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忽略章节型)
慕容小宝2020-02-08 13:522,193

  月初一见,吃惊地脱口而出:“狐尾?”怪不得一见便发现那蚩龙的身上带有妖气,想来是那宵灵在元神归天之前将自己的一尾留在了蚩龙的身上。

  苏流慢慢地站起来,冷冷地看着火曜神君,道:“你若敢伤我哥哥分毫,我定不会饶你。”紧紧地抓着匕首,朝着火曜神君慢慢地举起。

  火曜神君猛然一惊,只见苏流的身上五条紫气迅速地游动,一股寒气扑面而来。随即发出一声惊叹,道:“你竟有如此强大之龙气,若非成仙,定是一劫。”迅速地后退数步,沉声道:“你休要动怒,本神是为救你等而来。”

  苏流扶起蚩龙,只见他的脸色苍白发青,就连呼吸地微弱得几乎要停止。怒道:“你摔伤我哥哥,还敢说救我们?”

  火曜神君道:“你有所不知,那男孩之身被灌了狐妖之气,我只是把那妖气拔出,并未伤到他。”长长地舒出一口气,看了看手中的狐尾,道:“四年之前,此男被豹子所伤,性命垂危,正好被狐妖元神碰见,便灌入一尾元神,虽然保得他一时性命,却也魔化了他的身体。本神及时揪出妖尾,只是不想让他变身魔道。”

  说完,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倒出一颗药丸递到苏流的面前,笑道:“只要他服了我的续命断玉丸,便无事了。”

  苏流接过那红色药丸,只见药丸周围似乎绕着一层金红色的光芒,迟疑地看了火曜神君一眼,道:“你确定不是骗我?”

  火曜身君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本神连天帝都敢骗,可断然不敢骗你。”他在心里黯道,那续命断玉膏乃本神至宝,五百年才修炼成一颗,若不是为了引渡于你,怎生舍得浪费在此凡人的身上。

  那月初一见,开心得几乎笑出声来。在天界,火曜神君是出了名的小气。不想那视如生命的宝贝竟然给了一个凡人之身,那小老儿必定要数夜难眠了。

  苏流迟疑一下,朝着火曜神君道:“若是我哥哥有个三长两短,纵然是追到天廷,我也断不会放过你的。”

  火曜神君强忍着怒火,暗道:那打伤火龙一帐,等你升仙了再与你算。此时若是苏流吐他一脸口水,也只能忍着自己擦干了事。

  那蚩龙服下红丸,脸上的苍白瞬间消失,整个人顿时精神了起来。苏流轻声道:“哥哥,你没事罢?”

  蚩龙点了点头,道:“我没事,只是感觉整个身体不似自己,有些酥软。”

  那齐氏一见,双眼一瞪,直直地倒了下去。

  蚩龙惊呼一声,道:“母亲。”连忙扑了过去。

  那齐氏无力地吐出一口气,道:“蚩儿,一定照顾好流儿。为娘先走一步了。”说完,双眼一闭,双手无力地垂了下去。

  苏流惊恐地看着齐氏,朝着火曜神君道:“你救救我娘,求你。”

  说着,朝着火曜神君跪了下去。

  随着苏流的一跪,似乎整个大地一阵颤抖。火曜神君叹气道:“生死早有天定,那齐氏寿终正寝,阳寿已尽了。”说完,无奈地摇了摇头。

  苏流双目一寒,冷声道:“你身为天神,难道还救不了一个凡人么?”她慢慢地站起来,厉声道:“你若是不救,这笔帐我会记着,有朝一日,我若能超越于你,必定让你付出代价。”

  火曜神君一听,几乎被气个半死。此女竟然如此霸道,那妇人分明是阳寿已尽,自己如何能救?若是救了,自己触犯天条不说,恐怕天帝那边也不会饶过自己。

  咬了咬牙齿,强忍住心中的怒火,讪笑道:“不是本神不救,而是真的无法施救于她。不过本神倒可以传话于轮回司,让她转世于富贵人家,日后定能享受那荣华富贵了。”

  苏流慢慢地闭上眼睛,脸上闪过一丝冷笑,高高地举起手中的匕首,朝着火曜神君冷冷地吐出一个字:“滚。”

  火曜神君深呼吸几次,抬头朝着月初看去。只见他一脸坏笑地看着自己,脸都气得变了颜色。脸上那一阵阵的赤红,几乎要烧了起来。

  讪笑一声,朝着月初道:“我看两位的根骨像是修仙之人,正北方向有我老友清修之地。若是两位能安心修行,他日定能飞身成仙了。”

  月初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笑道:“多谢天神指点,若真能飞身成仙,日后定随于天神,效力于天界。”

  火曜神君无奈地长叹一声,使用御念之术朝着月初道:“日曜小儿,我等在天宫之上见你可怜,我特地下来助你一臂之力,你休要幸灾乐祸。那引渡一事你最好加紧日程,天帝都在看着呢。”

  月初此时也无法使用那御念之术,只能苦笑着点了点头。此苦差从一开始便是错,看来只能错到头了。只是日后有蚩龙拖了后腿,恐怕要更费事些。不过那火曜神君既说了正北有修仙之地,想必是其他三候已作了准备,若是能顺利达到,那肯定要快得多了。

  火曜神君看了看苏流,同情地看着月初一眼,叹气道:“本神走了。”想这紫龙脾气如此霸道蛮横,这日曜小儿在她身边也断然不会好过。想到此,火曜神君那失去一颗宝贝的郁闷之心顿时平衡了不少。

  随着一阵香风,那巨大的身体飘向七彩的云朵,瞬间消失在半空之中。

  蚩龙用叉子在地上挖了个坑,四人合力将齐氏葬好。

  回头看看那化成灰烬的木屋,蚩龙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哽咽着道:“母亲,家没了,你也没了,日后要孩儿怎生是好啊。”

  苏流抱着蚩龙,轻声道:“哥哥,别难过,你还有我。”想到老父冻死囚车,心中一阵悲痛,突然仰天发出一声悲戚的怒吼。

  那天空之中犹如一声炸雷,只震得山谷都有些晃动。

  月灵吃惊地看着苏流,只见她的双眼中带着怪异的杀气。似乎,只要她一悲伤,那杀气就会越来越浓。她走到苏流的身边,轻声道:“那天神说正北有清修之地方,此地已无法容身,不如我们一同前往吧。”

  蚩龙冷冷地摇头,道:“我不走,我生在此地,纵是死也要死在此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猎俊天下:至尊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猎俊天下:至尊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