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一伤二十八2018-03-15 10:112,706

  洛阳,千年古都,在今日却是被一种异常妖艳的火光所浸染。<p>  皇宫,人间至高所在,帝道寄身之处,已笼罩于漆黑邪异的浓烟之中。<p>  天子,受命于天,既寿永昌,但是却连自己身边最亲的人都无法保护。<p>  “大唐,完了!”<p>  焦兰殿上,被大火吞噬遮掩的屋顶之上,迎着黑色烟气肃然而立一个高大人影。<p>  他的衣着极有特点,束裹全身包括头颅的玄色妆花缎长袍,腰间绑着一根玄色蝠纹银带,再加上一顶遮蔽了他半面的斗笠,在大火和浓烟纷飞的皇宫之中,好似凭虚御风的世外之人。<p>  “大帅若是出手的话,想来还是可以为大唐延续一甲子的国祚。”<p>  渐渐被大火吞噬的焦兰殿屋顶之上,除了头戴斗笠的神秘人之外,还有一个眯着眼睛,手柱拐杖,面容沧桑的矮身老妪。<p>  “如若在位的是太宗皇帝,那么本帅无论如何,哪怕是舍弃这一具长生不死之躯,都会逆天改命,为大唐再续三百年国祚。”<p>  神秘人的声音无比喑哑,好似在喉咙之中堵着一块木炭,无法如常人那样清晰的言语。但是对于老妪来说,这种怪异的语调,反倒是无比的熟悉。<p>  “李晔,还没有令本帅牺牲的资格!”<p>  随着这句话语落下,焦兰殿中的厮杀之声开始渐渐地低落至不可闻。以屋顶两人的修为,整座皇宫的气息流转都事无巨细映照内心,对于其中的缘由自然是十分清楚。<p>  “大唐最后一个天子,死了。”<p>  老妪佝偻着身子,看着伏在青砖之上,生机徒然冰冷的锦衣男子,沧桑的眼中流露出了惋惜。<p>  “自古亡国,未必皆愚庸暴虐之君。大唐祸乱之由深种,李晔虽有智勇,非常之材,奈何外患已成,内无贤佐,大势已去!”<p>  神秘人喑哑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毫无起伏波动。似乎这个天下已经没有能够令他动容之事。<p>  “内受制于家奴,外受制于藩镇,如此光景之下,李晔已经做到了最好。只可惜大唐早已支离破碎,任何一个手中有些兵力的藩镇都能随心所欲,无视王命。”<p>  老妪说着说着,遍布皱纹的脸上惋惜更甚。怎么说他们不良人也是为了守护大唐而存在的,而现如今,坐视自己的主子死去,令她感觉到了自己的无能。<p>  “虽然早已预料到了这一幕,但是当本帅真的再一次经历改朝换代之时,还是有一种如梦似幻之感。”<p>  如果有一个普通人听到他的这番话,肯定会震惊不已。<p>  上一次改朝换代,是隋唐!<p>  若是从那个时候活到现在,岂不是已经有几百岁之龄。<p>  难道此人当真有长生不死之命?<p>  “岁月,已经关不住本帅!”<p>  就在神秘人说完这句话之后,一声充满怨愤,痛苦,遗憾,乃至是凄厉的长啸之声在被大火焚灭的焦兰殿中响起。<p>  “然而,本帅依旧无法逃脱……天命?”<p>  老妪听到神秘人的低声喃语,眯着的眼睛微微睁开,手中拐杖好似无力,却带着千钧之势砸向了背后被浓烟和大火遮掩的阴影。<p>  “竟然能够把气息控制的如此之好,令得老身都无法察觉,不知是玄冥教的哪一位高手到了?”<p>  点点墨汁混合着烟火凭空浮现,被一抹雪白的笔尖吸附,轻柔温和的与老妪砸来的拐杖接触,迸发出了好似金铁交击的灿烂光粒。<p>  两股无形却又磅礴的气劲扩散,将屋顶之上的浓烟和大火排斥出了一个巨大的真空,露出了一个头戴冠冕,身披黑金长袍,面颊瘦长,三缕长须的中年人。<p>  此人最吸引人眼球的,莫过于被他负手握在背后的巨大毛笔,柔软的笔尖沾染的墨汁是早已经发黑的鲜血。<p>  “生死笔!原来是崔钰大府君来了,老身还在奇怪,刺杀皇帝这么大的事情,怎么玄冥教就来了五个二流的角色……”<p>  老妪说话之间,手中拐杖已经放下,身上那股慑人心魄的气机也消散于无形。从刚才那一记试探之中,她知道眼前这个玄冥教的副教主,不是一个可以轻易拿下的对手。<p>  “幸好本府来了,要不然的话,恐怕就要错过得到宝藏的机会了。”<p>  崔钰侧目看向了从他出现就没有丝毫响动的神秘人,心中却是忌惮不已。刚才他就是因为听到了这人话语之中的惊人秘密,才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气机,漏了破绽,被老妪察觉到。<p>  “传闻黄巢叛军攻陷长安之前,官府中的神秘组织……‘不良人’,执行过最后一次任务,便消失不见了。与他们同时消失的,还有叛军搜遍长安也未曾找到的国库宝藏。”<p>  神秘人听到这番话,终于有了一点反应,他抬起了自己的斗笠,露出了一双好似有烈火在其中燃烧的眼珠。<p>  “本府如果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传说之中的不良人首领……不良帅吧!”<p>  对于崔钰这个在江湖上享有赫赫凶名的人物,神秘人只是开口,用独有的喑哑之声说了五个字。<p>  “你,想要宝藏!”<p>  “把龙泉剑交出来,本府做主,放你们一条生路!”<p>  作为洛阳城实质上的主宰,玄冥教的势力之大,可谓是只手遮天。哪怕是不良帅这等传说之中的高手,他也有信心用数万大军将其磨死。<p>  “这个皇宫,的确在很久以前就属于朱温,但是想要留下本帅,却是痴心妄想。”<p>  神秘人没有否认自己的身份,他在用自己特有的语气不急不慢的说话之间,无形压抑的气场已经笼罩了整个焦兰殿的屋顶。<p>  不知何时,崔钰发现自己连一根手指都无法动弹。<p>  汹涌的大火和浓烟在神秘人滔天功力驾驭之下化作了一个巨大的球体,将三人都包裹其中,令得皇宫之中的玄冥教教众都无法听到崔钰发出的濒死惨叫。<p>  “中天位的功力,折损在这里,哪怕是朱温,也会无比心痛吧。”<p>  不良帅说话吐息,汹涌浩瀚的气劲已经贯穿了僵直在原地的崔钰。一声剧烈的爆音响起,堂堂玄冥教第二号人物,化作了漫天血块,仅留下一具惨白的骷髅架子,轰然倒地。<p>  “有些人,哪怕是坐上了皇帝,他本质依然是一个贼。”<p>  老妪看了崔钰的下场,沉默不语。哪怕她并不是第一次见识不良帅的《天罡诀》,但每次感受这种如同广袤青天,无垠大海的浩瀚功力,依然是惊惧不已。<p>  “非白非黑,草头人出。借得一枝,满天飞血。”<p>  似曾耳闻的一句话语,令得老妪眉头再次紧锁。<p>  而在这个时候,不良帅却是转过了头,看向了皇宫中一具被烈火焚成焦炭的小孩尸体。<p>  “这是昔日李淳风应太宗皇帝之邀,为推算大唐国运而作的《推背图》中的一句谶语!”<p>  老妪听后,一脸惶然,似乎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秘密。不过,不良帅却没有在意,反倒是兴趣盎然的说了下去。<p>  “你可知,下一句是什么?”<p>  良久的沉默之后,老妪回想起了这一本应该被自己遗忘的易书。她涩声说道:<p>  “荡荡中原,莫御八牛。泅水不涤,有血无头。”<p>  不良帅抬头,四周大火汹涌,但是却无法靠近他周身十丈,斗笠的阴影遮住了他那双眼睛,但是却丝毫没有阻挡他的声音。<p>  “一后二主尽升遐,四海茫茫总一家。不但我生还杀我,回头还有李儿花!”<p>  “淳风,本帅想要试一试!”<p>  “你我之间,到底,谁才是……天意!”

继续阅读:第1章玄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江湖之不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