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另择他路
一缕相思2016-06-06 13:182,161

  宸王轻叹一声,心想不说实话的话,是骗不了这个丫头的,索性摊开了说道:“简单,因为我深爱的那个女人在太子身边,而太子却惦记着你,所以我要是能把你娶了,也算是替自己报仇了。”

  容菀汐记得听初夏八卦过,好像宸王深爱着丞相府那个庶女多年,不过不知为何,那个女人后来跟了太子,这么看来,宸王要娶自己,确实还说的过去。

  “怎么样?这个理由够了吗?”见容菀汐不说话,风北宸问道。

  “宸王殿下,如果你能救出我爹,我怎么报答你都行,可以不要成亲吗?”容菀汐什么都可以舍弃,只是不愿意拿自己一生的幸福做赌注,她这一生都想安静的过,根本就不想守着这个牢笼般的京都。

  “除了这个,本王还真没什么感兴趣的,天色不早了,我的提议你想一下,要是实在不愿意去太子府,那就去宸王府找我,给我一个答复。”

  说完宸王转身离去……

  只剩下心情万分复杂的容菀汐……

  无论是太子还是宸王?都不是她的良人,她喜欢的那个人,笑起来如阳光一样温暖。

  她喜欢的那个男人是个盖世英雄……

  回到将军府的时候,已经是晌午了。

  “小姐,您没事吧?”初夏立刻迎上来。

  容菀汐失魂落魄的摇摇头……

  “小姐,你还没用膳吧,我让知秋去吩咐厨房那边弄点吃的。”

  “不用,我不饿。”容菀汐颓废的跌坐在椅子上,轻声问道:“刑部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有是有,不过……?”初夏脸色不太对劲,欲言又止的样子。

  容菀汐抬头看了丫鬟一眼,有些无奈,“初夏,你什么时候也变得吞吞吐吐了,都不像你了。”

  初夏听罢,咬了咬嘴唇,说道,“刑部那边传来消息说,老爷谋反罪名落实,七日后要在午门外斩首。”

  “什么?”容菀汐再也坐不住了,嗖的一下起身,整个人脸色惨白。

  她自小失去母亲,只有一个爹爹相依为命,爹爹为了她多年不曾续曲,连一方侍妾都没有,甚至去边关都要带着她,如今马上就要安享晚年了,却还要被斩首示众,这怎么能接受的了。

  容菀汐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身子摇摇欲坠,跌坐在了椅子上……

  “小姐,小姐,您怎么了?”初夏被吓得魂飞魄散,立刻搀扶住小姐。

  “我没事。”这三个字,容菀汐说的有气无力。

  “初夏,给我那件七彩罗裙拿出来,我要出去一趟。”

  “小姐,您都奔波一天了,明儿在出去吧。”初夏心疼的看着主子。

  “一刻都不想耽误,必须救出我爹。”容菀汐知道,她只要晚一分,爹爹可能就要多受一分苦楚。

  随后,容菀汐喝了一杯水,换上七彩罗裙上了马车。

  “小姐,咱们去哪?”将军府车夫小心翼翼的问道。

  沉默许久,容菀汐才缓缓说道:“宸王府。”

  是的,两者选一,她最终选择了宸王,无论宸王是报复太子爷好,是为了气秦颖月也好,动机是什么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之间没有爱,这样最好,以后没准相看厌倦的时候,还能赐她一纸休书,到时候依旧是自由之身,可是太子那里不同,且不说太子为人如何,以后太子一旦继承大统,她再不济也是一个妃子,那时候想要脱身就难了,对于后宫嫔妃来说,最后的归宿不是皇陵就是冷宫。

  容菀汐是聪慧的,她权衡了利弊之下,决定答应宸王的提议。

  宸王府内

  风北宸看见容菀汐的时候,是没有一丝惊讶的,他似乎早就料到了容菀汐会来。

  “我想好了,我答应你的条件,你快点救我爹出来。”

  “好。”风北宸答应的也是极其痛快。

  “那我先走了,等我爹出来,我会履行诺言的。”

  “你放心,你爹明早肯定毫发无伤的出来,容菀汐,留下来陪我……。”风北宸的话还没有说完,容菀汐皱眉:“宸王殿下,我已经答应嫁给你,你就这么等不及了吗?我现在还是未出阁的女子,在这里过夜的话,以后就算做了宸王妃,也是要被说闲话的,到时候你也脸上无光。”

  宸王一怔,随后爽朗一笑,“过夜?你想太多了,我是说,你留下陪我吃个晚膳吧,就当庆祝一下我们合作愉快。”

  容菀汐一听是自己误会了,脸颊不禁的红了起来,很是尴尬。

  虽然她没什么心思在这里用膳,不过宸王已经答应救出她爹,还是不要太驳了人家面子就是。

  最终,容菀汐留下跟风北宸一起用了晚膳。

  而另一边,太子府的人,等的却已经是焦急不堪,他以为,容菀汐一定会来,因为这是她唯一的出路。

  可是他没有想到,容菀汐已经把自己的命运赌在另一个男人身上了,而那个人,不是他。

  纵然他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也有着想得却得不到的女人。

  这时,女子轻快的脚步声响起……

  太子满脸欣喜,抬起头,看见的却是自己的侍女,顿时喜悦全无。

  “殿下,该用晚膳了。”

  “滚。”

  太子莫名震怒,吓得整个府邸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这位爷迁怒自己。

  夜色已深,眼看容菀汐还没有来,太子有些按耐不住,冷冷的开口,“容菀汐,给你机会你不要,过了今晚我会让你下跪求我上你的。”

  次日清晨

  太子刚刚起床,管家急匆匆来报;“殿下,容将军出狱了。”

  太子闻言,眼皮一跳,“谁准他出狱的?”

  “据说……是太后娘娘亲自下的口谕。”

  “不可能,皇祖母怎么可能干涉这件事?”太子显然不信,太后虽然位高权重,但是幽居深宫多年,连选妃都不参与,更别说朝政了。

  “奴才听说……是宸王殿下跟太后娘娘求的情。”

  “什么?是风北宸?”太子此时此刻,面色无比的阴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步步倾城:噬心皇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