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气急败坏
知翁强华2016-05-26 19:441,185

  董建山眼看着那对夫妻进了屋,这才对花白头发的日本人说:“福田先生,谢谢您。”将福田先生介绍给了郝新昌和向培远。

  董建山是左联东京支部(注①)的宣传委员,福田雄一是《赤旗报》(注②)的编委,两人的联系很密切。事后董建山对郝新昌和向培远说,《赤旗报》在日本很有影响力,藤山是怕被曝光才缩了回去的。

  后来福田雄一还帮助郝新昌和向培远租到了房子,房子是本乡西片町的一家公寓。这家公寓原本是一家私人开的医院,院长久野良一是日本共产党党员,因为反对日本军国主义者侵略中国,组织反战演讲和游行,发表反战文章而被日本军国主义者关进了监狱。医院关闭了,久野良一的夫人久野由美子便将原来的医院改成了公寓。

  此刻,在这异国的监狱里见到福田雄一,郝新昌的心里涌起了一股暖流。

  这时福田一雄转过脸来指着郝新昌对身边的人说:“噢,这是中国来的留学生,让他坐在那里(指便桶旁)也不好吧。”示意他身边的人让出个空位。

  福田雄一拉着郝新昌坐在了自己的身边,还将自己身上披的毯子,披在了郝新昌的身上,这才看了看郝新昌问:“为什么进来的?”

  郝新昌刚要回答,一个长着满脸络腮胡子,身材矮壮,手里拿着个铁棍的宪兵,打开铁栅栏的门走进了牢房。他瞪大了眼睛,在监禁室里骨碌碌地扫视了一遍,恶狠狠地问:“刚才谁说话了?”

  牢房里的人谁也没有理他。

  “告诉你们,这是宪兵队,你们要老实点,不许出声,明白吗?”络腮胡子宪兵挥舞着铁棍说。

  这时有人咳嗽了一声,络腮胡子宪兵的目光停在了那个人的身上,这是个像是得了什么病,很瘦弱的一个人。宪兵拎着铁棍走了过去,对那人说:“不是告诉你了吗?不许出声。嗯?”

  那人刚想分辩,络腮胡子宪兵却冲着那人举起了铁棍。福田雄一急忙站了起来,拦住了络腮胡子宪兵,质问道:“怎么?他有病还不许他咳嗽吗?”

  络腮胡子宪兵一见福田一雄过来阻拦,立时就瞪圆了眼睛,恶狠狠地冲着福田一雄说道:“好啊,又是你来捣乱,今天我就教训教训你!”说着举起铁棍,朝着福田一雄的头砸了下去,谁知那铁棍还未砸到福田一雄,却被跟着福田雄一一起站起来的郝新昌一把给紧紧地攥住了。他攥的很紧,络腮胡子宪兵用了很大劲也没把铁棍抽出来。

  就在这时,木村野训带着几个宪兵进来了,一见这情景,眼睛都瞪圆了,冲着郝新昌气急败坏地喊道:“你在银座张挂反日标语,还敢到这里来撒野,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接着扭头对那几个宪兵说,“把他带走!”

  注①左联东京支部:“中国左翼作家联盟”简称“左联”,是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下的中国第一个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团体。左联东京支部是左联的分支机构。

  注②赤旗报: 赤旗报是日本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机关报,也是日本历史最久发行量最大的政党报纸。1928年2月1日创刊,1935年2月20日被迫长期停刊。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于1945年10月20日复刊。

继续阅读:第7章 审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怒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