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玄冥
一伤二十八2017-04-28 12:302,198

  洛阳城上空,点点星芒在雾霭阴云之中若隐若现。随着火光亮起,细微的猩红慢慢升腾。

  远远望去,就像是一股在大地沉寂千万年之久的妖气冲破阻碍,带着黑烟和灼热,夹杂着令人窒息的暴虐肆意。好似天穹阴霾之中,有不可想象的妖物张开血盆大口,欲要将地上这一座被大火环绕的千年古城吞噬殆尽。

  火光中心,是象征着人间至高地位的皇宫。伴随着空气急速燃烧的呼啸,混合着浓郁刺鼻的血腥,以及数不尽的尸体,五个如地狱阎罗一样的壮实杀手,冷冷的注视着伏在地面之上的男人。

  男人穿着锦衣华服,浑身是血,披头散发,在平整规律的青砖地面上一动不动,手边不远处,还搁着一把长剑。

  噼啪声中,火光炸裂,带着一截焦木在男人的身边砸落。漆黑的浓烟带着灼热流入他的耳鼻之中,狰狞毁灭的气息将渐渐归于沉寂的他从死亡边缘唤醒。

  手微微动了一下。

  而在这个时候,皇宫终于无法承受大火的肆虐,在一阵巨大的轰鸣之中,开始解体。天穹之中那张阴云与黑烟化成血盆大口落下,带着毁灭与高温,彻底吞噬了这一座富丽堂皇,象征着人间顶端的宫殿。

  “不要!”

  一声稚嫩的惊呼在渝州城的荒郊响起,一个穿着破布衣裳的男孩满头大汗,脸上带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恐惧和惶然。

  “星云,你又做噩梦了吗!”

  苍老焦急的话语传入男孩的耳中,却令他眼中的惊慌害怕渐渐消去,急促的呼吸趋于平缓。

  ……

  “龙泉剑?”

  两声惊诧的话语响彻天空,令得悬在半空的清冷弯月都微微颤动。

  这是一处通体幽暗的砖石结构宫殿群,乃是无穷人力在将一座大山凿空之后所建。顶部有一个圆形的洞口,正好可以令得天上月光洒下,与幽暗的宫殿融合,越发神秘诡异。

  狭长的甬道贯穿整座镂空的大山,左右点着火把,每个火把下方都站着一个头戴铁制面具,身披玄衣的教众,火光从上往下打在他们的头顶,使得原本就阴森的宫殿显得更加可怖。

  甬道的尽头是一处高高的石台,从下往上看,巨大的石壁之上,是一个能够令江湖上无数高手闻风丧胆的徽记。

  天下第一暗杀组织——玄冥教!

  朱温谋朝篡位,横行天下,所依仗的便是这些行事诡秘,武功邪门的玄冥教教众。就连坐拥天下的大唐皇帝,都是被这个神秘组织所刺杀,可见其无法无天,凶狠暴虐。

  其中这个暗杀组织的首领,冥帝更是拥有可以角逐天下第一高手的实力。

  而在冥帝之下,玄冥教的第二号人物,便是这个站在石台之上,拄着拐杖,放到任何地方都像是普通农妇的小个子老太太——孟婆。

  刚刚发出惊诧声音的,便是跪在孟婆身前的一男一女,两人一黑一白,头戴高帽,脸上涂着暗红的眼影,肌肤就像是经年累月不见阳光一样惨白。

  “不错,根据小鬼得到的消息,陆佑劫带着龙泉剑现身了!”

  孟婆眯着眼睛语气轻轻的说话,她煮着的拐杖上挂着一个大葫芦,葫芦下半截套着一个木碗。就像是真正来自幽冥地府的老妇人,在天穹银白的月光照射之下,令得刚刚因为惊讶抬起头的男女立刻低下头。

  “孟婆,你说的龙泉剑,可是传说之中的那一柄,记载着大唐国库宝藏的神秘之剑。”

  石台的中心是孟婆,而在左右两侧,却还有两个一样的身材与身高的判官。只不过一个穿着猩红色斗篷,上面绣着金色的玄冥教徽记,另一个则穿着黑色斗篷,绣着火红色的徽记。

  说话是左边的判官,他们的面部都被兜帽罩着,看不见长相,高大的身材如同魔神一样。

  “不错,就是那一柄!”

  孟婆弓着身子说完这句后之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抬头仰望夜空。

  “陆佑劫何德何能,竟然会拥有龙泉剑,这其中是否有诈?”

  厚重的声音响起,是右边的判官。玄冥教虽然依仗大梁朱温的势力,号称天下第一暗杀组织,但是并不是真正的无敌宇内,没有对手。

  除去传承久远,底蕴深厚的佛道两教之外,还有通文馆和幻音坊这两大死敌。

  前者是晋王李克用命义子李嗣源成立的势力,虽然满口仁义道德,却是和他们玄冥教一样的本质。另外的幻音坊虽然都是女流之辈,但手段之阴狠毒辣,比起玄冥教和通文馆,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排除有这种可能,但是龙泉剑必须要归我们玄冥教所有。”

  孟婆冷冷的说完,令得原本欲要争论的两大判官瞬间沉默。

  “黑白无常听令!”

  从听闻龙泉剑之后就一直跪在石台边缘的男女立刻恭敬的回应。

  “属下在!”

  “渝州分舵人马尽数归你们调遣,一定要把龙泉剑带回来。”

  听到这里,白色无常抬起头,露出一张妖异娇艳的俏丽容颜,脸颊之上的暗红花纹好似滴血一样诡异,她舔了一下自己猩红的樱唇,问了一句。

  “陆佑劫呢?”

  “死活不论!”

  孟婆还没有开口,左边的判官却是已经不耐烦的下达了命令。

  “属下遵命!”

  这一次开口的是黑无常,他拉住了白无常的左手,抬起了同样惨白的俊秀面容,接下了令牌。

  等到两人转身离开之后,孟婆收回了目光,坐到了椅子上,好似无意,却有意的将刚才未完的话题进行了下去。

  “你们可知,老身这一次为何笃定龙泉剑不会是通文馆与幻音坊的阴谋?”

  水火判官对视一眼,隐藏在兜帽之下的申请看不分明,却说出了同样的一句话。

  “请孟婆示下!”

  坐在椅子上的老太太睁开了眯着的双眼,语气平淡的说出了三个字。

  “不良人!”

  “陆佑劫是不良人?”

  “不错,不仅仅是陆佑劫,就连他的结拜大哥,阳叔子都是不良人。”

  “一天是不良人,一辈子都是!”

继续阅读:第2章乞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江湖之不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