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死亡袭来
一伤二十八2017-04-28 12:192,216

  陆佑劫断然的话语,令得李焕呆立原地,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

  山脚下,一声巨大的踏步响起,好似一个巨人踩到石板路上,沉重的脚步带起大片竹叶翻飞。

  仔细一看却能发现,是八个玄冥教的蒙面人抬着一口巨棺在竹林之中疾行。只不过八个人的脚步一致,几无差别,才会令人觉得是一个人在行走,踏步。

  巨棺漆黑,隐隐有丝丝紫雾从缝隙之中透出,带着无比阴寒邪异的气息。随风飘落的青翠竹叶在沾染的瞬间,就像是失去了所有生机一样,枯萎变黄。

  棺木之中仿佛封印了一道通往地狱的门户,一旦打开,死亡就要降临。

  ……

  “收徒?”

  “拜师?”

  两声震惊的童音在凉亭之中同时响起,两个小孩互相瞪了对方一眼之后,做了一个同样的动作,就是看向两个大人。

  陆佑劫扶着凉亭的一根立柱,面朝外站着,似乎在欣赏风景,掩饰了自己的情绪和眼神。而李焕则在其身后拱手垂头而立。显然,他知道自己这个要求有些强人所难。

  “不——!”

  眼看两个大人不言语,小孩儿却是异口同声大喝。只不过说完之后,李星云和陆林轩再次互相瞪了一眼,随后像是抢着说话一样,转头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我不要拜师!”

  “爹你不要收他!”

  虽然陆林轩讨厌李星云,不想要父亲收他为徒,但听到对方也反对这个计划,不免心头火起。为了面子立刻调转枪头,想要和在醉仙楼一样,将对方驳斥,压的抬不起头。

  “你不要?小乞丐,我爹收你是你命大,你还不愿意了!”

  “不愿意!臭丫头,我拜天拜地拜父母,就是不会拜你爹!”

  李星云不想拜陆佑劫为师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讨厌陆林轩。一想到如果拜师了,以后十几年都要与这个令人厌恶的臭丫头朝夕相处,他就从骨子里感觉到一阵寒意。

  看着两个小孩儿斗嘴,陆佑劫倒是乐于置身事外,不声不响,李焕却是急得不得了,不住的跺脚。

  “唉……哎呀星云呐……少说两句吧,陆大侠,这,你看看这……唉!”

  老乞丐作为少数知晓陆佑劫真正身份的人,是强烈想要将李星云托付给他,不仅仅是为了安身立命,更是为了那一柄隐藏有大秘密的剑器。

  “林轩别闹了!”

  论嘴皮子,李星云再一次完败。为了不使得他太难看,陆佑劫忍不住板着脸开口。

  一见父亲这回似乎真有些生气了,陆林轩瘪了瘪嘴,与李星云二人互相不服气的瞪了一眼,随后冷哼一声,各自转头。但却时不时的瞟对方一眼,赌气较劲。

  李焕再次上前一步,恭谨地站在陆佑劫斜后方,想要做最后的努力。

  “陆大侠,你……”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陆佑劫却是转过头来,摆手阻止了他。同时问了一个令他哑口无言的问题。

  “你怎么知道我姓陆?”

  “……”

  “是陆吉所说,还是旁人所言?”

  “……”

  两个问题之后,陆佑劫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那个染血的钱袋,问出了自己真正想问的话。

  “这钱袋陆吉向不离身,他是不是出事了?”

  “这……”

  李焕面色犹豫,精通审讯,探查的陆佑劫却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语气紧迫却又笃定的追问了下去。

  “事发之时你是否在场?”

  “陆大侠……”

  李焕虽然被陆佑劫带入了自己的节奏,却也心神清明,始终都没有透露太多的信息。

  不过陆佑劫的目的并不是这个,他将钱袋在李焕眼前一晃,立刻令得后者心虚得垂下眼睑。

  “你即识得这纹样,我便知你二人并非寻常百姓。”

  “我……”

  没有等到李焕说完,陆佑劫却是已经将钱袋重又揣回怀中。这个动作表示了他的态度。

  “生逢乱世,有心习武以自保,本是平常之事。”

  “是是是……”

  陆佑劫前后矛盾的态度令得李焕有些摸不清头脑,不过他的下一句话,已经是明确的回绝。

  “天下高手众多,你又何必执着于一个陆佑劫呢?”

  “陆大侠……”

  李焕有心做最后的请求,甚至想到了暴露自己的身份,但陆佑劫接下来的话语,却令他震惊不已。

  “因为你本出自江湖,后来又……”

  原来他早已知道,心中闪过这个念头,李焕脸上的表情一变再变。

  有些谜语不能揭破,哪怕是陆佑劫已经脱离了不良人三十年之久。他抬起手中一直握着的绸布袋,举在老乞丐的面前。

  “你感兴趣的并非我这一介武夫,而是‘陆佑劫’这三个字背后的传闻吧。”

  李焕看着眼前的绸布袋,意识到全天下人所觊觎的东西也许就在这布袋中时,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这……这就是……”

  ……

  竹林中一道石阶上,八个玄冥教众好似来自地狱的恶鬼,抬着棺材没有丝毫呼吸的前进。

  淡淡的紫雾弥漫得更加燎原,所过之处,满地死寂。

  ……

  凉亭中,见到李焕痴痴地看着自己手上之物,陆佑劫重重的叹了口气。

  他放下了绸布袋,侧眼打量着李星云,两个小孩到现在都还在赌气,当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

  李焕意识到陆佑劫的目光,扭头瞥了一眼身后的李星云,顿时满脸的苦涩。

  “唉,功名富贵皆是尘土,这孩子既已脱离苦海,你又何必执着于过去呢。”

  “可是他……”

  李焕还欲要争辩一下,陆佑劫却是皱起了眉头,收回了看向李星云的目光,回过身直视着老乞丐的双眼。

  “你若真为他好,就打消那个念头,况且……直说吧……”

  他用前所未有郑重的语气,说出了自己的劝解,语气控制得恰好不让两个小孩听到。但李焕却觉得,这番话的每一个字都像是说给李星云听的。

  “我对他家的事情不感兴趣!”

  话已至此,多说无用。

  一时间,凉亭中鸦雀无声。

继续阅读:第9章阴中仙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画江湖之不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