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竹林
一伤二十八2017-10-30 08:392,390

  “哼!”

  李星云一脸忿忿,而一边的李焕则是默默看着陆佑劫的背影越走越远,直至消失在街道尽头。

  过了许久,老乞丐依旧没说话,只是皱着眉头,似乎在想什么事情。

  “怎么了?”

  听了李星云的问话,李焕从沉思中醒来。他轻轻点头,已经将自己脑海中的线索全部串联了起来。

  陆吉,玄冥教,以及……陆佑劫!

  “我一直觉得那个图案有些眼熟。”

  “图案?什么图案?”

  就在李星云一脸迷惑之时,李焕苍老的面容之上已经没有了平日里伪装用的谄媚。双目炯炯有神,恍若刀锋般明亮锐利。

  “钱袋。”

  两个字提点,聪慧的李星云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不过他还是迷惑不已。

  “那图案有什么特别么?”

  “我年轻的时候也曾闯荡江湖,后来犯下案子走投无路才……”

  李焕话语还没有说完,李星云已经伸手制止了他,对于自己身边这个老仆的来历,他可是了如指掌。

  “这件事你都说了好几遍了,你还是直接说那图案的事吧。”

  李焕讪讪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面对自己的小主人,他一向都没有什么办法。

  “我曾经听说过那个图案,只是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见。”

  “那图案到底是什么意思?”

  李星云这个时候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李焕却是顺着自己的思路理清了真相。

  “他说那人是他的家的下人,这么说,玄冥教在找的应该就是他……”

  “玄冥教?”听到这三个字,李星云脸上表情猛然一变,他想到了早上的那一幕。

  杀陆吉是为了找他主子,也就是说刚才那位大叔就是这个天下第一暗杀组织的目标。

  “如果他真是陆佑劫的话,那玄冥教找他只有一个目的……”

  李焕面色凝重,缓缓而又坚定的说出了两个卷动天下风云的字。

  “龙泉!”

  李星云却依旧一头雾水,他隐约感觉自己应该听说过这个名字,但是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龙泉,什么龙泉?”

  反倒是李焕,明悟了所有事情之后,面色突然变得阴晴不定,随即猛地一跺脚,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

  “星云,跟我来!”

  拉着自己小主子的手,李焕连桌上的碎银子都顾不上拿,好似一阵风席卷着小乞丐朝着陆佑劫消失的方向追去。

  “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李焕如此行事是李星云第一次见,他有些惶恐却又有些期待问道。

  “一会你就知道了!”

  外面街道的人只看到一个老乞丐拉着小乞丐冲出醉仙楼,看似苍老不堪,风一吹就要到。但是与他接触碰撞的好几个路人,只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匹狂奔的野马轰开,浑身骨子都散架了。

  如果黑白无常看到这一幕的话,就会知晓,这个貌不惊人的老乞丐,一身功力并不比陆吉逊色。

  ……

  太阳即将落下,陆林轩回头一望,透过远处的两座山,可以看见渝州城已经显得很小了。

  天际被晚霞映得通红,四周的竹林青翠欲滴,丝丝光斑落在中间的小路之上,一下子吸引了陆林轩的注意力。她一脚一脚踩在路径斑驳光圈之上,跳着跟着自己的父亲前进。

  陆佑劫小心翼翼地行走在崎岖的石板路上,陆林轩却恍然不觉危险的临近,依然兴高采烈。

  她连蹦带跳地跑到竹林的中心,越过自己的父亲,来到了十几级的石阶处。

  那里是一处平台,平台上有一座四角凉亭,看上去应该是供走累的旅人小憩用。

  陆林轩三两步跳到凉亭的栏杆上,回身朝着陆佑劫大喊着。

  “爹,我累了,在这里歇一会吧,咱们还要走多久啊?”

  也是,从醉仙楼出来之后,父女两出城一步不停的行走。如果不是一开始陆佑劫背着自己女儿,恐怕她一早就支持不住了。

  “不远了,山后就是你阳伯伯住的地方了。”

  “啊,还要那么远啊。”

  陆佑劫心不在焉的话语令得陆林轩一阵失望,她看了看还没有到顶的山路,只感觉双腿发麻。

  周遭的竹林中一片寂静,连鸟叫声都听不见,只是从很远的地方偶尔传来一声猫头鹰的叫声。陆佑劫左右看了看,驻足不动。

  陆林轩以为父亲答应了自己的要求,正要坐下来好好歇歇,却听到了陆佑劫一声叹息。

  “唉,你们出来吧……”

  就在小女孩不解地看着父亲之时,竹林尽头的石板路上,一个老乞丐牵着小乞丐的手走了出来。

  “是你?”

  陆林轩一看到李星云,眉头马上皱了起来。

  陆佑劫也缓缓转过身,默不作声地看着李焕二人。

  “你干嘛跟着我们?”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李星云之后,陆林轩原本酸麻的小腿都是劲,三步并两步地从亭子里冲了下来,停在陆佑劫和二人中间。

  李星云不忿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李焕要拉着他跟着陆佑劫,不过这些年的逃亡生涯,令得年幼的他对于这个老仆毫无保留的信任。

  就在这时,李焕咬了咬牙,松开牵着李星云的手,上前几步。在他身前的陆林轩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

  “你要干什么!”

  就在她慌乱的想要躲到陆佑劫背后之时,只见李焕停下脚步,扑通一声跪下了。

  这个举动吓了陆林轩一跳,她赶忙侧身站过一旁,不知所措地看着李焕。同时用自己的小手拉了拉陆佑劫的衣角。

  “爹!你看他……”

  “你这是干什么!”

  不仅仅是陆林轩,李星云也吓了一跳。这些年来李焕虽然以老仆自称,但是他早已经将其当做自己的亲人一样看待,看到他这个动作,心中泛起一种不知道怎么形容的情绪。

  “……”

  陆佑劫却是什么回应都没有,沉默!

  几个人就这么僵持了下来,一片寂静之中,终于,还是李焕打破了沉默。

  “陆大侠,刚才恕我有眼不识泰山了。”

  陆佑劫心中对于眼前这人的身份有所猜测,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不想再和他们有所接触。

  但多年来坚持的道义,在看到李星云一身破烂的衣裳,倔强的稚嫩面容之时,还是忍不住心软。

  “起来说话。”

  然而这个时候,李焕却是有些得寸进尺。

  “在下有一事相求,请陆大侠一定答应我,否则……”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陆佑劫已经是皱着眉头,断然拒绝。

  “我这人向来不喜欢受人胁迫。”

继续阅读:第8章死亡袭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江湖之不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