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节 空手套白狼
南侠2016-06-21 15:143,417

  两人问了问武汉那几个家伙的进度,上次进的货快卖光了,又进了一批鞋子。一合计,大概还有几千元的经费缺口。<p>  荆楚去货运站发货,李长安则信天漫步到了商贸城的F区,一家一家商铺地进门瞄一瞄,装模作样的询询价。刚和老板娘搭上话,三个阿拉伯人就进来了,手里还拿着几个玻璃瓶装饰样品。有老外进来,老板娘立马就把李长安冷落到了一边。<p>  李长安已经见多了这种情形,心里暗自好笑,一边假装看样品,一边听他们叽里呱啦地说些什么。虽说不学英语已经好多年了,但凭着英语六级的底子,好歹还是听出来了,这俩黑鬼老外需要一批手上那样的玻璃瓶装饰品,量不是很大,但要现货,并且现在就要,今天就得发到宁波北仑港去拼箱。老板娘则通过店里的小姑娘表示,现货没有,要的话,只能先交钱下定单,半个月后即可出货。<p>  李长安仔细看了看老外带来的样品,偷偷拍了几张照片,赶紧在一个义乌饰品的QQ群里咨询了一下。不一会儿,有人答话了,告诉他说,这都是普通的品种,这样的东西在五爱小区的库存市场和梅湖库存几条街,多的是。<p>  老外和老板娘交谈了十几分钟,没谈拢,老外放弃了,继续去其他摊位上找。等老外一出门,李长安紧跟了上去,Hello、May I help you轮番轰炸,老外一愣一愣的,回报以微笑。于是李长安赶紧一再强调“We are factory,we have available stocks。”起初不管李长安怎么说,老外始终都不大搭理,脸上流露出明显不信任的表情。<p>  李长安有点急了,一字一句地并借助手势表示:我将要带你们去我们的展厅看货验货,满意的话继续谈,要是不满意,我再打车送你们回这里,来回的出租车费我来付,你们只要去一个人就好了。<p>  老外也是人,老外的心也是肉长的,一听有这等好事,没怎么犹豫,就欣然接受了。一起出了商贸城,李长安先买了三瓶可乐,然后送他们上了的士,的哥听口音应该是山东的,和的哥眨了几下眼睛,告诉他带这几个老外先兜半个小时圈,再送他们去五爱小区的商业银行后面。其实国际商贸城到五爱小区,直接走的话就8块钱,时间只要几分钟。这位山东的哥脑瓜子也挺灵光,明白李长安是需要时间来安排。李长安给了的哥50元,的哥见了白捡来的50元,比见了亲爹还要亲,哼着小调,方向盘一转,潇洒地兜风去了。<p>  的士一骑绝尘后,李长安也立即伸手拦下一部摩的,直奔五爱小区,先去找老板谈谈心。<p>  李长安到五爱小区后,赶紧拿着手机拍摄的图片,一家一家的找店面咨询。走了半条街,找到一家做玻璃饰品库存的店面,店里的小姑娘很肯定地说,有这些玻璃饰品的库存,但现在老板不在。李长安一看,发现果然只有几个员工在后面整理一些服装库存。<p>  义乌的本地人,很多都是姓骆、姓楼的,这库存店的老板就姓楼,楼岚。<p>  李长安问了楼岚的电话,电话接通后,楼老板说他现在正在下骆宅斗地主,斗得天昏地暗呢。把情况和老楼一说,他表示,他马上回来,并且再三嘱咐,在他来之前,不要带老外直接去他库存店里,因为库存店的招牌上有硕大的“Stocks”(库存),懂英语的老外知道是库存,价格不好谈,言下之意就是没多大赚头。总得楼老板满意了,有大头可赚,才有羹可分,李长安当下表示可以。<p>  李长安在商业银行恭候洋鬼子, 二点半点左右,山东的哥送他们来了,库存店的楼岚却还没到,李长安在心里把楼老板他家里的女性亲属问候了个遍:“这挨千刀的老楼,赌个博,都跑这么远的地方去,耽误我业务啊!”<p>  没办法,李长安只能带这几个老外站在别人店门口等,一再表明,我们老板回去拿仓库钥匙了,马上就到,马上就到!怕这几个老外不耐烦,李长安开始和他们扯扯淡,言语中得知,他们都是中东过来的,长得最黑的那个是老板,名叫哈利法,年轻帅气点的那个是阿卜杜拉,刚到上海留学不久,中文讲得还不是很流利。胖乎乎的那位仁兄的名字,则始终没学会怎么叫。李长安拿出手机开始调戏老外:“Stand in a line,I want to take a pohto for you……”在李司令的指挥下,三位外国友人时而站成一排,时而组成个三角形,不亦乐乎。<p>  过一会儿,十分拉风的楼老板闪亮登场,开着一辆乳白色宝马520,风度翩翩地来了,看衣着打扮,就像刚从工地上下班回来的农民工一样。如果不是看他开的车,万万想不到,他会是老板。义乌就是这个风气,大街上凡是穿20块的T恤、5块钱的拖鞋的,通常都是开奔驰、宝马或者路虎的大老板。而一些西装革履打着领带的,通常都是一些到处拉业务、卖保险的打工仔或者月月光的伪白领。<p>  义乌嘛,不是富豪,就是草根。<p>  草根李长安打算通过洋鬼子拉富人楼岚的皮条,能不能成功拉上皮条,万里长征前面几步已经走过了,剩下的路还任重而道远啊。<p>  楼岚带着一行人去了对面他一间比较小的仓库里,这里主要作为展示厅用,主要是摆放一些样品,是给老外看的。老外需要的部分款式这里没有,他们挑选了十几个品种,并热情表示:他们非常喜欢角落堆放的那几个相框。话外之音则是希望老板免费送给他们。楼岚则予以国际友人盛情回应,只要他们下单在四万以上,可以免费赠送那些相框。其实,老外嘛,也挺喜欢贪点小便宜的,只是部分老外刚来中国,还不太熟悉义乌的市场,要不然,就没小李哥什么事啦。<p>  谈了大概20分钟,最后达成了四万元的定单。由于都是现货,所以当场楼岚就安排他小弟打包。这里只有少量的货,这里打包好以后,还需要到篁园去,楼老板的大仓库在那里。<p>  向来精明的李长安突然意识到一个很棘手的问题——如果老外付款后,被老楼一脚踢开的话,那岂不是白忙活一场,最后连个口头表扬都没捞到……<p>  事不宜迟,李长安心念电闪,马上有了办法,立即给荆楚发了一条短信:1分钟后,请每隔2分钟打我手机,持续打,直到我关机。<p>  老外和老板娘在里选产品,小李和老楼在外面,一会的工夫,李长安的电话响个不停,这小子先偷偷按挂机键,然后在一边大声假装接电话:“啊?啥?你说啥?什么产品不能按时出货?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飞机啊”下一个电话又是用英语说:“Ok,Ok,I would take you to the market for products next week。”边说边从旁边镜子的反光中观察楼岚,发现他在得意的笑,李长安心里也笑得更得意了。<p>  楼岚象发现金元宝似的,等李长安挂电话后,趁机递了根中华过来,笑咪咪地说:“真看不出,你小子手上这么多单子啊?可得多照顾我生意哦。”小李哥故意开始装逼了:好说好说,先这单做好再说,都拿点诚意出来谈啦,这个谈好,以后合作的机会还是很多滴。楼岚就开始探李长安的口风,问他要几个点,李长安没怎么思考,直接伸出四根手指头:五千。<p>  老楼故作夸张地惊讶着,太多了,2800你看好不好?外贸哪有这么高的利润的啊?李长安心下发虚,但装着理直气壮地回应:“大哥啊,你这可是库存啊。楼老板你这个产品我做了3年多,多少利润我可比你还清楚的哦。”<p>  讨价还价中,楼岚作出退步,300、500地往上加,一起4000。但是,要等老外付款后再给钱。李长安心想老外在这边进货,都是谈好价格后,然后去银行转帐,钱一到老板帐上,黄瓜菜都凉了,看这楼老板的奸商模样,哪里还会给回扣啊?于是断然回绝了老楼的无理要求。<p>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草根和富翁达成了共识,做出分工:由李长安负责说服老外,在装货前先付4000的定金,等到发货时再付清。由于量少,无需通过外贸公司,老外只需发货运到宁波北仑港口去拼箱就可以。李长安和老板负责打包、装箱,并送到附近的货运站发货。<p>  而李长安的回报则是老外一付定金后,楼老板马上给他付4000元。否则就马上带客户到其他店去谈。辛苦了半天,老外付了,老板也付了。李长安的心里有点小爽,空手能套着白狼的感觉确实不错。<p>  经费差不多到位了,义乌之旅完美收工。两人买了卧铺回武汉,兴高采烈的谈论着江湖趣事,回味起楼岚和三个老外的小生意,眉飞色舞,谈到刘宣武的一飞冲天,李长安想到毕业在即,以后的路可能就会变得很灰暗了,缄默不语。荆楚安慰道:“他有他的性格优势,你有你的头脑长处;他宣武,你崇文。在我看来,你们都属于同一类人,我相信你一定不会比他差的。只要有合适的机会,你也能闯荡出属于自己的事业的!”<p>  路上,荆楚的手机响了,他一看短信,马上也回复了一条,笑眯眯地,“长安,回去了,有好事在等着你呢。”

继续阅读:10节 樱花深处的咖啡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勇闯未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