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捕鱼
上官熙儿2019-12-03 02:042,184

  记忆中,沈云志是细细的丹凤眼,五官虽然算不得多么精致,但是组合到一块,偏偏显得极为迷人。不笑的时候有些冷峻,笑起来时便如春花初绽,端的是一副好样貌。

  凤瑶低下头,只见豆豆虽然闭着眼睛,但是仍然看得出大大的双眼皮。眉形细长,漆黑如墨,便如那雾气缭绕中的一抹青黛。嘴巴虽小,却不似沈云志那般极薄。小的时候,豆豆生得像凤氏多一些,如今渐渐长大了,竟慢慢不似了起来。然而却愈发俊了,又带着一股说不出的贵气……

  难道,豆豆果真不是沈云志的孩子?凤瑶心中一惊,随即甩掉这个念头。凤氏从未曾与别的男人好过,也只同沈云志做过夫妻,如何会生出别人的孩子?一定是她想多了,小孩子长得快,一天一个样,说不定什么时候便像了。

  可是,一想到长大后的豆豆顶着一副沈云志的相貌,乖声乖气地喊她娘亲,便不由得一阵恶寒。算了,豆豆长大了还是像她吧。凤瑶轻轻拂去豆豆嘴角的一点残渣,继续缓缓摇动扇子。

  不知不觉,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橘色的晚霞倒映在西边,把半片天空都染成绚烂的颜色。凤瑶缓缓站起身,望着沐浴在晚霞中的破旧的屋子、不能更糟烂的家当,把蒲扇放在床脚,望了一眼仍旧熟睡的豆豆,轻手轻脚地走出屋子。

  经过两日的修养,身体已经恢复许多。不得不说,由于凤氏的辛勤劳作,这具身体在当下的女子当中算得上健康有力。只是比起前世凤瑶受过无尽训练的身体,却软弱得不值一提。

  想要恢复到前世的强度,便得需要系统的训练。而在训练之前,首先把身体恢复到最佳状态。凤瑶摸了摸脑后的伤口,最近吃的、用的全是吴氏掏的,虽然吴氏从未朝她讨还银钱,凤瑶却不愿吃闲饭。

  已然休息了两日,不如试一试,恢复到了什么程度?思及至此,凤瑶慢慢走出院子,把目光投向前方数十步开外的小河。

  陌水村因临着陌水河而命名,院子前方的小河,便是陌水河。此处河面仅有十余米,水流不急,却十分清澈。在夕阳的照耀下,水面上闪烁着金红色的波光。

  既然是河,便少不了游鱼。而鲜美的鱼汤,正是大补的美味。凤瑶左右环视一番,此处位于陌水村的村尾,寻常时候罕见人来。前后安静,唯有蝉鸣声与偶尔响起的鸟鸣声。凤瑶放下心来,围着院子走了一遭,在树枝与竹竿围成的篱笆中,挑出一根结实的竹竿,恰好头部尖尖,竟不用再费力削尖。

  把袖子挽至上臂,露出一截光洁白皙的小臂,褪下鞋子丢在院子门口,仅穿着一双白布袜子,提着竹竿往不远处的陌水河走去。

  前世作为暗人之时,凤瑶不仅擅长射击,对冷兵器也有研究。长鞭、长枪,正是凤瑶擅长的武器。沈从之曾经送给她一条黑色的牛皮腰带,仅有拇指粗,但是十分坚韧。每隔三寸,便由金属圆环连接,有些类似九节鞭。但是因为皮质华丽,制作精美,凤瑶十分喜欢,成为她最喜欢的佩饰。后来一次任务失败,子弹用尽,不得不抽出腰带迎敌,谁知竟救了她一命。往后的日子里,她更加珍惜那条腰带,直到……

  此时已经来到河边,凤瑶收回念头,把那双属于沈从之的清秀温柔的面孔深深压在心底。现在的她,已不再是从前的她。

  陌水河十分清澈,柔软的水草在河中飘摇,几只巴掌大的鱼儿穿梭其中,嬉戏耍完,并不知危机即将来临。凤瑶把裤脚挽起来,慢慢趟入水中,持着竹竿往鱼儿出没的地方走去。脚下是湿滑的淤泥,并不湍急的水流冲刷过裤腿,带来微微的阻力。凤瑶走得缓慢,而鱼儿仿佛天真不知世事,竟然仍然嬉戏玩耍。

  忽的,凤瑶目光一凝,只见那水草中间,反射出一道白亮的银光。定睛一瞧,居然是一只一尺来长的白鲢!凤瑶不禁有些激动,随即有些好笑起来,前世什么东西没吃过?这种刺多肉少的鱼种,早被她排除在外。如今一朝穿越到这个小山村,居然眼馋起来。

  那条白鲢仿佛在休息,一动不动地沉浸在水草中。在它周围,几条小鱼儿来回游荡嬉戏。凤瑶缓缓走近,还剩下一米的距离时,鱼儿终于有些惊觉,滑动着鱼鳍想要逃跑。然而已经晚了,凤瑶早已举起竹竿,快速而精准地插下去!

  哗啦!一击即中,凤瑶飞快举起手中的竹竿。竹竿的头部,一条一尺来长的白鲢不甘地挣扎着,越挣扎被刺得越深。凤瑶弯起唇角,折身往岸上走去。

  白布袜子早已被河水浸湿,踩在泥土地上,很快染上泥土脏污,再也看不出本色。然而凤瑶丝毫不在意,一只手举着白鲢,步伐轻快地往家中走去。

  豆豆已经醒了,睁开眼睛不见凤瑶的身影,坐在床上正哇哇大哭。

  凤瑶刚迈进院子,便听见豆豆的哭声,以为发生了什么,只把手中鱼儿往盆里一丢,大步走向屋里:“豆豆?”

  “娘亲!”听到凤瑶的声音,豆豆立时止了哭声,透过朦胧的眼睛看向门口。待看清娘亲的身影,呜咽着道:“豆豆以为娘亲不要豆豆了。”一边说着,一边瘪着嘴巴,等着凤瑶来哄。

  谁知等了片刻,只见凤瑶慢慢走到床前,面上一片冷峻,不由怔怔地停止呜咽。

  凤瑶站在床前,面上一片冷峻,便连那双好看的眼睛里也没有一丝笑意。

  豆豆有些不安地动了动,伸手去扯她的衣角,可怜兮兮地唤道:“娘亲?”

  凤瑶没有拍开他,只是冷冷地问:“为什么哭?”

  “豆豆,豆豆害怕。”豆豆垂下头,搓着衣角小声说道。

  “男儿有泪不轻弹!身为男子汉大丈夫,当心性坚毅,遇事不乱!”凤瑶严厉地道。

  既然接了凤氏的手,成为豆豆的娘亲,凤瑶自然而然地担负起养育豆豆的责任。豆豆由凤氏教养长大,性子随了凤氏的善良绵软,动不动便掉泪珠子。此时年纪尚幼,若是教育得当,还能掰得过来。

继续阅读:第16章 教豆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