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 子
米瑞蓉2017-12-28 21:214,533

  时间:2008年12月的最后几天

  地点:首都国际机场

  人物:李海

  “乘坐中国国际航空公司CA911航班前往温哥华的旅客,您乘坐的航班现在开始登机……”

  广播里已经连续播放了几次登机通知,李海才从商务舱休息室起身往登机口走去。

  自从两年半前全家移民加拿大之后,他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乘坐越洋飞机了。飞行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一帮子同样移民的朋友常自我调侃,说是如果一个人常常处于倒时差的状态,很容易把自己脑袋倒出毛病来。他们还总结了具体症状:时常犯困;时常瞬间不知自己身处何方;时常有语言障碍,该说中文时冷不丁会冒一句洋泾浜英语,该说英文时则结结巴巴一句也说不出来。想到这里,李海心里暗暗地骂了一句:都是TMD移民惹的祸!

  这次飞行没有以往那种回家的急切心情,反倒越是临近目的地越感焦虑,因为他此时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提出离婚要求的妻子,不敢去面对那忧郁的眼神,不知道是否还能像以往那样搂着她的肩,闻她耳边淡淡的芳香。

  事情总是来得出乎意料,至今他都没有想通这个问题:为什么吴婷会率先提出离婚?这不是他认识的吴婷所能够做出的事。是她对他出轨的愤怒还是对自己未来的绝望?

  李海和吴婷是羡煞旁人的男才女貌型恩爱夫妻,吴婷身上有一种漂亮加知性的独特气质,大学时就是人人追求的校花;而李海高大帅气、儒雅不凡且事业有成,在成都房地产圈拥有众多女性fans。李海从没想过两人会走到离婚这一步。

  昨晚几乎是整夜无眠。最近压在心里的事太多了,特别是在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他目睹了太多的灾难场景,总是挥之不去。

  当然让他困扰的还不仅仅是这些。吴婷刚提出离婚,晓菲又在要了一套房子后也离他而去,这两件事情好像是约好了似的同时发生,让他这个见惯大场面的人都有点hold不住了。他惧怕明天和吴婷的见面,因为他无言以对;他也懊恼晓菲的突然离去,并且走前还提出要一套房子!他无法想象,那样一个心高气傲的女孩子会淡定地接过司机小刘递给她的那份买房合同,然后断绝和他的一切联系。

  他一再地追问小刘:“她说了什么?”小刘无数次地重复同样的回答:“老板,晓菲真的接过合同就转身走了,走了几步她停下来说了两个字:谢谢!没有了,其他真的没有了。”

  新启用的首都机场T3航站楼显然比老的航站楼大得多,从商务舱休息室走到登机口,李海足足花了十分钟的时间。登机口已经空无一人,工作人员目光焦急,大概就只有他一人没有登机了吧。他快步走了过去,也许因为他是商务舱的客人,地勤小姐在验过登机牌以后还是特别客气地对他说了声:“谢谢!欢迎登机!”

  飞机滑行,加速,拉升,直插苍穹。

  李海打开电脑包,想抽出塞在里面的杂志,却带出一本书,“啪”的一声掉到了地上。他本能地探身想去捡起地上的书时,又被腰上系着的安全带拉住了身体。他解开了安全带捡起书,这是一本已经有点发黄的《悲惨世界》。他的心突然像被什么东西击打了一下,这本书不是被晓菲借走了吗,怎么会跑到自己的电脑包里?

  李海来不及多想,忙不迭地翻开书,也许里面有解开他所有疑问的答案。是的,里面夹着两封信,一封较旧,发黄的信纸显得薄脆;另一封很新,不用看就知道是晓菲写给他的,信纸上还散发着她身上特有的芬芳。

  他赶紧打开那张发黄的信纸,那是一封十多年前他写给吴婷的信,信纸都还是他原来在银行工作时的工作用笺。

  当年,他手里攥着一张不知被复印过多少遍的倒卖土地的图纸,顶着烈日毫无目的地穿梭在海口的办公楼宇之间,不知道身上的几十块钱还能支撑几天,也不知道这张图纸能被哪双慧眼发现。当他拖着疲惫的双腿无助地走进海口客运站,感觉绝望如潮水般涌来之时,突然听到广播里电台播音员轻柔的声音:“现在是成都的吴婷小姐给她正在海口创业的先生李海点播的,由香港著名歌手谭咏麟演唱的一首歌曲《把我的爱留给你》。吴婷小姐想通过我们的栏目对李海先生说:不管你遇到多大的困难和挫折,我都永远支持你,永远等待你!”歌声慢慢推出,越来越强劲,仿佛要把他燃烧,把他融化。

  是的,正是这首歌让他重新鼓起勇气坚守在海口,最终赚到了第一桶金。此时看到这封信,记忆在大脑皮层里一点一点被激活,如果此时拿起笔他都能随着记忆的路径写下那首歌的全部歌词。今天,这首歌又仿佛在指引他寻找回家的路。

  是晓菲!一定是晓菲在拿走这本书的同时看到了这封被夹在书里尘封多年的信。可她现在在哪里呢?

  李海又打开了另一张信纸。

  “海子,请让我最后一次这样称呼你!在成都飞往北京的飞机上,我就在你身后,我想最后一次再看看你,最后再伴你一程。离开的心思是在我看到你十几年前写给吴婷姐的那封信时决定的……”等不及看完整封信,他便起身疾步往后舱走去,他希望奇迹出现,也许晓菲还在后舱默默地注视着他,也许晓菲会陪着他再从北京飞向温哥华。

  “先生,请你先坐下!现在飞机还没有完全进入平飞状态!”空姐急促的呼喊声并没有阻挡住李海的步伐,他依然坚定地冲进经济舱,用期盼的目光在人群中寻找,直到目光扫过每一位乘客后,才带着满脸沮丧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空姐走到他的身旁轻轻地问了一句:“先生,你是找人还是东西丢了?”

  “对不起,我原以为会遇到一个朋友,所以我去看看。没事儿了,看来她没有登机。”

  重新系上安全带,再次打开这封令人窒息的信。他无法理解,为什么女人总是有那么大的决心去毁灭自己,毁灭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此时的他无法平复自己的思绪。在全家移民加拿大之后两年多的时间里,情感上的患得患失,事业上的大起大落,都一一浮现在眼前……

  时间:2008年12月的最后几天

  地点:首都国际机场

  人物:李海

  “乘坐中国国际航空公司CA911航班前往温哥华的旅客,您乘坐的航班现在开始登机……”

  广播里已经连续播放了几次登机通知,李海才从商务舱休息室起身往登机口走去。

  自从两年半前全家移民加拿大之后,他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乘坐越洋飞机了。飞行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一帮子同样移民的朋友常自我调侃,说是如果一个人常常处于倒时差的状态,很容易把自己脑袋倒出毛病来。他们还总结了具体症状:时常犯困;时常瞬间不知自己身处何方;时常有语言障碍,该说中文时冷不丁会冒一句洋泾浜英语,该说英文时则结结巴巴一句也说不出来。想到这里,李海心里暗暗地骂了一句:都是TMD移民惹的祸!

  这次飞行没有以往那种回家的急切心情,反倒越是临近目的地越感焦虑,因为他此时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提出离婚要求的妻子,不敢去面对那忧郁的眼神,不知道是否还能像以往那样搂着她的肩,闻她耳边淡淡的芳香。

  事情总是来得出乎意料,至今他都没有想通这个问题:为什么吴婷会率先提出离婚?这不是他认识的吴婷所能够做出的事。是她对他出轨的愤怒还是对自己未来的绝望?

  李海和吴婷是羡煞旁人的男才女貌型恩爱夫妻,吴婷身上有一种漂亮加知性的独特气质,大学时就是人人追求的校花;而李海高大帅气、儒雅不凡且事业有成,在成都房地产圈拥有众多女性fans。李海从没想过两人会走到离婚这一步。

  昨晚几乎是整夜无眠。最近压在心里的事太多了,特别是在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他目睹了太多的灾难场景,总是挥之不去。

  当然让他困扰的还不仅仅是这些。吴婷刚提出离婚,晓菲又在要了一套房子后也离他而去,这两件事情好像是约好了似的同时发生,让他这个见惯大场面的人都有点hold不住了。他惧怕明天和吴婷的见面,因为他无言以对;他也懊恼晓菲的突然离去,并且走前还提出要一套房子!他无法想象,那样一个心高气傲的女孩子会淡定地接过司机小刘递给她的那份买房合同,然后断绝和他的一切联系。

  他一再地追问小刘:“她说了什么?”小刘无数次地重复同样的回答:“老板,晓菲真的接过合同就转身走了,走了几步她停下来说了两个字:谢谢!没有了,其他真的没有了。”

  新启用的首都机场T3航站楼显然比老的航站楼大得多,从商务舱休息室走到登机口,李海足足花了十分钟的时间。登机口已经空无一人,工作人员目光焦急,大概就只有他一人没有登机了吧。他快步走了过去,也许因为他是商务舱的客人,地勤小姐在验过登机牌以后还是特别客气地对他说了声:“谢谢!欢迎登机!”

  飞机滑行,加速,拉升,直插苍穹。

  李海打开电脑包,想抽出塞在里面的杂志,却带出一本书,“啪”的一声掉到了地上。他本能地探身想去捡起地上的书时,又被腰上系着的安全带拉住了身体。他解开了安全带捡起书,这是一本已经有点发黄的《悲惨世界》。他的心突然像被什么东西击打了一下,这本书不是被晓菲借走了吗,怎么会跑到自己的电脑包里?

  李海来不及多想,忙不迭地翻开书,也许里面有解开他所有疑问的答案。是的,里面夹着两封信,一封较旧,发黄的信纸显得薄脆;另一封很新,不用看就知道是晓菲写给他的,信纸上还散发着她身上特有的芬芳。

  他赶紧打开那张发黄的信纸,那是一封十多年前他写给吴婷的信,信纸都还是他原来在银行工作时的工作用笺。

  当年,他手里攥着一张不知被复印过多少遍的倒卖土地的图纸,顶着烈日毫无目的地穿梭在海口的办公楼宇之间,不知道身上的几十块钱还能支撑几天,也不知道这张图纸能被哪双慧眼发现。当他拖着疲惫的双腿无助地走进海口客运站,感觉绝望如潮水般涌来之时,突然听到广播里电台播音员轻柔的声音:“现在是成都的吴婷小姐给她正在海口创业的先生李海点播的,由香港著名歌手谭咏麟演唱的一首歌曲《把我的爱留给你》。吴婷小姐想通过我们的栏目对李海先生说:不管你遇到多大的困难和挫折,我都永远支持你,永远等待你!”歌声慢慢推出,越来越强劲,仿佛要把他燃烧,把他融化。

  是的,正是这首歌让他重新鼓起勇气坚守在海口,最终赚到了第一桶金。此时看到这封信,记忆在大脑皮层里一点一点被激活,如果此时拿起笔他都能随着记忆的路径写下那首歌的全部歌词。今天,这首歌又仿佛在指引他寻找回家的路。

  是晓菲!一定是晓菲在拿走这本书的同时看到了这封被夹在书里尘封多年的信。可她现在在哪里呢?

  李海又打开了另一张信纸。

  “海子,请让我最后一次这样称呼你!在成都飞往北京的飞机上,我就在你身后,我想最后一次再看看你,最后再伴你一程。离开的心思是在我看到你十几年前写给吴婷姐的那封信时决定的……”等不及看完整封信,他便起身疾步往后舱走去,他希望奇迹出现,也许晓菲还在后舱默默地注视着他,也许晓菲会陪着他再从北京飞向温哥华。

  “先生,请你先坐下!现在飞机还没有完全进入平飞状态!”空姐急促的呼喊声并没有阻挡住李海的步伐,他依然坚定地冲进经济舱,用期盼的目光在人群中寻找,直到目光扫过每一位乘客后,才带着满脸沮丧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空姐走到他的身旁轻轻地问了一句:“先生,你是找人还是东西丢了?”

  “对不起,我原以为会遇到一个朋友,所以我去看看。没事儿了,看来她没有登机。”

  重新系上安全带,再次打开这封令人窒息的信。他无法理解,为什么女人总是有那么大的决心去毁灭自己,毁灭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此时的他无法平复自己的思绪。在全家移民加拿大之后两年多的时间里,情感上的患得患失,事业上的大起大落,都一一浮现在眼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留守男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留守男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