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挥棒打狗
上官熙儿2019-12-07 03:022,308

  “就是,我们快快接了小公子,日落前回府,大人有赏呢!”一人说道。

  不给他们点颜色瞧瞧,他们是不知马王爷有几只眼!凤瑶目光一冷,把豆豆往身后一送,飞起一脚踢在为首男人的喉结上。男人不防,被踢了个正着,登时捂住喉咙,满脸痛苦地佝偻下腰。

  在他身后,一人下意识地护住脖子。凤瑶唇边泛起冷笑,弯腰侧身骤然发力,曲肘击向他的肚子。那人不防此招,挨得一击,痛苦地弯腰下去。凤瑶竖掌成刀,就势砍在他的颈后,待得对方倒地,抬眸看向余下两人。

  余下两人见状,惊异地对视一眼,随即扭头朝院外跑去。凤瑶抬脚追出去,来到门口,弯腰捡起半块砖头,对准一人后脑砸去。那人闻得脑后呼呼风声,连忙蹲下避过。砖头擦着他的头顶飞过,哐当落在院子里,砸起一片尘土。刚松了口气,下一刻便被一个板砖拍在头顶,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你,你——”还剩下一个人,只见同伴全被放倒了,目瞪口呆。指着凤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方才娇弱的妇人,为何忽然变得如此凶猛?

  凤瑶握着砖头,正要追去,忽听身后豆豆的声音传来:“娘亲,你在流血!”伸手一摸,果然黏糊糊一片,放到眼下一看,目光森然。

  不远处,男人看见凤瑶抬脚,吓得脸色发白,头也不回地跑远。凤瑶欲追,不料一阵头晕,不得不站定脚步,扶住额头。

  “娘亲?你怎么了?你很难受吗?坐下歇息一会儿吧?”豆豆攥住凤瑶的衣角,雾蒙蒙的大眼睛里满是害怕。娘亲刚才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模样好吓人:“娘亲,豆豆一定乖乖的,豆豆不惹娘亲生气,娘亲不要不理豆豆。”

  豆豆仰起稚嫩的小脸,一双柔软纯真的大眼睛,里面是满满的担忧。被这样一双眸子望着,凤瑶不由心头一软,不明不白被丈夫杀死的郁气散去少许,抬手摸了摸豆豆的脑袋:“乖。”

  这时,屋中踉踉跄跄走出两人,望见院中横倒的同伴,不禁浑身一颤:“你,你杀了他?”

  “没有。”凤瑶抬起头望过去,冷冷说道:“不过,不代表待会儿不会。”

  明明是一个瘦弱的女子,偏偏像是骇人的罗刹。单单站在那里,便让人觉着腿脚发麻。几人不明白为何会有这种感受,哆哆嗦嗦,欲往前又不敢——若不能带小公子回京,便会失了大人的信任。若要带走小公子,眼前的女罗刹……

  凤瑶如何看不出他们的犹豫?唇边轻勾,走到院子一角,劈手拿起一根木棍。对方见状,浑身哆嗦一下,相视一眼,恶狠狠地走过来:“凤氏,交出小公子!”

  眼见两人凶神恶煞地走近,豆豆吓得叫了一声,情不自禁地躲到凤瑶身后。然而下一刻,却松开凤瑶的衣角,鼓起胸膛站在凤瑶身前,张开双手颤着声音道:“不许欺负娘亲!”

  凤瑶眸光微软,轻轻把豆豆拨到身后,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抬脚踢向一人。凤瑶是谁?曾经组织里的佼佼者!赤手空拳只身面对二十多人,照样脱身!如今不过是四个走狗而已,哪怕换了副身躯,凤瑶照样打得他们满地找牙!

  “你,你等着!”片刻之后,男人充满惊惧的声音哆哆嗦嗦地道。这一次,凤瑶没有手软,分别卸了他们一条胳膊。之所以只卸一条,是因为他们还得留着一只手,拖走方才被板砖拍晕的同伴。

  “没用的东西!”冷冷的声音,仿佛毒蛇一般钻入两人的耳朵。一人眼中露出耻辱之色,想要折回来,被另一人低声喝住。阴沉沉地盯了凤瑶一眼,拖着昏迷不醒的同伴离去了。

  凤瑶收回视线,落在一片狼藉的院子里。屋子墙壁被撞出一个大洞,已然不能住人。若要修葺,还得花费银钱才成。想到这里,眉梢微挑,沈云志派来的几只走狗,曾把一锭银子丢在地上,作为豆豆的抚养赔偿费。被她打跑之后,并未收回,此时正好拿来使用。

  然而当视线移向银子掉落之处,蓦地一凝——褐色的土地上,遍布凌乱无章的脚印,哪有半点属于银锭的金属光泽?记忆中,那是很大一块银锭,少说也有十两,足够寻常四口人家好吃好喝一年!这样大的一块银锭,不可能看不到!

  可是,地面上干干净净,不见半点迹象!凤瑶皱起眉头,方才并未瞧见有人靠近,银子哪里去了?莫非,有人趁机悄悄捡了便宜?毕竟,方才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

  此间破旧的院子,位于陌水村外围,只有一条羊肠小路可以到达,不可能是陌生路人寻来。多半,是陌水村的村民听着动静摸了过来。

  时间过去不久,应当还能追上。思及此处,凤瑶抬脚欲追。谁知,脑后传来一阵晕眩,不由得顿住脚步,扶着脑袋闭眼晃了晃。

  “娘亲?你怎么了?”眼看凤瑶闭目摇首,豆豆吓得小脸都白了:“娘亲,你站着别动。”说罢,迈着小短腿,往屋里跑去。未几,抱着一截木桩走出来,吃力地来到凤瑶身边:“娘亲,你坐下歇歇。”

  凤瑶低头,看着豆豆。脏兮兮的小脸上,黑黑的大眼睛里满是惊恐。不知怎的,心中一软:“我没事。”

  相较于前世,这副身体确实柔弱了些。凤瑶拂衣坐在木桩上,望着破败的小院,有些怔忪起来。凤氏死了,还有豆豆为她难过。可是自己死了,又有谁会伤心?记忆的最后一幕,是沈从之怜悯的眼神。

  他们结发七年,历经风风雨雨,却为何在她出任务三个月后归来,设下圈套枪杀她?

  望着怔怔发呆的凤瑶,豆豆局促地捏着手指,小脸上满是担忧:“娘亲,你不开心了?是不是豆豆不乖?”

  软软的声音,唤得凤瑶回神,摸摸豆豆的脑袋:“没有。”顿了顿,“豆豆很乖。”

  他还不知道,他真正的娘亲已经去了,被沈云志的走狗害死了。

  沈云志,凤瑶眸光森寒,狼心狗肺的东西,娶了陌水村最漂亮的姑娘,吃干抹净后,带着人家辛辛苦苦攒的银钱进京考试,待得金榜题名,却送来一纸休书!这却罢了,竟又污人清白,指亲子为野种!

  但凡他有一丝人性,便做不出这样的事情!莫非全天下姓沈的都叫她碰见了?想到此处,一股恨意从心底深处涌上来,凤瑶分不清是凤氏的,还是她自己的。

继续阅读:第3章 银子的下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