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师兄妹
一伤二十八2017-10-30 08:392,242

  “佑劫……”

  阳叔子不仅武功高深,医术方面,也是当世大家。但是他在号脉之后,数十年古井不波的剑心,也忍不住泛起一阵悲伤。

  “爹……”

  不需要多说,聪慧的陆林轩已经从怀中父亲越来越冰冷的身躯中,感觉出了不详。

  这个时候,李星云也爬起来挪到了他旁边。

  陆佑劫看到他,黯淡的眼神忍不住泛起一阵怜悯,随即想起了一件东西,呼吸急促地看着阳叔子手中的绸布袋。

  “大哥……此物不祥……决不能落入……”

  “你放心,我一定保管好它。”

  没有等到陆佑劫说完,知晓手中之物到底来自哪里的阳叔子已经打断了他,不想要临死的兄弟,还被那不良的阴影所笼罩。

  陆佑劫得到了大哥的承诺之后,再次转头看向一侧的李星云。想到了因为他而惨死在白无常手中的老乞丐,以及他的身世,心中怜悯再起。

  “大哥,这个孩子……”

  后面的话语陆佑劫的音调落下,哪怕是在他身后的陆林轩也没有听到分毫。

  听完耳边低语之后,以阳叔子的心境,也忍不住用惊讶的眼神,看向了一侧茫然无措的李星云。

  “你确定?”

  他用惊疑不定的语气反问,实际上他已经确信了自己结拜兄弟的判断。

  “这孩子现在孤身一人,若撒手不管,你我于心何忍……”

  陆佑劫的这句话令得阳叔子想起了他们两人曾在不良人渡过的岁月,眼神不由得泛起波澜。

  半响之后,他郑重的握住了陆佑劫抬起的手,重重点头。

  “好,我答应你。”

  陆佑劫知晓,以自己兄长的性格,做出这个承诺之后,那么哪怕是豁去自己的性命尊严,也会毫不犹豫的去保护好这个可怜的孩子。他心中即愧疚,又高兴。

  “林轩,星云,从现在起,阳伯伯就是你二人的师父了……”

  在自己生命的最后关头,陆佑劫呼唤两个孩子的名字,自己女儿倒是没问题,但就怕以李星云的性子,会出意外。

  “爹——!”

  陆林轩啜泣着抱紧自己父亲的身躯,而李星云则是站在一旁,愣愣得看着李焕的尸身。

  听了陆佑劫的话语之后,他回过头来,看到了垂死的汉子,想到了许许多多。在这一刻,阳叔子感觉自己面对的似乎并不是一个孩子,而是一个饱经风霜的成年人。

  “这个孩子,命真苦!”

  就在阳叔子这样想着的时候,沉吟半晌的李星云已经“扑通”一声跪在了陆佑劫的身旁,对着他郑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好……好……”

  从来没有儿子的陆佑劫在这一刻突然感到了内心的满足,他的面容好似回光返照一样,变得红润无比。看着突然成熟起来的李星云,他轻轻点头,一阵萦绕心头数十年的莫名遗憾就此消散。

  说完了两个“好”字之后,陆佑劫好似耗尽了自己全部的气力,原本红润的脸色猛然苍白,失去了血色,神色更加虚弱。

  他缓缓抬手,最后抚摸向陆林轩的脸庞。

  只不过,他的手抬到一半,整个身躯彻底冰凉……

  纷飞的竹叶之中,猛然间,传来了陆林轩的一声哀号。

  “爹——!”

  漫空飞舞的竹子轻轻摇晃着,洒落一片片青翠的叶子,将天日的光华缓缓遮掩。

  在这一刻,太阳,都黯淡了下来。

  ……

  埋葬了陆佑劫之后,阳叔子带着陆林轩和李星云两个小孩翻过了山头,向着自己隐居的青城山而去。

  一路之上,以往光是看见对方面容都会吵架的两个小孩子完全换了一种相处方式。

  李星云就像是对待自己的亲妹妹一样照顾陆林轩,后者因为刚刚失去了父亲,情绪脾气都很是不稳定。但无论是她多么刁难,挖苦李星云,后者都是默默承受,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公主。

  她走山路累,就背着她走。

  她渴了,就用竹叶接来溪水。

  她饿了,就去摘来山林之中最爽口的果子。

  这一切阳叔子都看在眼里,他也没有去干涉两个小孩子的发展。

  只要是人都会被李星云的付出所感动,哪怕是本来对他感官不怎么样的陆林轩。

  几天之后,两人已经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师兄妹。同病相怜,都失去了自己至亲的两个孩子,感情变得比亲兄妹还要好。

  自觉是男人,心性更加成熟的李星云当起了哥哥,温柔的照顾着从来没经历过亲人逝去痛苦的陆林轩。

  在他的不懈努力之下,两人在到达青城山之时,陆林轩终于露出了陆佑劫死去之后的第一个笑容。

  ……

  阳叔子隐居的地方名为“剑庐”。

  是一处在山谷之中用竹子搭建起来的雅致楼院,枝干结实的青竹在长时间的风吹雨打之下,已经微微泛黄。一条蜿蜒长长的竹制小径横在剑庐之前的湖泊之上,接引着一个大人和两个小孩进来。

  “从今以后,这里就是你们生活居住的地方了,跟着为师的脚步。”

  阳叔子说完之后,踏着步伐走向了最中间那一栋竹楼,青城山的早上刚刚下完绵绵细雨,丝丝雾气在山谷之中萦绕,在湖泊之上盘旋。在远处看来,就像是仙境一样美丽。

  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缥缈玄奇风景的陆林轩一下子被吸引了,拉着李星云的小手,一路小跑,越过前面的阳叔子。

  对此,阳叔子只是微微一笑。

  ……

  玄冥教,依然是那个幽暗的石台之上,在江湖之上威风八面的黑白无常两人低头跪着。三股恐怖的气机压在他们身上,令得功力受损的白无常瑟瑟发抖,面色惨白。

  “这么说,龙泉剑到了阳叔子的手上了?”

  孟婆淡淡的,不含丝毫情绪的话语响起,落在黑白无常耳中,却如惊雷一样,令得两人猛地抬头。

  “是,孟婆,属下无能,只杀了陆佑劫,却被阳叔子抢走了龙泉剑,甘愿受罚!”

  “哼,闭嘴,不用你们提醒。若不是你们杀了陆佑劫,完成了一半的任务,现在怎么可能还活着跪在这里!”

  一边的火判官语气冰冷的说道,令得刚刚抬头的黑白无常再次低头。

继续阅读:第14章剑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江湖之不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