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慕容小宝2020-02-08 13:522,447

  落日之际,木屋中散发浓郁的粟米香气。

  蚩龙果然没有骗苏流,那房中的石斗之中,真的装满了金色的粟。

  几个野菜,一大石碗的鲜鱼汤冒着浓浓的热气。

  金色的粟,盛装在木碗中,如同蒸熟了的鱼籽一般,饱满中带着诱人的清香。

  苏流开心地道:“哥哥,日后你若到镇上去,一定带上我。让我也去见见世面才是。”她虽然曾是苏家四小姐,却从未出过深闺。对外界的一切,懵懂如同婴儿。

  蚩龙呵呵一笑,道:“当然,哥哥前些日子眼见一头年老的花豹,看样子是身老体衰了。只等再过些时日,便能轻易的猎了。那毛皮除了能给你做双鞋子外,定能卖个好价钱。”说着,冲着苏流露出神秘的一笑。

  齐氏的脸上,带着几分苦笑,挑了些鱼肉放到苏流的碗中,柔声道:“流儿,为母深知道你绝非凡人。可是你年龄尚小,若遇突发之事,定不能自保。所以你就不要让为母担心,休得胡乱跑动。这山中多有恶兽,若是离了这陡石之地,十分的危险。”

  苏流认真地点了点头,笑道:“母亲放心便是,流儿至多到深潭边捕捞些鱼,只等日后学些身手,再随哥哥出去不迟。”

  齐氏赞许地点了点头,慢慢地扭头看着蚩龙,脸上带着威严的神色,厉声道:“蚩儿,流儿如此懂事,你呢?”

  蚩龙身子一抖,黯道不妙。苏流连忙低下头,大口地吃着粟。

  齐氏见蚩龙低头不语,长叹一声,道:“为娘知道,你年过十六就要承担起这个家不容易。可是,你变了,真的变了。自从你父落身豹口之后,你的心中似乎装满了仇恨。”两串热泪落下,苏流连忙站起,抬手轻轻地擦去,心疼地道:“娘,你别怪哥哥了,好吗?”

  齐氏点了点头,努力地挤出一丝微笑,道:“我们当年搬离凰城,便是为了躲避那战争之患。若是留在城内,蚩儿到了二八之龄,必然被要被征丁为兵。此地纵有猛虎,可没有了杂税,若是多加小心,也比枉死沙场的强啊。”

  蚩龙点了点头,脸上带着沉着的微笑,道:“母亲放心,孩儿自知男儿有撑天之任。断然不会让母亲和流儿受到伤害。”

  齐氏无奈地摇了摇头,道:“蚩儿,为娘能感觉到你的杀气越来越重。为娘知道,你从豹口中脱生,受了惊吓。还亲眼看着你父亲落身豹口。可是,一个男子杀气太重,终归不是好事。你能明白么?”

  蚩龙点了点头,低声道:“孩儿明白。”

  齐氏伸手摸着苏流的头,道:“流儿不是凡户人家之后,也断然不可能永远的留在荒山。为娘只希望你身为兄长,不但要保护好她,还要给她树立榜样才是。”说着,轻轻地敲了敲桌子,沉声道:“你们今日去了恶林了,是么?”

  蚩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点头道:“是。”

  齐氏的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道:“你们杀了那花豹,是么?”

  蚩龙点了点头,道:“是。”

  齐氏轻叹,道:“那恶豹该杀,可你们不该带着一颗复仇的心去打猎。仇恨,会让一个人迷失本性,大则祸及天下,小则毁灭自身。”

  苏流吃惊地看着齐氏,道:“母亲,我们身居荒山,打猎也是为了生存啊。若是我们一时大意,也便成了花豹的口中之食了。”难道,杀了那害人的花豹,倒成错误了么?

  齐氏摸着苏流的脸,轻笑道:“你还小,很多事情你都不懂的。”抬头看着蚩龙,道:“蚩儿自从上次回来之后,整个人都变了,似乎变得嗜杀。一个人,不管在什么时候,嗜杀终归不是好事的。”

  苏流摇头,道:“若是不杀,我们只能等死啊。”杀豹,不过是为自保。想在这深山之中,少一头恶兽,便少一分危险。

  齐氏长叹,苦笑着摇头,道:“你们快快吃罢,那鱼汤都快冷了。”说着,站起来拍了拍蚩龙的肩膀,笑道:“好好想想为娘的话,我先去休息了。”

  苏流奇怪地看着齐氏慢慢地走了出去,凑到蚩龙的耳朵旁边,轻声道:“哥哥,难道母亲知道我们杀死了花豹,反倒不开心了?”

  蚩龙的脸上,闪过一丝冷笑,道:“母亲是太过善良,她是不希望我们杀气太重。想那恶兽残噬人命,她还有此善意,实是不该。不管她了,我们赶紧吃罢。”

  苏流点了点头,道:“也是,那猛兽不杀,我们岂不是要被它吃了?想来母亲也是太过善良。”

  蚩龙点头轻笑,道:“只是没想到流儿如此厉害,一出手便要了那花豹的命,就连哥哥都有些佩服啊。”他张嘴几口拔下碗中的粟,低声道:“等母亲睡了,哥哥便传你些防身之术。世道险恶,除了猛兽之外,还有比花豹还狠毒的人。”

  苏流激动地道:“太好了,我若会些武艺,不但能保护好自己,还能保护母亲。”说完,连忙吞下口中的饭,轻笑道:“我们去后山那平地之处吧。”

  两人收拾好碗筷,轻轻地朝着后山跑去。

  夜色深浓,微风凉爽。

  蚩龙和苏流坐在悬崖边上的石头上,看着对面的深林。

  清凉的月色,轻轻地照在两人的身上。

  苏流的心中,涌起一阵浓浓的暖意。靠着蚩龙的背,几乎能听到他那有力的心跳。

  所有的一切,是那么的幸福。

  她真的希望一家三口就这样幸福的活下去,没有了纷争,没有烦恼。似乎,只要一切都变得简单,那么幸福也会变得简单。奢望的越少,活得就会越轻松。

  蚩龙仰头看着璀璨的夜空,轻声道:“你相信天上有仙人么?”

  苏流呵呵一笑,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既然这个世界上有妖,那么就一定有仙人了。”

  蚩龙的双远,定定地看着天上的星辰,叹气道:“也许有一天,你便会到了那天上。到那个时候,你便会知道有没有仙人了。”他拍了拍苏流的头,正色道:“在你的心中,有没有永远都无法忘掉的一个人?”

  苏流沉重地点了点头,黯然道:“有,当然有。他是为我而死的,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他一面。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她抓着蚩龙手,急道:“你告诉我,妖会死么?”

  蚩龙肯定地摇了摇头,笑道:“不会,当然不会。就是死了,也会一样的活在人的心中,不是么?”似乎,他能看透苏流的心。就好像他知道苏流心中那个永难磨灭的烙印。

  苏流的脸上,带着几分失望,摇头道:“我说的不是那样,我此时只希望他能平安,就好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双手托着下巴,茫然地看着深林。

  蚩龙呵呵一笑,道:“难道哥哥在你的心中,不那么重要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猎俊天下:至尊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猎俊天下:至尊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