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两小儿
一伤二十八2017-10-30 08:392,452

  血迹,代表着不详!

  陆佑劫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脸上表情失去了一贯的温和,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向李焕。但是多年养成的习惯,令他问话的语气却没有任何变化。

  “桥上当时还有何人?”

  “没……没……”

  他在撒谎!

  李焕支支吾吾的回答,以及游离不定的眼神令得陆佑劫一瞬间得出了判断。

  “他肯定知晓实情,但是却有顾虑不敢说出来……”就在陆佑劫这么想着的时候,身边一声不耐烦的怒喝猛地响起。

  “小偷!”

  醉仙楼内所有的客人都不自觉的回头看着了陆林轩,她刚才可以说是用了自己最大的声音,造成的效果自然十分瞩目。

  “林轩!”

  多年的江湖经验已经令得陆佑劫从染血的钱袋中察觉到了不详的征兆,他这一次轻装简行可谓是十分低调。手上的东西,令得他根本就不希望被人注意。

  “爹,一定是他们偷了吉叔的钱。”

  很显然,年幼的陆林轩根本就没有体会到他的苦衷,或者说她得出的判断在这一刻主宰了她的意志。

  “林轩!”

  陆佑劫再一次大喝自己女儿的姓名,想要制止她无礼的行为。只可惜早就苗头不对的两个小孩子无视了两个大人的脸色。

  李星云猛地跳下长凳,冲到陆林轩的面前,用刚才那种眼神怒视着她。

  “你说谁是小偷!”

  陆林轩也不示弱,同样跳到地上,两个小孩就像是斗牛一样顶了起来。

  “说的就是你!”

  “你凭什么说我是小偷!”

  “这钱袋是我吉叔叔的,你们要不是小偷这东西怎么会在你们手里!”

  “我们是在路上捡的!”

  “噢——!你真是好运气啊!”

  听到陆林轩明显嘲讽的语气,李星云用不服气的语气反讽。

  “我天生运气好你能怎么样!”

  大概是女孩子天生嘴巴更厉害一点,陆林轩渐渐的将李星云的气势压了下来。

  “对,你运气好,你运气真好,好到当了乞丐呢!”

  陆佑劫清楚自己女儿的脾气,这个状态的她根本就听不进任何的劝告。索性也就默默地看着两小儿斗嘴,打算等到他们气消了再说。

  他不言声,但老乞丐却是急得站了起来,不过看他对李星云那种态度,就知道对于自己这个小主人,也是没有任何办法。

  一时间,醉仙楼内的客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你大胆!”

  “你无理!”

  “你……”

  “怎么样!”

  “你……你你你……你必须道歉!”

  “哈!凭什么啊!”

  陆林轩已经彻底从气势和言语之上压倒了李星云,她小巧的瑶鼻挺起,雪白下巴抬着,用一种看向失败者的目光俯视着面前的小乞丐。

  “反正我们不是贼!”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楼内所有客人都知道这个小男孩输了。

  “鬼才知道你是不是贼!”

  “我……我……”

  到了这个时候,李星云已经是彻底说不出话来了。他是第一次和女人吵架,第一次体会到了一种哑口无言的憋屈。

  陆林轩冷哼一声,用高傲的态度宣告着自己的胜利。

  这个事实在幼小的李星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阴影,养成了他日后从来不跟女性吵架的好习惯。

  陆林轩将对手逼得无话可说,骄傲地别过了脸去。

  后者心中十分憋闷,但是又实在被灵牙利口的陆林轩逼得说不出话。强烈的羞辱感直冲脑门,气血上涌,面色发红之下,令得他回忆起了自己曾经极其不喜欢的一位老夫子讲的古文,脱口而出。

  “害良曰贼,窃货曰盗,自古偷盗必施严刑。”

  听李星云突然拽文,年方八岁没读过几本书的陆林轩一时呆住了。与此同时,一声坚决凛然,愤恨郁结的大喝令得她更加语塞。

  “我就算终生行乞,也绝不行盗贼之事!”

  “你……”

  陆林轩既是生气,又是疑惑的转过头,看向陆佑劫。

  “爹,他刚才曰来曰去的……什么意思啊?”

  陆佑劫却是难得的没有理会自己女儿,他用一种十分怪异却又认真的表情打量小乞丐,再联想到刚才李焕种种熟悉的特意行为,心中一个猜想越发的清晰了。

  醉仙楼内的客人显然没想到一个小乞丐嘴里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之间,全都寂静下来,所有人被这场小孩之间的斗嘴惊得瞠目结舌。

  此时此刻,毫无疑问,怒气未消,但双目有神的李星云成为了在场的焦点中心。

  有些人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小乞丐,一点都不像普通人家的小孩。

  ……

  醉仙楼门外十丈处,两个玄冥教众的脚步突兀的停住了。两双幽暗的目光看到了站在大门口的陆佑劫。

  随后,就在附近百姓惊惧不已的目光之中,他们再次起脚,若无其事的走过了饭馆门口。

  所过之处,满地惊慌。

  ……

  醉仙楼内,李焕见状不妙,急忙开口打岔。想要让众人将目光从自己小主人身上移开。

  “星云啊,你这又从哪里瞎听来的啊,什么曰贼曰盗的,尽瞎说。”

  陆佑劫若有所思,收起眼底的惊异之色,随机不动声色的看向李焕,问了一句。

  “你们看上去不像是本地人?”

  “我们从洛……”

  毫无心机的李星云才说了几个字,就被李焕打断。

  “唉,中原连年打仗,实在没活路,这才逃难至此,不提也罢。”

  一说战乱,醉仙楼内的客人一阵沉默,再也没有人注意李星云。

  除了陆佑劫。

  半晌之后,他的眼神已经彻底平静下来,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叹了口气,配合着李焕的话题说了下去。

  “唉,藩镇割据,兵祸不断,只苦了这天下的百姓了。”

  “……”

  李焕和李星云沉默以对。前者是怕自己说得多了,会露出马脚,后者这个时候也回过神来,想起了自己的身份,不敢再言语。

  “林轩,我们走吧。”

  在李焕庆幸的目光之中,陆佑劫抓住自己女儿的手,不再追问他们。

  不过他接下来的动作,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陆佑劫拿起了陆吉的钱袋塞入怀中,随后又从自己的钱袋中倒出一些散碎银子搁在桌上。

  “这钱袋乃是我家下人随身之物,我收回了,这些银两你主仆二人拿去度日吧。”

  “我们不是……”

  李焕的话语还没有说完,陆佑劫已经一拱手,制止了他。

  “不必多言,就此告别。”

  说罢,他一把抓起桌子上的绸布袋,转身就走。

  陆林轩跟着陆佑劫也向外走去,临到大门口,忽然回过头朝着李星云忿忿地做了个鬼脸。

继续阅读:第7章竹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江湖之不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