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剑谱
一伤二十八2017-04-28 12:302,528

  “算了,遇上阳叔子这等天位高手,他们两个能够活着回来就已经不错了,不要太过于苛责。”

  眼见白无常再也无法承受殿内的气机,嘴角溢出鲜血,闭着眼睛沉默的孟婆开口阻止了身边的两大判官。

  一声冷哼之后,水火判官收起了自己幽深如狱的威势。

  白无常就像是溺水的人呼吸到新鲜空气一样,跪在石台之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下去养伤吧,可不要留下后患。老婆子我手下,可没几个能用的人。”

  孟婆的这句话说出,黑无常知道这一次他们兄妹的小命算是保住了。他一脸激动的对着孟婆磕头,随后扶着受伤的白无常低着身子,恭恭敬敬的倒退出了这个玄冥教的中心。

  “阳叔子是天位高手,其所修行的《青莲剑歌》也是江湖绝顶的剑谱,玄冥教之中能够对付他的人屈指可数,孟婆,是否需要我们二人出马?”

  等到黑白无常消失在石台之上,一直没有说话的水判官杨淼突然开口,语气之中透露的冷意,却令得整个宫殿充斥了一种冰封万物生机的寒气。

  两边整齐站立的侍从都不禁打了个冷颤,其中得的最近的两个小鬼,面具之上更是浮现出了一丝丝雪白的冰霜。

  “以你《玄阴神功》的造诣,自然可以轻松拿下阳叔子,不过现在最关键的,是我们失去了龙泉剑的踪影!”

  孟婆淡淡的开口,端坐于两大判官之间的她看上去毫不起眼,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农妇。但是在她开口之后,宫殿之内那股无形的寒气却是缓缓的消失。

  “以我们玄冥教的势力,想要追杀一个人,除非他躲到通文馆和幻音坊之中,不然的话,上天入地,都难逃一个‘死’字。”

  “阳叔子身怀龙泉剑,不会傻到自己送到李克用和李茂贞面前,那两人的野心可不比陛下小。”

  孟婆依旧是那副表情和语气,但是笃定地语气格外的具有说服力。

  “传我命令,将阳叔子的行踪列为本教第二目标,一旦发现蛛丝马迹,你二人时刻准备出手,确认之后,就以雷霆之势格杀,夺取龙泉剑。”

  “遵命,孟婆!”

  听到两大判官的郑重语气,孟婆轻轻点头,从自己坐着的那张大椅子上下来,拄着拐杖离开。

  “老婆子去见见冥帝和陛下,将这件事情禀报给他们知晓,你二人去安排这件事吧!”

  话音一落,水火判官已经是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石台之上。

  如果黑白无常看到这一幕,就会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轻功是那么的拙劣。哪怕是阳叔子的人剑合一,也不及这两大判官远矣。

  ……

  青城山竹林,剑庐内。

  被玄冥教两大判官惦记着的阳叔子正襟危坐在堂屋正中,在他的身前,是并排跪着的李星云和陆林轩二人。

  年幼的两人在昨晚一夜休整之后,天蒙蒙亮之际,就被阳叔子中被窝之中抓了出来,后者严厉的表情令得他们大气都不敢出。

  他们甚至不敢抬头多看一眼面前这个一夜之间就成了自己师父的中年男人。

  身处陌生的环境,两个孩子多少有些拘谨。阳叔子没有说,他们就一直跪着,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的腿脚酸麻,几乎快要支撑不住了。

  阳叔子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李星云和陆林轩低垂着头,无奈的你瞟我一眼,我瞟你一眼,哪怕是双腿失去了知觉,也不敢起身活动,更别说出声呼唤阳叔子了。

  三人就这么僵持着。

  心思较为成熟的李星云手指在草席上无聊的扣着,正不知如何是好,忽然感觉到什么,低头看去。

  只见草席上的干草被他生生的抠出了一截。

  李星云灵机一动,从身下的草席中抽出一根干草。

  一直注意着他的陆林轩不明白星云此举为何意,只是纳闷地看着他。

  李星云瞟了一眼陆林轩,脸上的意思好像是说“看我的吧”,然后在后者即紧张又恶心的表情之中,将干草慢慢伸入鼻孔,轻轻地搅动着。

  阳叔子没什么反应,依然坐在那里闭目冥想。

  陆林轩看着他一边在鼻孔中搅动草棍儿,一边耸动鼻子做出要打喷嚏的古怪模样,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只见李星云越搅越卖力,越搅越过瘾,马上就要达到临界点了。

  阳叔子依然毫无动静。

  陆林轩幼小的心灵已经完全不敢看接下来的一幕,忍不住别过了脸。

  这时,李星云张大嘴酝酿了半天,正要舒爽的打出一个响亮的喷嚏,突然看到了一双明亮锐利如长剑的眸子正冷冷的看着他。

  阳叔子不知何时起已经睁开了双眼。

  李星云表情极不自然,很是扭曲,他努力地想把喷嚏憋回去,但是身体本能的感官令他完全无法阻止。

  不过他的努力还是得到了成效,最终喷嚏化成一声走调的哼唧。

  声音刚出,一旁的陆林轩再也憋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阳叔子冷冷地看了李星云一眼,表情看不出什么,只是一声冷哼落入了两个小孩的耳中。

  李星云吓得头垂得更低了。

  又是片刻的沉默,就在两个小孩以为又要回到刚开始的氛围之时,阳叔子盯着二人沉吟半晌,终于开口。

  “即受友人之托,便须终人之事,即入老夫门下,有几条规矩你二人需要记牢。”

  李星云和陆林轩终于听到他说话,如蒙大赦一样开心,怀着即忐忑又激动的心情,恭恭敬敬地俯身磕头。

  “恭聆师父教诲。”

  剑庐外一片寂静,只有偶尔卷起的山风,裹挟着虫鸣鸟叫声回荡在竹林中。缥缈朦胧的雾气在山林之间缓缓飘忽,与自然天籁结合,好一片适合隐居的世外桃源。

  竹楼之内,李星云和陆林轩已经恭敬的聆听完了着阳叔子的训示。

  “适才老夫所言,尔等可曾记下。”

  “老师所言,弟子谨记在心,不敢忘却!”

  见两个小孩这么懂礼,以阳叔子的性格,也忍不住伸手扶了扶自己的长须,满意的点头。

  “嗯,从今日起,为师便将平生所学尽授尔等,尔等须勤加修炼刻苦学习,知道么?”

  “是!”

  这个字回答的格外响亮,两个小孩双目放光的看向阳叔子,他们可都是被其举手之间击败黑白无常的高深武学所折服。

  他们拜师的目的,就是为了习武报仇!

  “我有两本秘笈,你二人分头修习。”

  终于等到了正题,李星云和陆林轩激动的再次异口同声喊道。

  “是!”

  “切记,不得相互偷看。”

  阳叔子补充了一句,随后从面几案上捡起两本秘笈,一抬手甩给二人。

  陆林轩低头一看手中秘笈,不由得兴奋不已。

  “哈,剑谱!多谢师父!”

  “嗯。”

  阳叔子一脸慈爱的说着。

  而另一边,听到陆林轩的话语之后,更加激动的李星云摊开手上秘笈定睛一看,不由得愣住了。

继续阅读:第15章青莲剑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江湖之不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