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节 抉择影响自身,更影响后代!
南侠2016-06-18 19:013,011

  朱暨和安庆比较纳闷,武汉这么大,自古便是九省通衢之地,暑假期间,随便做点什么都行啊,干嘛非得千里迢迢地跑去义乌呢?就算去汉正街搞点小批发,贩运到学校这边练练摊,熟门熟路的,多好啊。

  李长安撇了撇嘴,细心开导,“咱们的眼界要开阔些,不能老是不长进嘛。我研究过网上的很多创业案例,很大一部分都是和义乌有关,那儿据说是全球的小商品基地,来中国的一多半老外,都会去义乌采购产品。我想那里的机会,比其他地方要好一点。最简单点的,我们只要在那里找到几个有一定利润空间的小商品,批发过来,就行了。”

  荆楚接过话头,“我看今年夏天有个产品还挺火的,花园鞋,又漂亮,又凉快,只要不是非常正式的场合都可以穿。就是不知道利润空间怎么样呢?”

  李长安点了点头:“就是上次我们在人家店里看到的那种洞洞鞋吧?现在市场上一般是15、20元一双,我在网上查过了,在义乌商贸城一般2元就能进到货。”

  大伙一听,只要卖出去一双,就有10多元的利润,挺不错的。

  安庆很兴奋,“我就喜欢这种短、平、快的,模式简单。要不这样,长安你过去进货,马上用物流发回来,我和朱暨,再找几个同学帮忙,在武汉抓紧时间练摊。就像你说的,街道口、虎泉、光谷、青山……,光武昌这边,就不知道有多少夜市,足够我们打游击的啦。”

  李长安忍不住夸赞:“好小子啊,脑子转得挺快的嘛。不过我这次去义乌,还有一个重要考虑,快毕业了,我想趁这机会多多见识一下,增长社会经历。还记得那次我们放的孔明灯吗?我就是在阿里巴巴上找的一家义乌工厂订购的。那家工厂的老板刘宣武可不得了啊,前年毕业的,和我们一样,都一穷二白。白手起家,才两年功夫,就闯荡出一片天空了。央视报道说,已经千万资产了!”

  几个人都瞪大了眼睛,这怎么可能啊?哪有这么牛逼的人物呢?按照常理,两年的工作经验,工资能过万的,就已经非常不错了。现在这年代,白手起家的,运气好都得先慢慢熬上好多年呢。

  李长安接着说:“我一开始也不信,很震撼。我也很想见见这位闯荡江湖的大侠。”

  只买到站票,火车上的小推车在狭窄的过道推来推去,“瓜子花生八宝粥”、“啤酒饮料矿泉水”、“让一让让一让”的叫卖声不时在耳边响起,李长安和荆楚频频站起身来让路,一夜都没睡着,又困又乏。

  下了火车,两人直奔有着“小商品海洋,购物者天堂”美誉的国际商贸城,找到事先联系好的商家,先把800双花园鞋发回了武汉。接下来在商贸城闲逛,寻找商机。商贸城规划得很好,几万个门面按区划分,卖鞋子的区域,整层楼一排一排的门市,全都只卖鞋子。单个门市的面积不大,只有10来平方,但租金却不菲,最低都得40万一年。

  广交会,每年都只有两次,但这里就像一场365天不落幕的广交会一样,一片万商云集的繁荣场面!

  两人再一次震惊了,慢慢才明白,原来这些繁华的门市后面,都有无数的工厂在支撑。浙江、江苏、广东的工厂,把这里作为向全世界采购商展示的窗口,接一个大一点的外贸订单,就能够把一年几十万的租金收回来了。

  到了下班时间,路口川流不息,满大街的宝马、奔驰从身边开过,路虎、保时捷往来穿梭,两人在这个小县城算是开了眼界。荆楚羡慕不已:怪不得义乌这么出名呢,江浙一带,自古富庶,果真名不虚传啊。

  李长安说道,“人家浙江人七十年代的日子可比我们难多了,人多地少,连饭都吃不饱。被逼得无路可走了,不出去要饭,那就得饿死在家里,八十年代他们走街串巷,冒着‘投机倒把’的罪名,都是从别人瞧都瞧不上的小生意,修锅、补鞋、鸡毛换糖,做别人看不上的小产品,牙签、螺丝、打火机、指甲剪之类的,才慢慢发展起来的,可以算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他们不像广东,有地缘优势和政策大力扶持,全都是靠千千万万的浙江人自己闯荡江湖,艰辛打拼,才能有今天的富裕。咱们还是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好好休息一下,再商量下怎么办吧。”

  刚开始听人家说,义乌市区原先的农民,现在个个家里至少都是几千万身家。两人开始还不大相信,深入了解后,这才得知,市区几年前先是成片地拆迁,比如说,原有的几百户人家住得非常分散,现在把这几百户全部拆迁,在安置区给每家每户盖一栋六七层的房子,在原有的大块地皮上,建立起了商贸城、批发市场……

  义乌市区的房价,一两万,一栋六七层的房子,就价值至少一千多万,每年的房租、门面租金,各有几十万,每年的集体分红,又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并且,在拆迁之时,在商贸城、批发市场,家家户户基本上都分了几个商铺,一个商铺,转手卖掉,几百万都有人抢着要,每个10来平方米的商铺,一年租金都是几十万。

  这还是在什么都不干的情况下,睡在家里,就有现成的:几千万固定资产,每年最少一两百万的收入。

  要是在八十年代鸡毛换糖、摆地摊,九十年代顺应潮流,开个小作坊,简单的加工生产,在那样的历史性的大机遇面前,“站在风口上,狂风来了,猪都能飞起来”,在那样的年代,再破再小、管理再烂的小作坊,都是严重的供不应求,利润空间又大,开厂的哪怕是个弱智脑残,大多都发了大财。

  没啥能力、没啥文化、没啥技术含量的,当年的小作坊,现在都已经发展成了大工厂、大公司、大集团。并不是人家有多大本事,只不过是因为党和国家的政策好,赶上了最近百年中的最好际遇,纷纷成为暴发户。等到经济形势稍微差一点的时候,就成片成片地倒闭。现在他们可能连QQ都不会用,早就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

  回头想想自己,在这样差距巨大的现实面前,荆楚感到非常失落,人家一生下来就拥有的这些,哪怕奋斗一辈子,都很难达到人家这水平了。

  没什么好比较的,本来都是农家子弟,人家浙江人命好,一生下来就有这些,跟我们一生下来,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会干农活,一样。各有各的命运,唯有努力奋斗。

  李长安的心里一时难以平息,在很认真地思考着,80年代的温州农民和湖南四川的农民都属于最早开始闯荡的人群,温州农民闯荡中国的方式,是修理雨伞、钢笔、铁锅,或者倒卖点零用百货,走街串巷,白天当老板(尽管没人把做这样小生意的当做老板)晚上睡地板,到处的流浪。湖南四川农民闯荡的方式,则是直接去广东打工。

  毫无疑问,80年代敢于出来闯荡的人,都是有勇气的人,因为那个时代,信息不发达,交通不方便,人们对外面的世界抱以深深的恐惧。湖南人、四川人和温州人,都有勇气和魄力,也都很能吃苦耐劳,但是由于思路的不同,走上了不同的发财致富道路。

  三十年过去了,温州农民已经成为中国最富有的人群,他们掌握了中国最先进的经商技能,他们的财富,甚至可以让他们的后代,轻轻松松走出国门,到欧洲、美洲、非洲去经商;而湖南、四川农民的第一代打工者,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他们大多回到了湖南、四川老家,继续贫寒的生活,而他们的晚辈,循着父辈的足迹,继续一窝蜂的拥挤到北京、上海、广东,接受老板们的残酷剥削,成为社会最贫穷的一类人。

  这说明什么?由于父辈的选择不同,不仅影响自身,而且影响自己的后代!温州农民的艰苦创业,让他们自己和后代彻底摆脱了贫穷,而湖南、四川农民的辛苦打工,换来的是子孙悲无穷无尽的悲哀和贫穷。

  同一个班的同学,有些起早贪黑地,费尽力气在考研、在学习、在考证……有的人,根本就没想着给别人打工,宁可睡地板,也要自己创业当老板。几年后,成绩、表现最好的学生们,往往都只是给别人打工的,拿着勉强能够生存的工资。而当初选择创业的呢?

继续阅读:第8节 两年,5元到千万的传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勇闯未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