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守岁
莜小灵2019-12-07 03:022,437

  萧承珏往前走了一段路,发觉花念倾没有跟上,顿了脚步,他回头瞧去。

  路灯之下,花念倾看上去十分柔弱,她的脸之前是刻意涂了些胭脂,掩去了本来的颜色。但此刻,她的脸上却是一片苍白,即便是艳丽的胭脂也遮掩不住。

  她眉头紧蹙,紧紧捂着胸口,看上去痛苦不堪,像是一片凋零在雪地里的枯叶一般,没有生机。

  萧承珏心头一紧,忙迈步走了过去,一把扶住她:“你怎么了?”

  她抬头看向萧承珏,虚弱的笑了笑,“没事”两字还没吐出,眼前便是一黑,失去了意识。

  萧承珏抱起花念倾,朝着落梅居的方向走去,这一次,脚步是急躁的。

  “三爷,这是怎么了?”周叔站在门口等候萧承珏归来,却不想瞧见萧承珏抱着昏迷的花念倾回来,当下大骇,急忙问道。

  “去请府医来。”萧承珏当下吩咐道。

  “好的。”周叔毫不迟疑,转身便是要离开落梅居,可应下之后,他忽地想起来,今儿是除夕,府医不在府里。想着,周叔回转身,说道:“三爷,今儿是除夕,府医不在。”

  “那去外面请,立刻!马上!”萧承珏管不了那么多了,花念倾如今在他怀里,他怎么着也不能让她有事。

  “好,老奴马上就去!”周叔也不再啰嗦,一路小跑着离开了落梅居。

  萧承珏直接将花念倾抱去了自己的房间里,放在了床上。伸手抚在了花念倾的额上,很烫很烫。萧承珏禁不住蹙眉,先是拧了块毛巾来,敷在她的额头上。

  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忽然就这样了?

  萧承珏也很是纳闷,平日里,他也就会处理些小病小痛,花念倾这突如其来的病痛,他还真是理不清楚。

  他正纠结着,花念倾却是醒了过来。

  眼睛一睁,满目的陌生,花念倾便是惊坐了起来,直直吓到了一旁的萧承珏。

  萧承珏走过来,问道:“你怎么样了?”

  花念倾茫然的转头,看向萧承珏,这才意识过来,这里,应该是落梅居。

  她松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道:“我没什么大碍。”

  只不过刚刚含了一口鹤顶红,到底还是沾上了一些毒性,怪只怪花念倾这具身体实在是太弱,这么点毒都承受不了!换做是从前,就算她真的把整瓶鹤顶红喝下去,也没什么大不了!

  “到底怎么了?”萧承珏蹙眉,有些不悦的问道。

  刚刚看花念倾的状况,真的很严重,如今,她竟然就这么轻描淡写说“没什么大碍”?

  花念倾看了萧承珏一眼,低下头,撇了撇嘴,道:“灌了口鹤顶红,喷了夫人一脸……刚刚,应该是残留的毒性上来了吧!”

  “自己喝毒药去喷别人一脸?”

  花念倾点了点头。

  “你傻么?不会直接泼她一脸吗?”萧承珏无奈,就没见过这样的,欺负人还把自己搭进去的,是要他夸她蠢吗?

  “噗……”花念倾很不厚道的笑了,原以为,三叔会觉得她对长辈不尊敬,没想到他更狠!居然让她直接泼人一脸!

  想着,花念倾抬头看向萧承珏,又是忍不住笑笑。

  “三叔,你这样是不是不对啊?你不是应该责怪我目无尊长吗?”花念倾眨了眨眼,问道。

  “尊长?她也配?”萧承珏一点面子也不给姜氏留,在这整个府里,能被他放在眼里的,大约也只有花正弘、老侯爷、老夫人了。只不过,老侯爷镇守边疆,如今并不在侯府。

  花念倾觉得心情愉悦极了,姜氏的确不配为长辈!

  “等会周叔带大夫来,让大夫给你诊治一下。”萧承珏想了想,又是告知了一声。

  花念倾皱眉,道:“可不可以不看大夫?”

  “你体内有残留的毒素。”萧承珏认真的提醒她这样一个事实。

  “久病成医,三叔,我可以自己给自己看病的。”花念倾认真的说道。

  “你?”萧承珏显然有些不信。

  “自然!”花念倾忙点头。

  说起来,从前,她是天下第一毒医的关门弟子,但她极少展示医术,就连那个人,对她的医术也不大了解。如今,重活一世,她没有了尊贵的地位,也没有了武功,倒不如从医术着手,卷土重来。

  萧承珏看着花念倾的眼睛,觉得她并不是在说谎,可越是这样,他心中的疑惑就越强烈。

  这……真的是那个懦弱无能的花念倾吗?

  “三叔,你不信我吗?”花念倾看向萧承珏,出声问道。

  萧承珏回过神来:“不是,随你高兴吧!”说完之后,萧承珏顿了顿,又补上了几句:“不论你怎么做,我都不会干涉,但,‘倾心’……我势在必得!”

  花念倾缓缓笑开,道:“三叔放心,我既然答应你了,就一定说到做到!”

  原以为萧承珏多少是有些怜惜她,如今看来,萧承珏不过是为了“倾心”罢了!这样也好,是交易,公平公正,不存在谁欠谁,等拿到“倾心”,他们之间也就什么都不算了!

  萧承珏不再多言,正要开口,外面却是响起了巨大的声响,好似是烟花的声音。

  “子时了。”花念倾喃喃自语道。

  到了子时,城中家家户户都会放烟火和鞭炮,这是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候,是为“守岁”。

  萧承珏蹙眉,他其实不大喜欢这么吵闹的环境,但他看向花念倾的时候,却发现花念倾的表情有些哀伤。一时之间,萧承珏竟是有些心软。

  “到外面瞧瞧吧!”萧承珏说道。

  “好。”花念倾忙笑开了,掀开被子,便是急急的下床。

  萧承珏看她这急躁的模样,心中暗叹着,到底是个没长大的小女孩,对这些倒是欢喜得紧。见花念倾欢脱的跑了出去,他顺手拿起挂在一旁的披风,也跟了过去。

  鞭炮声不断,烟火也不断,整个皇城的天空都被五彩的烟火覆盖的,此消彼长,格外灿烂。

  花念倾站在雪地里,面向的是皇宫的方向,那边放的烟火,比普通百姓放的要更绚烂夺目。她瞧着,思绪一时间飘得很远。萧承珏走来的时候,便是看见那样一副美好的景象。

  花念倾静静的站立着,安静得像是一座雕像,恬静、美好,动人心魄。

  萧承珏走了过去,将手中披风披在她的身上,他可不想,她的毒还没解,等会又着凉。

  “三叔,谢谢你,陪我守岁。”花念倾侧头看向萧承珏,温柔的笑着,就连声音,也是温柔的。

  烟火闪耀着,将她的容颜映得格外温柔,即便她这张脸涂得乱七八糟,但在这一刻,萧承珏竟然一点也不觉得难看。

  他别过眼,看向满是烟火的天空,那一朵朵绽放的烟花,将他的思绪也带去了远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世盛欢:嫡妃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世盛欢:嫡妃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