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千尸万毒掌
一伤二十八2017-10-30 08:392,203

  “……”

  看着李焕慢慢栽倒在地,李星云却像是吓傻了一样,呆呆的站立着。

  陆佑劫不由得叹了口气,捂住了身边女儿的眼睛。却在这时,一阵哭声传来,伴随着一阵悲痛与哽咽的话语。

  “谁让你替我挡的,谁要你挡……你怎么……总是自作主张呢?”

  虽然陆林轩不喜欢李星云,但是听到他这么伤心的哭声,也不由得起了恻隐之心。不过尚年幼的她只能够用力拉了拉父亲的衣角,轻轻的喊了声。

  “……爹……”

  这个时候,陆佑劫脸上已经失去了平日的温和与从容,大概是李焕的遭遇令他联想到了陆吉,眼中闪过一丝怒气,扭头直视着白无常。

  而白无常却依然揣着双手,一副鬼魅的笑容。作为玄冥教有名有姓的杀手,这样的表情,她不知道见了多少次。

  “陆大侠,听说你的手里有一件宝贝,能不能让我看看?”

  杀了一个微不足道,无关紧要的老乞丐,甚至就连让白无常看一眼的兴致都没有。她一双漆黑的眸子似笑非笑的盯着陆佑劫时刻拿在手中的绸布袋。虽然她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但看外形……

  “陆吉是你杀的?”

  就在她思绪回忆孟婆和判官提及的那柄剑之时,陆佑劫冰冷的话语打断了她的浮想。

  “还要杀你呢!”

  一想到孟婆下的那个死命令,再看到陆佑劫手中明显装着剑器的绸布袋,白无常内心深处的杀意已经是止不住的升腾。

  不等陆佑劫答话,窈窕的身形就像是鬼魅妖灵一样飘忽到了对手身前,冰冷诡秘的内力从气门迸发,聚成一道刀锋般锐利的掌风劈出。

  见白无常来势汹汹,陆佑劫虽有自信应付,却害怕对手内力中的奇毒波及扩散。一道柔和的掌劲送出,赶紧将自己的女儿甩到战场之外。

  也不只是巧合还是故意,陆林轩一个踉跄,后退几步,恰巧退到了李星云的身旁。

  不过往日光是看上一眼都要吵翻天的两人,这个时候却是格外的安静。一人沉浸于亲人离世的悲伤之中,另一个则是担忧紧张的看着正在于白无常交手的父亲。

  由于这一次的任务极其重要,再加上对手的内力修为精深,更在她之上。因此从一开始,白无常就已经是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出手就是自己凶名赫赫的“千尸万毒掌”。

  只见她雪白如玉的纤手挥舞之中,丝丝淡薄的黑气萦绕提聚,隐隐交织成淡紫的炎光。随着她掌劲劈空,瞬息之际,就是首尾相连,不漏丝毫空隙的漫天掌影。

  在陆佑劫的眼前,就像是一幕雪白底色,染着淡紫暗黑的炎壁,冲着他倾斜覆压而下。

  这些,全是白无常的掌影!

  不过陆佑劫不愧是享誉江湖的高手,其在不良人的厮杀经验,更是没有被白无常这华而不实的掌法所迷惑。

  浩然内力流转,借助手中绸布袋中所装之物,或挡或抵,同时身形挪移,或左或右,轻松自如的躲开了最后一掌。

  随即陆佑劫身子一侧,在白无常发力冲来之时原地轻轻一转,整个人已经是到了白无常背后。

  “不好!”

  这一幕令得她联想到了被自己从身后一剑刺穿心脏部位的陆吉。

  还没有等她做出反应,一阵剧痛已经传来,她整个人就像是被一块巨石撞上一样,向前飞了出去。

  白无常强行运功,止住了自己踉跄前行的娇躯,勉强站定,晃晃悠悠地回过身。看到了陆佑劫一手握着绸布袋,一手出掌吐劲的姿势。

  “好强的掌力!”

  感受到经络之内不断乱窜,无法平息的如雷气劲,白无常身子一颤,檀口忍不住吐出了一道血柱。

  陆佑劫一掌之后,也不继续攻击,他始终留了三分力凝神戒备着。因为他知道还有一个更棘手的敌人,隐藏在暗处,像是毒蛇一样,伺机而动。

  看不到的敌人才最可怕,这是他在不良人中得到的最宝贵经验。

  “玄冥教黑白无常一向形影不离!你我相差太远,何不叫你家兄长一并现身呢?”

  对此,白无常却是提起雪白长袖擦干了自己嘴角的血迹,眯着眼睛鬼魅的笑着回应。

  “嘿嘿,我们俩就算合起手来也不是您老的对手。我哥哥嘛,他另有任务……”

  闻听此言,陆佑劫眉头不由得一皱,随即他感知到那一股一直都萦绕在四周,却始终都无法清晰感知方位的阴冷气机猛地高涨,就像是从沉眠中苏醒,如阴雷般恐怖的毒蛇。

  另一边,见到自己父亲大发神威,将白无常打的重伤吐血,陆林轩也放下心来,难得得站在李星云身旁安慰着他。

  “别哭了,你放心,我爹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只不过她还没说完这句话,就听到了陆佑劫焦虑万分,惊恐不已的呼喊。

  “林轩快跑——!”

  莫名的话语,令得陆林轩不禁扭头诧异地看向陆佑劫。

  “爹……”

  她刚刚说出这个字,只见一个黑影从凉亭顶上一跃而起,如一只大鹏鸟,携着狂风,带着黑雾,好似伴随着漫天乌云横行苍穹的不祥之物,越过陆佑劫的头顶,狞笑着跃向不远处的陆林轩。

  白无常却是阴阴一笑,冷冷的盯着眼前的陆佑劫,后者在关乎陆林轩生死的抉择之上,终于失去了平日的冷静。

  他赶忙转身,要冲过去保护女儿,却忘了提防身后的另一条毒蛇。

  “姓陆的,你死期到啦!”

  一见陆佑劫空门大开,早就在等着这个机会的白无常深吸一口气,强行压下经络的伤势,掌中聚力,好似鬼魅一样的身法再动,重重的拍向了对手。

  陆佑劫哪怕是在这样的关头之下,依然本能的运功提气,同样的以掌对掌,惊雷般的真力与白无常双掌猛地相碰。

  一声巨响之中,掌力明显不是陆佑劫的对手的白无常就像脱线的风筝一样,被打出老远。

  她更加狼狈地落在地上,刚颤颤巍巍地坐起来,便再次猛地咳出一口血。

  不过,她俏丽惨白的玉容,突然大笑了起来。

继续阅读:第11章无常索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江湖之不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