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对峙
上官熙儿2016-06-23 01:172,343

  当初苏玲珑就是被这样的笑容迷醉,并发誓此生让他只对她一个人笑。不顾他已经娶妻生子,非要嫁他不可。痴痴地望着沈云志俊秀的面孔,柔声问道:“不知发生了何事?为何……夫君的孩儿并未被接回来?”苏玲珑问的时候,语气十分关怀。

  沈云志笑容微敛,答道:“几个奴才办事不利,改日我亲自去一遭。”

  苏玲珑的脸色变了一变,随即重新笑道:“此事不过一桩小事,如何值得夫君亲自出马?不若让我指派几个得力之人,为夫君把人带回来。”

  “此事暂且搁下吧。”沈云志没有应,也没有不应。握住苏玲珑柔弱无骨的小手,揉捏一番后,面上浮起清浅的笑容:“我还有些事要忙,待到用饭的时辰,夫人派人来叫我。”

  苏玲珑嫣嫣一笑:“如此,妾身便退下了。”抽回小手,婷婷而去。出了书房的门,盈盈的笑容便猛地一收,冷哼一声:“柳儿,回房。”

  柳儿是苏玲珑的贴身婢女,只见主子不高兴,便连话也不敢说,紧紧跟在苏玲珑身后离去。

  沈云志啊沈云志,苏玲珑银牙一咬,脚下生风,往正房里行去。如今脚跟站稳了,就不把她放在眼里了是吗?才成亲三年,没有孩子难道不是正常的吗?可恨他竟以沈父沈母盼孙为借口,要把从前跟那贱人生的孩子接进府里来!

  苏玲珑带着柳儿来到正房,往主座一坐,抬眉厉道:“来人!”无论如何,她是绝对不会允许那个贱人和贱种来碍她的眼!

  记起方才在书房里头,沈云志说话时的躲闪,心中不由升起杀机。只要他们死了,就再也没有人给她添堵!

  纵然凤瑶的胸中丘壑万千,本事无数,奈何身子不给力,也不得不躺在床上休息了两日。这两日多亏了吴氏送来的大米和鸡蛋,家里才没有断了炊。凤瑶在心中暗道,日后发达了,必不忘今日吴氏待她的情谊。

  凤瑶认真养着身体,并没有急着往朱氏家里去。谁知两日后,吴氏却来了,眉飞色舞地道:“好消息!宋长生被打了!被人扔在村口,断了一条腿,朱氏正在哭天抹地呢!”

  “什么?”凤瑶猛地坐了起来,眼珠子一转,立刻起身下床:“嫂子,我们去要银子!”

  本来凤瑶打算多休息几日,养足精神再去。既然天公作美,让宋长生出了这档子事,却便宜了她!顿时决定提前行动,穿上鞋子拉着吴氏便往外走。

  吴氏被她拉着往外走,忍不住道:“妹子,你这会儿去,她会给吗?”随即想道,就算不给,趁机恶心朱氏一把也值了!没有再多说,跟着凤瑶的脚步往外走去。

  “娘亲!娘亲!”豆豆正在院子里玩凤瑶给他雕刻的积木玩具,见状连忙跟了上去。凤瑶本想让他留下来,又怕沈云志的人再来,便招了招手让豆豆跟上。此时,宋如海的家里,一家子人全都为宋长生的悲惨遭遇而伤心哭叫。

  “程氏!把银子还来!”忽然,吴氏的大嗓门在院子里响了起来。

  “喊什么喊?”朱氏肿着眼睛从屋里出来,瞪着吴氏道:“你喊什么喊?谁欠你银子?”视线一转,落在凤瑶身上,顿时露出深深的鄙夷与厌弃:“你来做什么?没事少添乱!滚出去!”

  前两日吴氏从家门前路过的时候,高声说道:“哎呀,可怜的凤妹子,身受重伤躺在床上,没有饭吃也没有水喝,爹娘却都不管呀,多么可怜!作为嫂子的我都看不过去啦,家里再穷都舀出一碗米给凤妹子送去!”

  此时,凤瑶来的目的,朱氏已经了然——必是听了吴氏的蛊惑,来朝她要粮食来了!却一点儿也没想过,凤瑶是来讨回程氏偷走的银子。

  在她的心里,程氏不可能拿了凤瑶的银子,即便是拿了,凤瑶也该老老实实认下才是。哼,都是吴氏,蛊惑凤瑶来要粮食,着实可恨!

  “弟妹手中拿着我十两银子。归还了我,我立刻便走。”面对朱氏嫌恶的眼神,凤瑶丝毫不为所动,不疾不徐地道。

  朱氏不由得稀奇起来,往日凤氏从来不敢直视她,今儿有吴氏撑腰,竟胆子大起来了不成?心中不快,猛地喝道:“凤氏!你好大的胆子!讹到老娘身上来了?”

  若是从前的凤氏,听了朱氏这一声喝,定然颤微微地垂下头。可是,如今这副身躯里面,住着的人是来自现代的凤瑶。常年生活在暗处之中,见过的大场面不知凡几,岂会被一个小小的村妇吓到?

  朝前一步,声音清冷如寒泉:“沈云志派人给我送来十两银子,当作这些年我养育豆豆的补偿。我与那些人讨价还价时,银子不甚丢落在地,被弟妹拾了去。”

  “你胡说!”程氏从屋里冲了出来,站在朱氏身后,指着凤瑶尖声叫道:“你们那么多人,眼睛都瞎啦,怎么可能叫我拾了银子?少来污蔑人!”

  “弟妹,咱们不是说好了,银子暂存你处,过些日子我再问你取?”凤瑶皱眉,面上有些疑惑,有些不相信:“你莫不是不想还我了吧?那可是沈云志给豆豆的银钱,你不能昧了去!”

  “谁跟你说好了?明明是你不肯收,被那些人打晕了,我趁机——”程氏猛地住嘴,眼中闪过懊恼,恶狠狠地道:“我没有见什么银子!”

  果然是个没城府的蠢妇,三言两语便诱得她漏了馅儿。凤瑶声音微微拔高,质问道:“弟妹,你当真不肯还我?”

  朱氏不由狐疑地看向程氏:“你当真拿了她的银子?”凤氏虽然懦弱不堪,但从小是个迂腐性子,倒是从来不曾欺骗人。

  银子早被宋长生赌干净了,哪里还有?便是有,程氏也不会认,当下一口咬定:“我说没有,就是没有!”

  吴氏看不过去了,拉下脸道:“我说弟妹,你这样可不厚道,都是一家人,你怎么能这么狠心?那银子是给豆豆的,你也是当娘的人,怎么能昧下娃儿的钱?”

  “谁看见我拿啦?无凭无证,少来污蔑人!”程氏自恃做得隐蔽,愈发胆子壮起来,竟仰起鼻孔冲凤瑶道:“难怪沈云志要休了你,自己不做活,没有饭吃便来讹人银子,这种不要脸的事你竟做得出来?你不嫌丢人,我都替你丢人!”

  打人不打脸,若换了曾经的凤氏,听了这一番话,只怕当场便要哭出来。程氏的恶毒,令吴氏顿时愤怒起来:“到底是谁好吃懒做?程氏,你可真不要脸!”扭过头欲劝凤瑶,“妹子,别听她胡说八道……”

继续阅读:第10章 无耻程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