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狠狠一击
上官熙儿2019-12-07 03:022,257

  程氏哼了一声,细长的三角眼斜了起来,看向凤瑶得意地道:“算你识趣。”她就说嘛,凤氏向来是个软柿子,想怎么揉捏都成,怎么有胆子来闹事?定然是吴氏搓窜的,看向吴氏便没了好脸色:“这是我们家的家事,如今已经解决了,你们打哪来回哪去吧!”

  凤瑶却没有看她,纤细的身姿站得笔直,毫无从前的畏畏缩缩,漆黑的眼睛里仿佛漫不经心,又似乎闪烁着点点森寒:“怎么说我也是这个家门走出去的女儿,如今女儿有难,请娘资助一些,娘不会不答应吧?”

  朱氏一愣,有些不高兴地道:“你想要什么?”

  “我的头受了伤,要看大夫,要花钱抓药。受伤的这段时间,我不能下田干活,也不能做绣活,田里就请娘帮忙照看。”凤瑶一边说着,一边打量朱氏的神情,“那十两银子就不用弟妹还了,借我二两银子吃药便成。至于娘,让我扛一袋粮食回去就行,养伤的日子,我和豆豆就靠这个了。”

  借她二两银子?说是借,到时候还不是有去无回?朱氏顿时跳脚起来:“没门!”指着凤瑶的鼻子,破口大骂:“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已经不是我们老宋家的人了,怎么好意思再从我家搬东西?”

  家里的一砖一瓦,一瓢一盆,全都是朱氏留给儿子宋长生的。一听到凤瑶的要求,朱氏简直恨不能劈死她:“滚出去!狼子野心的东西!成日惦记娘家的东西,你有手有脚怎么不自己去做活?”

  “既然凤妹子已经不是老宋家的人,二婶怎么还整天搜刮凤妹子的东西?若非二婶搜刮得干净,凤妹子又怎么会没米下锅!”吴氏忍不住道。

  “她吃我们家喝我们家这么多年,我要她点东西还不应该啦?”说到这里,朱氏的腰杆硬气起来,指着凤瑶骂道:“你说,要不是我们收养你,你是不是被野狗吃了?哪还能活到现在?救命之恩,你是怎么报答我们的?如今你哥哥还伤着,你不说照顾他,居然还要断他的粮!”说着,一拍大腿,竟然嚎啕哭了起来:“天啦!不能活啦!这世道做点善心事,怎么就这么难啊!我们活生生养了条白眼狼啊!”

  见过无耻的,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吴氏气得浑身直哆嗦,可怜的凤妹子,怎么被这样的一家人收养?正要为凤瑶讲话,忽然手臂被拉了一下,转头一看,只见凤瑶给她使了一个眼色,不由得愣住了。

  朱氏嚎啕大哭,越哭越伤心,仿佛真有那回事似的。凤瑶则按住吴氏,一声不吭地站在旁边,冷眼瞧着朱氏做戏。

  此时,程氏站在一旁也十分稀奇,莫不是凤氏真的改性儿了?然而她却不着急,朱氏是不会给凤氏粮食的,她才不出头做这个坏人。便也站在一边,冷眼看着朱氏嚎啕。

  朱氏哭了半晌,没有人搭理她,不由心想,难道凤氏被她羞辱走了?睁开眼睛悄悄打量,不意落在一双沉静的黑眸中,蓦地愣住了。

  原来她哭了半天,是给人看猴戏啦?反应过来的朱氏抹了把眼泪,恼道:“凤氏,算我看错你了!你就是一条喂不熟的白眼狼,我们养你这么多年,你不仅不思报答,竟然还害我的长生!若不是你把银子交由程氏拿着,长生岂会去赌?”

  真叫打狗不成,反被狗咬一口。凤瑶心中冷笑,面上却一派平静,反问道:“您觉着我这条命,值多少银子?”

  “你?”朱氏皱眉抬头,上下打量一眼,虽然不明白凤瑶为何如此问,却不肯放过踩她的机会,毫不客气地道:“你值得什么银子?残花败柳,名声不洁,若要卖了,也就值几个铜板罢了!”

  朱氏说出这番话来,也不怕人心寒。凤瑶眼底冰冷,唇角却浮起笑容:“既然您说我只值几个铜板,那么我来跟您算一笔账。我从三岁开始下田干活,七岁就已经独当一面,十五岁出嫁,算起来做了八年农活。我一个人出的力,顶两个人的力气,一年下来,至少也挣个三五两银子。如此算来,便给家里挣了四十两银子。”

  “我十岁开始卖绣品,一年下来能挣个六七两,五年下来便是三十两。宋长生赌输了被人追到家里来,您为了还钱,收了沈云志三两银子聘礼,把我嫁了出去,却没有给我一文钱嫁妆。我被休后,三年内您从我家里拿走的银钱、粮食无数。林林总总算下来,少说有一百两银子。”

  “我这条贱命,不过值几个铜板,可是我却为家里挣了一百两银子,您收养我是赚是亏呢?”凤瑶的声音清晰有力,这一番计算下来,所有人都呆住了。

  陌水村的人都知道凤氏能干,却从来没有想过,单单她一个人,竟这么能干!

  正在朱氏嚅动嘴巴,准备反驳时,凤瑶接下来的一席话,狠狠堵住她的嘴:“从小我吃得最少,穿得最旧,连病也不怎么生过。只有一年冬天被冻病了,家里花了二十文钱给我吃药。这些花销全部加起来,也不到十五两银子。一百两减去十五两,还剩余八十五两,您打算何时还我?”

  朱氏的脸色变了几变,却无言以对,谁叫她方才嘴快地把凤氏的命贬低到几个铜板?此时看着凤瑶,脸色阴沉得几乎滴下水:“我们救了你性命,给你吃给你穿给你住,你非但不感激,竟还问我们要银钱!算我有眼无珠,救了一条白眼狼!既然你觉着做我家闺女吃亏,那你走吧,就当我们宋家没有你这个人!”

  凤瑶清冷的眼睛盯着朱氏,问道:“您这是要把我扫地出门?”

  “哼,你这么有本事,我可不敢扫你出门!”朱氏冷道,她算看出来了,凤氏的翅膀硬了,竟然敢跟她叫板。只是,当她是好欺的吗?竟然妄想从她手里抠粮食,太也天真了!斜眼瞧着凤瑶,只道:“既然你瞧不起我们宋家,你自高飞去!”

  “您说这话,我却不敢当。我自问对宋家尽心尽力,如今有些困难,只是希望得到您的救济而已。”凤瑶道。

  朱氏冷笑一声,说道:“既然你那般有本事,何必朝我们伸手?”家里有一个好吃懒做的程氏就够了,朝凤瑶比了个手势:“从今往后,你和我宋家再无瓜葛!我们不占你便宜,你也别向我们家伸手讨要!”

继续阅读:第12章 断绝关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