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慕容小宝2020-02-08 13:491,600

  青山,绿水。

  灿烂的阳光,照过缭绕的薄雾,焕如仙境。

  乌发白肤的少年,黑亮略曲的头发用一根黑绳束起,散在脑后。身上,穿着斑斓的虎皮简衣,粗布的裤管,紧紧地绑在鹿皮鞋子上。

  此时,他握着木把钢叉,剑眉下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睛定定地看着水面。少年的样子不过十五六岁,可是脸上却带着与年龄不符的深沉与冷俊。那灿烂的阳光,依然覆不住那一脸的冷酷。微像是经历过无数的杀戳,生与死于他来说,都不过是湖面上随意扬起的涟漪,悄无声息的来,又悄无声息的走。

  微波轻动,碧绿的湖面闪过一抹轻红。那少年目光一闪,手中的钢叉流星一般的飞了出去,随着一阵水花飘起,一条闪耀着艳目红光的鲤鱼被准确地钉到叉上。少年的脸上露出一丝轻笑,嘴角边勾勒出一抹自信的冷笑,那冷笑中带着无比的高傲。飞快地脱下身上的毛皮衣服,纵身朝着钢叉上翻滚的鲤鱼游去。

  少年单手持叉,轻快地游上岸边,抬手抹去脸上的水珠,轻笑道:“鱼儿啊,你竟如此的肥美,难道是知道妹妹体弱稀寒,需要补补身么?”提起妹妹,那冷俊的脸上顿时灿烂了不少。确实,这样的一个少年,应该是充满着阳光之气的。少了那一分的老成,让他的一张脸显得更家的英气逼人。

  少年说着,从钢叉上取下鲤鱼,顺手抓过地上的一把杂草,从鲤鱼的腮间穿过,拎在手上。轻轻地舒出一口气,朝着林间走去。

  偏落的半山之腰,散落的几间木屋。

  想必,是那少年的家。

  苏流从梦寐中慢慢清醒过来,她依稀的记得,宵灵那尖锐的獠牙无情地刺入她的脖颈,似乎带着无穷无尽的热量,如同澎湃的巨浪,将她的整个身子包围。深红的眸子中,两道淡红的泪水,染红了他双颊那雪白的绒毛。可是此时,那刺骨的寒冷已然不在。身体似乎被一层温暖包裹,如同沐浴在温暖的泉水之中。

  努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躺在一张铺满兽皮的木床之上。粗木精制的屋中,一盆碳火发出透人心髓的温暖。

  “难道,我还未死?”若是死了,怎会感受得到如此的温暖?而且,所有的记忆怎么会如此的清晰?抬手摸了摸脖颈,没有丝毫的伤痛之感,更无疤痕。似乎,就连皮肤,都不像是曾经那般的干枯粗糙。

  苏流慢慢地坐起身子,环顾着四周。

  这似乎是个普通的农夫之家,墙壁上挂着几块不知名的兽皮。几件简单的青铜家具却擦拭得一尘不染,散发出暗绿的明亮。

  随着支呀一声,厚实的门被推开。

  苏流一阵惊恐,连忙拉过被覆在身上,只露出一双惊恐绝望的眼睛。

  门外,走进一个健壮的少年。看着床上的苏流,俊俏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喜,惊道:“妹妹,妹妹醒了。”顾不得手中的还在欢蹦乱跳的鲜鱼,将鱼和叉子扔到地上,风一般地跑到床前,轻声道:“你终于醒了,我就知道你会醒过来的。”那紧锁的眉头逐渐松开,变成了温暖而醉人的微笑。

  苏流紧紧地抓着兽皮被角遮住自己的脸,发出一声轻呼:“你,你不要过来。”这个阳光一般的少年,脸上竟带着灿烂的微笑。若是看到自己的样子,怎么不会被活活吓死。

  少年长长地舒出一口气,似乎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道:“难道,是我吓到了你么?你不要怕,你看,我给你一抓的鱼。”

  说着,走到门口拎起那鲜红的鲤鱼,柔声道:“一会让母亲炖汤给你补补身子,你昏睡三天了,我就知道你会醒来的。”他放低了声音,只道是自己吓到了床上的人儿。

  苏流吃惊地看着眼前的少年,看样子不过十四五岁,她慢慢地探出头,似乎怕吓坏了他,轻轻地道:“你,你不怕我么?我怎生会在这个地方?”她在苏府十六年,见过的无不是奢华和高贵。见了少年的样子,忽如深夜一梦。

  闻言,少年那俊秀的的脸上,又露出一丝轻笑,道:“好妹妹,这三天以来,你都是靠着哥哥的鱼汤才恢复过来的。”抖了抖手中鱼,道:“这鱼,是山间深潭所产,几乎都吸取灵气精华,可是大补之物啊。”

  苏流坐起身子,定定地看着少年,道:“你为何不害怕?”难道,是少年深居山中,怪兽异虫见的多了,才不被自己面容所吓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猎俊天下:至尊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猎俊天下:至尊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