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候鸟回家
米瑞蓉2016-06-16 14:267,192

  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了整整一个星期,来自北冰洋的季风使圣诞节前的温哥华更加潮湿阴冷。吴婷家门口的石阶上长满了青苔,走路时一不小心就会滑倒。她讨厌这种天气。

  每到多雨的季节,吴婷就停止户外锻炼,只是隔三差五地到健身房的跑步机上跑跑走走,其余时间更喜欢在家里面朝大海的落地窗前练练瑜伽,或是泡上一壶英式红茶坐下来读小说。与其说是看书,倒不如说是观景。

  犀利的风舞动着参天大树,无声的雨肆意飘洒,宁静的大海敞开胸怀任海鸥嬉戏。落在玻璃上的雨点化作一道道流痕阻挡了她的视线,她本能地用手去拭擦,却新添了几道指痕。

  雨渐渐地停了,天空中乌云密布翻卷弥漫,窗外的一切都是湿漉漉的。一丝倦意袭来,她放下手里的书想舒展一下身体,抬起头来远眺海面,突然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远远的海天相连之处,有一片片一团团黑色的飞行物朝着海岸这边移动,很像科幻片中外星人入侵的场景。她不禁有点慌张,急忙拿起电话给住在她家不远处的张姐打电话。当她还没有讲述完所看到的一切时,不愧是老移民的张姐就笑着打断她的话语:“没事儿的,吴婷,那是从加拿大最北部飞过来的候鸟,也就是我们小时候说的大雁,每年这个时候它们都经过我们这里飞到更南面的美国去躲避寒冷。你看到的可能是今年的第一批,每年有成千上万的候鸟要经过这里,这说明北边已经很冷了。”

  张姐的一番话语让吴婷放下心来,这时她才看到那不计其数的候鸟越飞越近了,亨利也发出低沉的怒吼,她顾不得外面的寒冷,推开门来到平台上。头顶上数以万计的大雁几十只一组排着队此起彼伏地呼叫着掠过树梢,掠过房顶,你能清晰地听到它们拍打翅膀的声音,还有呼叫同伴的啼鸣。在健壮头雁的带领下,雁群不时地变换着队形,时而“一”字形,时而“人”字形,偶尔也能看到几只掉队的大雁,它们很奋力地追赶着自己的“部队”。

  刹那间,吴婷竟被这些候鸟的大迁徙所感动,是啊,天凉了,圣诞节到了,她的“候鸟”再过两天也要飞越重洋归巢了,还有张姐、小雅她们的“候鸟”也要回家了!

  中午,吴婷她们几个约好一起喝茶,这该是男人们回家前几个女人的最后一次聚会了。吴婷放下手里的书,准备换件衣服出门。这时电话铃声响起,接起便听到黄蓉的大嗓门。

  “吴姐,你在不在大统华超市,我中午请你吃饭好吗?我想跟你聊聊。”

  “对不起,黄蓉,我今天已经和几个朋友们约好了在‘海港酒楼’喝午茶,改天吧,好吗?”吴婷知道黄蓉挺难的,无奈早有约会。“吴姐,都是成都人吧?我可以一起去吗?我也想多认识几个朋友,不会妨碍你们吧?”黄蓉早就想“打入”吴婷她们的圈子里,一听到吴婷她们有聚会,便大胆地提出了要求。

  吴婷迟疑了一下说:“没事儿的,我们也就是瞎聊一会儿,你来吧,半小时后我们在‘海港酒楼’见。”

  “谢谢吴姐!你有几个朋友来啊?要不要我带点什么礼物给大家?”黄蓉既不失礼貌而又明显是问客杀鸡。

  “不用,你来就行了,她们都是有钱的主儿,哪要你买什么礼物!”吴婷怕她花冤枉钱。

  “那好,吴姐,我们一会儿见。”黄蓉高兴地放下电话。

  黄蓉驱车赶往位于三号路旁的海港酒楼,停车场里不见吴婷的车,里面的人她一个也不认识,只好坐在车上等吴婷。

  海港酒楼是温哥华有名的粤菜酒楼,因为菜品做得好,自然价格也很高,在这里吃饭都要事先预订。黄蓉虽然住得离这儿很近却从来舍不得来吃一顿。以前黄蓉上英语课时偶尔也约同学出去找个小馆子吃顿饭,但她们都AA制,吃完以后,大家把饭钱连同小费一算,各自该给多少一分一厘都清清楚楚。今天跟着吴婷来吃饭,她心里有点犯嘀咕:该怎么给钱呢?她想可能不会是AA制吧。

  不一会儿,吴婷的白色宝马X5开了过来,她赶紧跳下车迎了上去:“吴姐,你好!我一直在外面等你。”

  “不好意思,我晚了几分钟,外面这么冷,你怎么不进去呢?”

  “没事儿,我坐在车里的。你的朋友我都不认识,不好意思进去。”

  两人边走边说进了雅间。

  里边几位已喝起茶来,吴婷连声致歉:“对不起啊,来晚了,都是那漫天大雁闹的,要不是打电话问了张姐,我还真以为有灾难要发生啦。来来,先给大家介绍一下我的朋友,黄蓉,也是从成都来的。”边说边给黄蓉找位置坐下。

  “黄蓉,这是张姐,其实也就大我们一两岁,人家可是来了快十年的老移民了,她老公张洪是我们家李海的好朋友,也是做房地产的,我们就是被他们忽悠来的,我有事儿都请教她;这是琳达,她是这里最早的移民,十年前来给老公当陪读就留下来了,现在是我们中唯一有工作的;这是小雅,年龄可能跟你差不多,先生是做药业的;这是赵菲……”吴婷将朋友一一介绍给黄蓉。

  “张姐,她就是那天我在电话里给你讲过的她家孩子出事儿的黄蓉。今天我让她出来跟我们一起喝喝茶、散散心。”吴婷趁着等菜的工夫接着介绍起黄蓉家的情况。

  “那天吴婷都告诉我了,有些事儿跟老外讲道理是讲不通的,思维方式都不一样嘛,你不要在意,等孩子大点懂事了就好了。吴婷说得对,出来多交朋友会好过些。”张姐招呼黄蓉喝茶,轻声安慰几句。

  在旁边听得一头雾水的小雅嚷了起来:“什么事儿,什么事儿,给我们也讲一讲啊!”

  成都人天生爱凑热闹,女人尤甚,住在温哥华的寂寞的成都女人更是以凑热闹来打发这漫长的远离男人的日子。

  黄蓉终于找到了倾诉对象,将心里憋了很久的苦闷一股脑儿全倒了出来,说得绘声绘色,当然也没有忘记炫耀他们家卫东以前出差都是坐商务舱和住五星级酒店,唯独忽略了卫东刚来时在加油站打工那码事儿。

  大家边吃边听边感叹,都为黄蓉的遭遇鸣不平。

  黄蓉趁大家议论的空子,瞄了一眼桌上的美味佳肴,张姐赶紧招呼她趁热吃。黄蓉面前是一盘金灿灿的油炸的小肉块,她夹起咬了一口,竟是脆酥脆酥的。吴婷急忙介绍:“好吃吧,这叫油炸掌中宝,就是鸡脚掌的那一点肉,用油炸出来,你多吃一点啊。”黄蓉听了暗自嘀咕:这也太腐败了,小时候在农村时听妈妈讲过,刘文彩的小老婆只吃鸭掌,其他部位都丢掉或者给下人吃,当时就觉得太过分了,那要杀多少鸭子啊。可和眼下比不过是小巫见大巫而已。什么掌中宝啊,不就是鸡脚上的那点老茧吗?

  就在这时,服务员又端上来一盘包子,黄蓉夹起一个一口咬了下去,吴婷忙说:“小心,很烫!”不过已经来不及了,黄蓉只觉得一股热流涌进嘴里,烫得她吐又不好意思吐,吞又吞不进去,只好尴尬地傻笑着。

  “这叫金沙包,又叫流沙包,馅儿是咸鸭蛋的蛋黄做的。没关系,第一次吃的时候我们都被烫到过。”这边吴婷给黄蓉介绍着餐桌上的菜肴,那边几个姐妹们还在七嘴八舌地议论着黄蓉的家事。

  “这些老外真是有毛病,管管自己的孩子都不行,那不教育孩子,这社会不就乱了吗?”赵菲边吃边说。

  “我说啊,咱们中国的幼儿教育也是有问题,你看我们家杰克过来的时候快四岁了,在国内看的电视片都是什么《哪吒闹海》《黑猫警长》《孙悟空大闹天空》《喜羊羊和灰太狼》什么的,全是打打杀杀的内容,人家老外就一部《天线宝宝》,什么打斗都没有,可全世界的小孩子都爱看。还有老美制作的《猫和老鼠》,人家打归打,可始终都是一对欢喜冤家。这叫什么?这就叫和谐!”小雅有自己的想法。

  “就是就是,我们家小宝一天到晚舞枪弄剑,打打杀杀的,要我演坏人,他当警察,都是跟《黑猫警长》学的。”黄蓉嘴里包着菜还忍不住插嘴。

  “所以啊,我们就是要经常聚在一起交流交流怎么教育孩子,不要辛辛苦苦坐了几年移民监,结果孩子都没有教育好,那才冤啊!”赵菲和小雅的孩子都小,所以最有感触。

  这个问题张姐最有发言权,她们家是成都移民中最早来到温哥华的。说起移民的艰辛,张姐自有一番感慨。

  当年张姐他们一家人来温哥华时举目无亲,没有朋友,不懂英语。张姐的先生张洪也是做房地产的,1997年随考察团到过美国和加拿大,当时就觉得加拿大环境好,人口少,教育发达,不像美国那么乱,所以一时兴起,回家就开始办理移民。

  他们移民的主要考量就是要给孩子一个好的成长环境。那时候办理移民的人还不很多,不到一年就批下来了,结果一点准备都没有,一家人拎上几口大箱子就到了加拿大。

  “那时候啊,别说懂英语,我连普通话都说不好,也没出过国,就这样晕晕乎乎地坐十多个小时的飞机到了温哥华。帮忙办理移民的人把我们送到酒店收了几百加元的接送费就走了。到了晚上人家又来陪我们吃了一顿饭,这回倒没收钱,只是带了一大家人来吃。那时候我们才叫傻了眼,孩子刚上小学,没学过英文,我们两个更是一句不懂,最初住在酒店门也不敢出。”

  “张姐,那你们吃饭怎么办呢?”黄蓉听得津津有味,忍不住问道。

  “第一天晚上不是那个接机的人陪我们到酒店里吃了一顿晚饭吗?我们家老张聪明,当时他就观察人家怎么点菜。第二天,我们去餐厅,他就学着那人在每一类中管他是什么都点了一样,就这样有了头盘,有了汤,有了正餐。刚开始因为读不懂菜单还点了红酒,我们家三个都不喝酒,可不喝又怕别人笑话,还硬是把那瓶酒给喝了下去。就这样慢慢摸索着学会了点菜。”张姐笑着说起当年的经历。

  “那后来又怎么办呢?”小雅也很感兴趣。

  “后来才知道有钱啥都好办,老刘找到当时介绍我们来的人,委托他帮忙买房子、买车子、买家具什么的,给他中介费。刚开始我只敢在酒店附近几百米逛,那里有个洋人的超市,我一般就在那里买点薯条、面包什么的将就着吃。后来找到华人开的超市,买到电饭煲和米面。再后来我们搬进了新房子。有一次我和老张在超市遇到一对年轻的中国夫妇,聊起来才知道,男的正在读研究生,老婆来陪读,现在租住在老外家里。我们一商量,干脆把他们请到家里来住,也不收他们的房租,只要求他们辅导孩子的英语,还有帮我们处理一些事务。”张姐顿了顿,继续说,“现在好了,到处都是华人,连街上的店铺招牌都是中文的,各个银行都有中文服务,不用英文啥都可以搞定。”

  黄蓉听得特别认真,免费房租这等好事自己怎么就没有遇到呢?突然听张姐说起银行,她才想起今天的任务来。

  “张姐你真是太能干了,心又好,我们当初要是遇到你就好了。各位姐妹,刚才张姐说到银行中文服务的事儿,我们家卫东现在在汇丰银行做业务主管,如果各位姐妹有新移民的朋友来登陆,就麻烦帮忙介绍一下,卫东那里可以办开户和买房的按揭,如果办了VIP,还可以安排专人为你服务,买房的按揭利率也可以申请最低的。现在中国人在这里找份工作挺不容易的,我们家卫东压力挺大,就有劳各位帮衬了。我先谢谢你们啊!”黄蓉好像已经很熟悉卫东的业务。

  还没等其他人开口,小雅先说道:“没问题,我有一个朋友过了元旦就要过来登陆,到时我把他介绍给你先生,反正钱存在哪家银行都是存,大家都是成都人,一定帮忙的,你放心吧。”

  张姐接过话茬儿说:“下星期我老公也要过来了,我们就在你先生的银行开个户存点钱,以后还可以转钱。”

  赵菲很少管钱的事,为了帮帮黄蓉也表示要办一张卡。

  黄蓉感动得连声道谢,暂时忘记了小宝给她带来的烦恼。

  聊着聊着,中午的时间就过去了,大家又相约去做面部护理,还要做个足浴。张姐说,女人的脚后跟和女人的脸一样重要,这里气候干燥,不好好护理,脚后跟就会像锉子一样粗糙,被老公踹了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一席话说得大家哈哈大笑。

  黄蓉心里暗叹人家那才叫过得细致,哪里像自己整天被小宝那档子事儿搞得蓬头垢面,年龄虽然和小雅差不多,可站在一起就显得比人家大好几岁,难怪卫东这个大活人天天面对她就是没兴趣。

  离开时,黄蓉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卫东的名片发给大家,当然不忘在名片上写上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吴婷邀她一起去洗脚,她推辞说:“不去了,我这就得去接小宝了。”心想花那冤枉钱干吗,我还是自己回家贴几片黄瓜再泡泡脚,既舒服又实惠。

  转眼就到圣诞节,一个让所有居住在温哥华的中国女人心动且充满期待的日子,因为男人们再忙都一定会在这时回到这个远离故土的家过节。

  天刚刚放亮,吴婷就起来了,在宽大的西式厨房里准备早餐。一杯脂肪含量为1%的牛奶,一杯鲜榨的橙汁,一个鸡蛋,切好的“法棒”在烤箱里烤得酥脆可口,再抹上加拿大本地产的奶油,顿时香味扑鼻煞是诱人。吴婷不明白为什么在国内买的“法棒”就是不如加拿大的好吃,就如同回锅肉在加拿大怎么也炒不出成都的味道一样。

  每天早上英子总会掐着时间冲下楼,再一阵风似的席卷餐桌上美食,然后忙不迭地叫着:“妈,快!快!发动车子!”话音未落,她已经冲到门口开始穿靴子了。

  此时的吴婷倒是不紧不慢的,一边穿鞋一边轻声数落女儿:“我车早就发动好了,你每天早起来10分钟,就不用这么着急了。”

  说话间吴婷和英子已经钻进了温暖的车里,吴婷先是以最快的速度启动汽车开出院子,然后刹住车,手按后视镜上的遥控开关,一直看到自动院门关好,这才加油门冲上大街。

  “妈妈你真是的,到学校就十多分钟的时间也要关院门,也不嫌麻烦,真是警匪片看多了。”英子显然对妈妈耽误时间不满意。

  “小心点总是好的,小雅阿姨昨天还打电话告诉我,前几天她们隔壁家又被小偷光顾了,好在没有丢什么东西,警车都来了好几辆。”吴婷边开车边告诉英子她听来的消息。

  “不用说,被偷的肯定又是中国人,是吧?”英子一边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边问妈妈。

  “是的,现在这些小偷专偷中国人的房子,看来是早就踩好点的。”吴婷边开车边说。

  “咳,都是那些有钱的中国人,就爱在家里啊身上啊放很多现金,小偷怎么可能不惦记?我们班上有一个比我还晚来的同学叫丽莎,她家三个月前才登陆,上个月她在学校,她妈妈去超市买东西,离家也就一个多小时吧,小偷破窗而入,偷走了几万加币。你知道她妈妈把钱藏在哪里吗?床垫下面,还有旧鞋里面!这小偷,估计是小半年都不用出来觅食了。丽莎说她爸爸打电话过来把她妈妈骂了一顿,说是叫她把钱存到银行她就是不去,还说手里有点现金方便。这下好了!全世界的小偷都知道中国的傻女人会把钱藏在床下和旧鞋里,就她们还觉得这是天大的秘密!”英子把同学的东北口音模仿得惟妙惟肖。

  离开学校,吴婷直接去了健身房,因为事先约了苏珊到家里做清洁,不想这会儿回去碍手碍脚的。

  苏珊是中国香港来的移民, 1997年香港回归之前随移民潮来到加拿大。其实之前她的家境还算不错,老公是个小老板,专做转口贸易。到了温哥华他们才发现这里并不是天堂,根本无法找到合适的工作。在初来的两年里,他们几乎花光了从香港带来的全部积蓄。后来中国内地的移民越来越多,她老公和朋友一起做起了保安台的生意,就是为这些新移民家庭提供房屋的安防服务。苏珊的老公是老板,也是工人,从拉生意、买材料到上门安装,都是自己动手,每天早出晚归。

  苏珊刚开始主要是照顾三个孩子,这几年孩子都长大了,苏珊不忍心看着老公独自操劳,就决定找点事做,帮助丈夫早点付完房子的按揭款。苏珊后来选择到内地移民家庭做家政服务,因为做家政工资高,每小时十五加元,而且时间可以灵活掌握。每一个接受苏珊服务的家庭都非常佩服香港人做事的认真和执著,每次三四个小时的服务时间,苏珊几乎是一刻不停地把每一个角落打扫得干干净净。现在找她做家政的家庭很多,从周一到周六的时间都安排得满满的。她唯独坚持把周日这一天留给自己和家人。

  等吴婷回到家里的时候,苏珊已经离开了,房间里整洁而清新,就连客厅里阔叶植物的叶面都擦得油亮。吴婷哼着歌来到卧室的衣帽间,她想把李海的衣服整理一下,明天李海就要回来了。

  吴婷正整理着衣柜,突然电话铃声响起,她看了看桌上小闹钟的时间,应该不是李海打来的。

  “吴姐你好!我是黄蓉,明天李总回来吧,有需要我做的吗?”

  “是你啊,黄蓉,我就说李海不会半夜三更打电话过来嘛。谢谢你,没什么需要麻烦你的,家里都打理好了。”听着黄蓉的贴心话,吴婷心里涌动着感激。

  “咳,啥都没做说什么感谢。吴姐,反正以后有需要我帮忙的你就吱声,我们在这里也没个亲戚朋友,我可是真的把你当我姐了啊。我们家卫东说了,李哥回来之后给我们一次机会请你们全家吃个饭。”黄蓉是真心想表示一下谢意。

  “那怎么行,要请吃饭也不用你们请啊,等你李哥回来后我们请你们全家!别跟我客气啊!”

  “吴姐,你们家李哥可是不得了啊,事业做那么大还一点架子都没有,难怪我表妹老是李总长李总短的。”吴婷的话语使黄蓉感到特别亲切,自然想要再说点好听的。

  “是吗?你表妹怎么认识李海呢?”吴婷好奇地问。

  “她哪里认识李哥啊!也就是从报纸和电视上看过采访什么的。不过她可没办法和李哥比,她公司是做房地产营销代理的。咳,其实营销代理啊,也就是帮别人卖房子,她是个小主管,管理公司代理的几个楼盘。她可崇拜李哥了,说是曾在一个房地产论坛的现场听过李哥的演讲,还差点就代理了李总开发的楼盘,哎呀,总之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的。”黄蓉捡最好听的告诉吴婷。

  “他能在论坛上讲出什么道道?那都是人家王石、任志强、潘石屹这些大腕干的事儿。”吴婷早已远离了李海的世界,并不知道丈夫现在事业做得有多大,不过听到黄蓉夸李海,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吴姐,我说的可是实话,你家李哥真的很厉害,我听晓菲讲国内媒体上总有关于李哥的报道,她们这些小姑娘可崇拜李哥这样有文化有知识的大老板啦。”黄蓉乘胜追击。

  “你就别再捧他了,他要知道你这么说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好了,咱们改天再聊。再见!”吴婷赶紧把话打住,她知道,如果不打断她可以煲几个小时的电话粥,直到该接小宝为止。

  夜幕渐启,吴婷又忍不住看了看手表,时间刚过下午3点。今天的吴婷没有丝毫埋怨,天黑了,离天亮还远吗?她不由自主地哼起了歌,掐指算来离李海登机的时间还有几个小时,该不该给他打个电话呢?是啊,再过几个小时李海就要登机了,她的候鸟终于要归巢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留守男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留守男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