我当然不能管你,可是我想,你的这番丑态不见得希望人们都知道吧?”

  藤山一听了福田一雄的这番话,立刻就像泄了气的皮球,悻悻地对他老婆说了句:“回屋,不理他们。”便扭头走了。

继续阅读:第6章 气急败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怒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