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慕容小宝2020-02-08 13:492,399

  外面,已是绿草覆地,阳光明媚。

  屋子,盖在了半山之腰,上下都是嶙峋的石壁。虽上下有些烦琐,却能更好的预防猛兽的攻击。

  看着仙境一般的峡谷,苏流的心中,涌起一股酸涩。

  我还活着,我苏流还活着。

  心底,一个充满着希望的声音不断地撞击着她的神经。一切,都是来得那样的突然,又是那样的柔美。

  蚩龙打来一盆水,放到木头凳上,轻唤道:“流儿,过来洗脸。”

  苏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慢慢地走过去。

  紧张地憋住呼吸,慢慢地朝着木盆中探去。

  身体中的血开始翻腾,一颗心脏几乎要从喉咙中跳了出来。她慢慢地睁开眼睛,盆中,出现了一张娇媚的脸。那一张带着几分稚气的脸上,竟然变得无比的细嫩柔滑。这绝对不是一张普通之人能有脸,纵然是那九天之上落下的仙子,也会黯然失色。

  “这,这是我么?”轻轻地抬手摸着光滑的脸颊,抬头朝着蚩龙看去,喃喃地道:“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是不是在做梦?”

  蚩龙把手上的粗棉布放到水中浸透拧干,轻轻地擦着苏流的脸,笑道:“你当然不是在做梦,从今以后,我是你的哥哥,你是我的妹妹。哥哥会永远的照顾好你,不受欺负,也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

  苏流点了点头,张开双手紧紧地抱着蚩龙,幸福的泪水顺着脸蛋慢慢地落下来,拼命地点了点头,道:“你是我哥哥,是我最亲的人。”

  蚩龙擦去苏流脸上的泪水,笑道:“妹妹不哭,娘很快便烧好鱼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苏流点了点头,蚩龙的手,是那样的有力,被这样的一只手握着,似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激发着她的神经。就连胆子,似乎都变得大了起来。心中的阴霾开始逐渐消散,她知道,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变了。就连那微微吹过的风中,都带着令人沉醉的温暖。

  蚩龙拉着苏流的手朝着后山跑去,钻进一个石洞,匍匐走了数十仗的距离,竟然是一片宽阔平坦的平地。那平地是一块突起的巨石形成,在巨石的边缘,是万丈的悬崖。蚩龙拉着苏流在悬崖边的石头上坐下,指着对面的树林兴奋地道:“日后哥哥进山打猎,你便可以在此等候。此地虽然与恶林距离只有数十仞,可是有万仞的悬崖阻隔,野兽也万不能过来。”

  苏流兴奋地看着对面的深林,只见那深林中不时有羽毛鲜艳的巨鸟飞过,铺满落叶的地面上有无数小巧灵活的动物飞窜而过。

  她紧紧地拉着蚩龙的手,道:“那深林中有老虎么?”

  蚩龙点了点头,笑道:“有,当然有了。”说着,双手覆在嘴上,发出一声尖锐的啸声。

  林中飞鸟发出一阵惊叫之声,朝着半空中飞窜而去。

  随着一阵冷风吹过,一只色彩斑斓的猛虎猛然窜出,咆哮一声,站在对面的石头上朝着二人张开血盆大口。

  苏流惊恐地拉着蚩龙的手,道:“哥哥,你若是碰上猛虎,那该有多危险。”

  蚩龙呵呵一笑,道:“放心,哥哥自然有办法脱身的。而且不是每次都会碰上猛虎,倒是那花豹,能上树,对付起来有些棘手。”

  苏流吃惊地看着蚩龙,这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在面对着猛虎的时候,竟然没有丝毫的怯意。到底要有多强大的意志,才能成就这样一颗如此霸气的心。

  苏流点了点头,道:“那,那我们的父亲呢?怎生不见他人?”

  蚩龙的脸上,闪过一丝阴暗,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苦笑道:“父亲在三年前出去打猎之时,碰上了花豹。他原本就残缺一腿,最后葬身豹口了。”坚毅的双眼放出两道寒冷的光,冷冷地看着对面的深林。

  苏流轻轻地摇了摇蚩龙的手,低声道:“哥哥,你日后出去,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否则,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出去的。”紧紧地拉着蚩龙的手,生怕这样的温暖,会像曾经的宵灵一般,转瞬即逝。若是能给她一样东西,又无情的夺走,那么倒不如一开始就不要给她希望。那样的绝望,就像是带着倒刺的尖刀,狠狠地扎进心中,又无情的抽出来。

  蚩龙点了点头,蹲下身子轻笑道:“放心,哥哥一定会保护好自己,我怎生会舍得放下你这个妹妹不管?”

  林间传来一声清脆的口哨之声,蚩龙拉着苏流的手,笑道:“娘已经做好了饭,我们回去吧。”

  说着,拉着苏流的手穿过石洞,朝着屋中跑去。

  屋中,妇人已经烧好了鱼汤,盛装在粗大的石碗中。乳白的鱼汤,散发出诱人的鲜味。一个精致的木碗中,竟然盛着金黄色的粟米。

  在苏府,这些东西都是下人所享。可是现在,竟然如此诱人,看着那金色的粟米,情不自禁地吞下口水。

  蚩龙将那粟米塞到苏流的手中,道:“你快吃,尽量的多吃些才能恢复身子。”说着,拿过铜炉中的烤甘薯,掰成两半,递给妇人,道:“母亲,我们也吃吧。”

  妇人笑咪咪地盛满一碗鱼汤,放到苏流的面前,笑道:“流儿慢慢吃,多喝些鱼汤。明日一早让哥哥去猎只獐子回来,那烤獐子更好吃呢。”

  苏流抬头看见蚩龙和母亲的碗中并无粟米,放下手中的碗,低声道:“难道,家中并无多余的粟么?“言罢,脸上浮出一抹红晕。想来是自己饿昏了头,竟只顾自己一人大吃。

  蚩龙摇头笑道:“粟米多的是,只是哥哥还未曾取回。日前我猎了一头鹿,送与镇上的林府,还有半石粟未曾带回。”他伸手拍了拍苏流的头,安慰道:“妹妹尽管吃,等你身体恢复了,哥哥才能教你抓鱼啊。”

  苏流点了点头,眼见妇人细心地挑着鱼刺,将剔好的鱼肉放到自己碗中,连忙道:“母亲,休要对孩儿如此的见外。有福同享才像是一家人啊。”

  说着,将鱼肉和粟米拔到二人的碗中。

  “好,好。”妇点着头,高兴地道:“没想到流儿如此懂事,蚩龙日后可要向妹妹多多学习才是啊。”

  蚩龙大口地吃着番薯,点了点头,道:“那是,妹妹是九天落下的仙子,蚩儿自当照顾好她,还要多多向她学习才是。”

  妇人满意地点了点头,朝着苏流道:“其实,为娘先祖齐侯与苏家颇有交情,只是后来朝纲紊乱,世道变故,才会变得疏远涣散。如今你既成我女,想来也是天意了。”

  苏流拉着齐氏的手,点头道:“母亲与哥哥都是老天送与流儿最好的礼物,我曾还骂老天无眼,只望天帝能原谅流儿一时语生,日后能保我一家三口平安幸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猎俊天下:至尊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猎俊天下:至尊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