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乞丐
一伤二十八2017-04-28 12:302,316

  天佑元年,秋,十一月。

  在从梦魇中醒来之后,小乞丐看到远处天边一抹红光升起,索性也就动身了。对于他的任何决定,只要没有性命危险,老乞丐都是赞成的。

  在清晨的深山之中,淡淡薄雾带着丝丝冰凉钻入两人体内,令得原本还有点困意的小乞丐立刻清醒。穿过一片茂密的竹林,两人已经走出了大山,看到了渝州城的轮廓。

  就在小乞丐打算径直走的时候,老乞丐突然拉住了他。

  “星云,我来走前面,待会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离开我的身边。”

  老乞丐遍布皱纹的脸上满是担忧,跟着他经历过无数次困苦的小乞丐这个时候也细微的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侧眼望去,一条几近干涸的小河横在身前,原本充盈的河流现在已经化成了几条水流,在浅滩上潺潺地流动着。清晨的薄雾好似跟着他们从大山深处来到了岸边,飘在乱石滩上,仔细看的话,还能在石块之间看到一些动物的骨架。

  太安静了!

  无论是这边还是对岸,静谧的令小乞丐都不由的感觉到一股彻骨的冷意。

  就在这个时候,老乞丐拉着他的小手,走向了连接两岸的唯一一座石桥。虽然说河水浅的伸脚就能趟过,但是隐藏在其中的深深寒意,令得两人每走一步,都如踏针毡。

  小乞丐感觉自己好像有一股莫名的力量,每前行一步,都令得浅滩上的乱石微弱的抖动,就如同大地都在随着他的脚步而呼吸震动。

  但是马上,他就知道,只是因为恰巧地下潜藏了一群来自阴曹地府的凶魂厉魄。

  石桥不大不小,走在上面,可以清晰的看到各种裂纹缺损,斑驳的墨色苔藓在桥墩桥身蔓延,好似张牙舞爪的妖怪,与四周静谧的气氛结合,使得小乞丐更觉浑身发冷。

  越过这边桥头高约一米左右的石碑,小乞丐看到了桥中央坐着的一个樵夫。

  这个樵夫毫不起眼,隐藏在斗笠之下的面容看不清晰。他的背后是一片广袤的田野,透过薄雾隐约可见远处的渝州城门楼和城墙。

  “我能活着走到城里吗?”

  就在小乞丐心中泛过这样的想法之时,四周原本静谧得可怕的阴冷瞬间沸腾,就像是人间与地府的鬼门被打开,无穷无尽的凶魂厉魄带着对于温热生命的渴求,肆虐的舔舐自己的爪子。

  身边石碑刻着“渝州城”三字,桥下四周乱石滩上不住地隆起一股股石碓,好似有一条条巨蛇在下面穿行,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声。

  小乞丐的心中已经绝望,握着他小手的老乞丐脸上也是一片惊慌。

  他们两个逃了这么久,终究还是被发现了吗?

  桥的两侧,河的上下游,不住翻起的地面好似被石桥吸引而来,从四面八方带着阴冷的薄雾,向着石桥靠近。

  樵夫坐在桥中央打盹儿,带着清晨的困意,没有注意到一老一少两个乞丐迎面走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股隆起的鹅卵石已经全部汇聚到了桥下,无数道混杂着令人作呕的血腥杀气再也不掩饰,化作汹涌澎湃的浪潮,向着桥中央的樵夫和乞丐倾泻而去。

  小乞丐心中已经彻底冰冷,就连久经岁月的老乞丐眼中同样面露绝望。两人都清楚的知晓,这群凶魂厉魄的血腥与可怕。

  轰!

  一声巨响,九个蒙面的甲胄人猛地从沙石下破土而出,在窜出地面的同时像爆破一样溅起九道沙石柱。他们厉鬼面具下的眸子狰狞而猩红,就像是湮灭了所有温情的鬼怪。

  凌烈的气劲从他们的手中的弯刀斩出,从桥两边交错成罗网,封锁了所有可以逃脱的空间,带着绝杀之势,向着恰好走在一起的樵夫与乞丐落下。

  刀气划过虚空,无形之劲还未加身,无比的锋锐已经将小乞丐破烂的衣裳撕开了一道道口子,隐约可见一道道血痕。

  就在这时候,老乞丐反倒变得面无表情,那一双苍老的眼睛微微眯起。他拉住了因为受到惊吓而惊惶失措的小乞丐,避免他漏出更多的破绽。

  杀气,刀光,全都斩向了他们面前的人。

  凶魂厉魄的目标并不是乞丐,而是樵夫。

  九个持刀的蒙面人全都飞身斩落,就在这时候,小乞丐清楚的看到斗笠缝隙之下的一只眼睛,一抹如旭日的精光从中迸射而出,就像是一柄锋芒毕露的神剑,透着凌然正气。

  “噌”!

  如小乞丐预料的那样,樵夫在自己的腰间拉出了一柄长剑。背上的柴旦在其内力催动之下,四散撞向了来到身前的无形刀气。

  枯柴根本就无法阻挡切金断玉的弯刀,只是眨眼的功夫,就被斩碎成了无数木屑。

  但是原本汹涌澎湃的杀气也在这个时候微微停滞了一瞬。

  “高手!”

  老乞丐和小乞丐心中同时闪过这两个字,随后仿佛是为了验证他们的猜测,樵夫手中的长剑递出,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刺入了最接近的一个蒙面人咽喉之内。

  血花四溅中,因为一人的死亡,绝杀之局顿时告破。

  反手从尸体喉结之中抽出长剑,樵夫还顺势转身躲过了三柄斩向他的弯刀,长剑一横一竖,雪亮的剑光交错成“十”字,将另一个蒙面人四分五裂。

  不过同伴的死亡并没有令得杀手退缩,他们都是已经湮灭了人性的恶鬼,对于死亡没有任何恐惧。

  或者说,有着比死亡更可怕的东西,逼得他们迎接死亡!

  又是两道剑光“噌噌”闪过,左右两侧袭来的蒙面人一个尸首分离,另一个则是被拦腰斩断。

  樵夫的剑法之强,足可以斩妖除魔。但是老乞丐心中却闪过了一丝不详,按照恶鬼所在的势力,如若了解对手的底细,绝不会光光派出如此小鬼。

  随着最后一道弧形剑光劈落,第九个蒙面人瞪着死寂的双目,僵直在了樵夫身前。

  一道可怕的剑痕从他的左肩贯穿全身,猩红的血液如同流水一样倾泻,染红了一个微微裂痕的桥墩,显得更加斑驳。

  这个时候小乞丐才大着胆子向着四周打量,只见所有的蒙面人就像是被抽空了生命一样,齐刷刷地栽倒在地。

  樵夫将手中长剑沾染的鲜血甩落桥面,左手摘落了头上有些歪斜的斗笠,露出了一张刚毅方正的面庞。

  看着已经化作尸体的几个蒙面人服装,嘴里缓缓的吐出了三个字。

  “玄冥教!”

继续阅读:第3章无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江湖之不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