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要她偿命?
莜小灵2019-12-07 03:022,503

  花念倾平日里虽很少离开自己的小院,但,去前厅的路她还是认识的。

  安嬷嬷领着她从三岔路口走向前厅,中途却是又岔开了一条道,这很显然不是去往前厅的路,反倒像是通往后院的路。后院……大多是侯府女眷的居处……

  花念倾语气冰冷,倒是让安嬷嬷愣了愣,但安嬷嬷很快就反应过来,花念倾不过是个不受宠的庶女,不会有什么前途的。

  “五小姐,老奴奉劝你还是不要问太多,侯爷和夫人正等着你呢!”安嬷嬷福了福身子,该有的礼节没有少,但眼中却是闪过几丝轻蔑。

  “父亲在后院吗?”花念倾反问一句。

  安嬷嬷眸光闪了闪,却是点头,道:“自然,老奴怎敢欺瞒五小姐!”

  撒谎!花念倾将安嬷嬷眼中的异色看在眼里,只不过,即便如此,这一趟后院之行,她还是一定要去的。

  “走吧!”花念倾敛了眼中的不悦,冷淡的说道。

  安嬷嬷有些意外的看了花念倾一眼,心中疑惑不已,她怎么觉着这五小姐有些不一样了?疑惑归疑惑,她还是小心的在前面领路。

  安嬷嬷也算是个识趣的,尽管她打心里瞧不起花念倾,但,也明白,花念倾再不济也是个主子,别的主子可以欺压花念倾,但她是奴才,断不能越矩了。

  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雪地里,花念倾觉得鞋子似乎有些潮湿了,但,总算是到了后院。后院又分为多座院落,每一座小院都有着特色,而且,比她居住的荒凉的小院大得多。

  花念倾瞧着这些小院,心中自嘲着,这待遇还真是天壤之别呢!

  安嬷嬷领着她是到了后院中的主院,也就是花正弘正室夫人姜氏的住处。

  踏入这院中,便是一股异香扑鼻而来。这院中没有种梅花,但却是种了很多品种的花卉,这大冬天的,有一部分花卉盛开,即使被白雪覆盖,却隐不住这浓郁的香气。

  花念倾禁不住皱了皱鼻子,虽然很香,但是,她却很不喜欢。

  “五小姐,夫人在屋里等你。”走到廊檐下,安嬷嬷又是领着花念倾沿着走廊绕了一段路,到了一间屋子的门前,推开了门。

  花念倾没有迟疑,迈步踏了进去。这前脚刚一踏进,就听身后“吱呀”一声,却是门被关上了。

  这里,是暗室。一般犯了错的人,都需要进暗室禁闭。

  此时,暗室中灯火昏暗,但花念倾第一眼,瞧见的是端坐在主位上的姜氏。自花念倾记事以来,见到姜氏的次数屈指可数。

  姜氏的容貌当属上佳,如今她已步入中年,但保养得很好,看上去最少比实际年龄年轻十岁。她端着一杯茶,细细的品着,眸光冷冽,看着花念倾的时候,眼中满是鄙夷。

  这暗室中,除了姜氏,还有几名嬷嬷和丫鬟,都是姜氏的心腹。

  “跪下!”姜氏冷冷的喝了一声,声音不怒而威。

  花念倾抬头,看向姜氏,满是不解的问道:“为什么?”

  “哼!”姜氏气得将手中的茶杯砸在一旁的桌面上,瞪向花念倾,道,“你好大的胆子!赵嬷嬷到底是怎么惹你了,你居然下此狠手!”

  “我不懂……夫人在说什么!”花念倾看向姜氏,眸中清亮,却是显得十分无辜。一般,庶子庶女都会唤姜氏一声“母亲”,但花念倾自小就被姜氏嫌弃着,姜氏也不许花念倾唤她“母亲”。

  “不懂?”姜氏冷哼一声,面上隐隐有些扭曲。她原以为花念倾这回是死定了,却不想竟然又活了过来,还真是命硬!

  “你杀了赵嬷嬷,杀人偿命,你不会不明白吧?”姜氏狠狠的攥着袖子,看向花念倾的眼中,淬满了恶毒的意味。

  “夫人,请问,谁看见了?”花念倾看向姜氏,认真的问道,眼底却是浓浓的讥诮。偏偏她说话的语气却是平静的,就好似心平气和的要与人理论一般。

  “赵嬷嬷是你院里的人,今夜府里的人都在前厅,只有你留在院子里,不是你还能有谁?”姜氏冷哼一声,坐实了花念倾的罪名,“老夫人从来都不喜欢你,若是知道事情的真相,只怕你就算为赵嬷嬷偿命都远远不够!”

  “今夜我没在院子里,我在三叔那里。”花念倾轻声回道,“夫人若不信,可以去问三叔。”

  “你少拿三爷来唬我!”姜氏面上阴沉一片,先前听说这丫头竟然在落梅居她就很惊讶了,如今,这丫头还真拿三爷来向她施压,可真真是可恶至极!越是这样,她越是不能留这丫头的性命!

  这些年来,府里的人没少欺负这丫头,若是被这丫头翻了身,以这丫头对府中的仇视,指不定得惹出多少事来!

  姜氏如是想着,便是毫不留情的说道:“你不仅伤人性命,还敢拿三爷来当挡箭牌,真是好大的胆子!来人!”

  姜氏朝着旁边的下人使了个眼色,便有一名嬷嬷将一只托盘端到了花念倾的面前,另一名嬷嬷跟着上前,掀开了托盘上的红布。

  花念倾看清楚了,这托盘上,摆放着一把匕首、一瓶毒药以及三尺白绫。

  花念倾眸色闪了闪,看向姜氏,似笑非笑的问道:“夫人这是要我给赵嬷嬷偿命?”

  “自然!赵嬷嬷若是个刁奴也就罢了,但她这些年来为侯府鞠躬尽瘁,可偏生被你打死了,若不处置你,实难服众!”姜氏说得冠冕堂皇,“本夫人给你留足了面子,至少留你全尸,若是老夫人知道此事,只怕……你的下场更惨!”

  除夕夜死了个赵嬷嬷,已经闹得全府尽知了,老夫人没理由不知道!原本,花正弘是要她去前厅问话,却不想,她竟是被姜氏拦了下来!姜氏其实就是不想让她出现在花正弘的面前,免得她这些年来受尽欺辱的事被花正弘发现。

  “选吧!”姜氏见花念倾半天不开口,便是冷下脸,沉声说道。

  花念倾看向姜氏,忽地便是笑开了,她轻声问道:“夫人,你要我为赵嬷嬷偿命,那当年赵嬷嬷奉你的命杀死奶娘,我应该让谁偿命?让夫人你么?”

  “放肆!”姜氏瞳孔不由得一缩,抓起一旁的茶杯,朝着花念倾砸了过去。

  花念倾眼神一闪,轻而易举的躲开了,再度看向姜氏之时,便见到姜氏气得面红耳赤。

  啧啧,脾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差,这就耐不住了?

  “花念倾,你真是好大的胆子!你居然要本夫人去给一个低贱的下人偿命!”姜氏厉声责问道。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夫人你不也要我给一个低贱的下人偿命吗?”花念倾看着姜氏的眼睛,眼中带笑的回敬了一句。

  姜氏心中大骇,她这是怎么了,一而再再而三的在这丫头面前失了分寸!左右不过一个被视为煞星的庶女,弄死了一了百了,她何必置气呢?

  姜氏想着,便是平复了怒气,转向那几名嬷嬷丫鬟,阴沉的吩咐道:“去,拿下她!将鹤顶红给她灌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世盛欢:嫡妃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世盛欢:嫡妃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