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快意恩仇
灯下无语2020-01-15 08:073,607

  “熊……”

  司空易六脉暴动之下,灵力沸腾,一掌劈出,星火弥漫。

  火焰罡气!

  炙烈的高温,使得四周的空气迅速扭曲。

  这霸道的一掌,如天外流火一般朝着陆争猛烈暴击,所向披靡。

  更加诡异的是,这一记碎空掌似乎夹杂着些许的吸附力,使人不由自主的往那火焰罡气上撞去。

  “这是……灵爆气旋?”

  当场,某个眼尖的弟子看出了端倪。

  气旋,那是碎空掌修炼到大成境界才会出现的一种现象。

  一掌劈出,形成一个强烈的气流旋风,将敌人给拉扯进来,不得逃避。

  这种罡气笼罩镇压的感觉,陆争不久前才体过。

  地下室那个神秘女子,气场笼罩之下,令人动弹不得。

  司空易的灵爆气旋,和神秘女子的气场颇有相似之处。

  当然。

  无论从实际效果,还是到威慑力方面,这二者都相差甚远。

  摩云步!

  陆争不慌不忙,催动步法。

  这气旋虽然将陆争笼罩住,但他身影虚浮不定,根本无从捕捉,其效果也就大打折扣了。

  毕竟,这套步法是摩云天尊的杰作。

  摩云天尊当年能和南明剑圣游斗一百多招,步法造诣已经是登峰造极。

  而且。

  气旋毕竟不是气场。

  气场密不透风,能够隔空搬运江水,且滴水不漏。

  而气旋则处处都是缝隙,只要步法高绝,完全可以钻空子。

  陆争的摩云步,已经修至“来去无息”的大成境界,可谓见缝插针,这道气旋根本封锁不住他。

  唰!

  只见他几次腾挪,突破气旋,闪身避开了烈火罡气。

  “不可能……”

  司空易瞪大眸子,哑然失色。

  他这一掌气旋强烈,哪怕是修炼了“清风步”的姜柔都躲不开,只能选择硬碰硬。

  凭你一套中品步法,如何能躲开?

  司空易震惊得无以复加。

  原本,他是料定这一掌铁定能够重创陆争的。

  可他哪会明白,这摩云步真正的来历到底有多么深奥神秘。

  “这次轮到你了。”

  就在司空易大脑短路的刹那,陆争欺近而来。

  如法炮制。

  陆争抬手就是一拳,直接朝着对方心脏,狠狠砸去。

  司空易虽然有所防备,但距离实在太近,很难闪躲。

  而且。

  他方才六脉齐发,灵力毫无保留的施展,正是一个旧力刚去新力未生的间歇期。

  哪怕他做出了反应,也根本无力抵挡陆争这一拳。

  轰!

  一声沉闷巨响,司空易再次被击飞了出去。

  这一次,他肉身的打击更加严重,纵然有护身法宝,但物理伤害却也避免不了的。

  被这记重拳击中,司空易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要震碎了似的。

  “斩星式!”

  陆争趁胜追击,手臂一甩,一道凌厉剑芒破空爆射。

  又是一拳一剑?

  同样的手段,同样的招式,陆争这是要干嘛?

  “难道,他不知道司空易依旧能够躲开么?”

  见状,许多弟子都是一头雾水。

  “还来这招?这次,你连老子一根毛都伤不到。”

  司空易虽惊不乱。

  冷笑间,他反手一掌,朝着地面轰去。

  嘭!

  气劲猛烈冲击,借助着反冲力,他整个人高高跃起。

  这一次,他腾空高度更高,陆争的剑芒一闪而逝,却连他的皮毛都没有刺中。

  正如大家所料,陆争这一剑,对方早有戒备,很轻松就躲过了。

  “你的招都用完了,受死吧!”

  司空易冷笑一声,碎空掌催动到极致。

  他整个人如鹰隼一般,俯冲而下,打算给陆争致命一击。

  “受死的人是你,蠢货!”

  可就在这时,陆争邪魅一笑。

  他手指一勾,那原本飞出去的短剑,如有灵性一般,半空急转,顿时杀了一记回马枪。

  直刺司空易!

  “这是以气御剑?陆争剑法大成了!天啦……”

  人群沸腾,齐齐惊动。

  “不好……”

  司空易察觉到危机,猛的一扭头,浑身汗毛都炸起来了。

  只见一道森寒剑光,如毒蛇一般飞速迫近而来。

  可惜。

  他此时离地腾空,没有借力点,又不懂御空飞行,避无可避之下,顿时成了活靶子。

  咻——

  剑芒一闪而没。

  在无数道惊恐的目光之下,一柄短剑直接刺入司空易后背,穿透了他的丹田。

  “啵!”

  众人当场听到了一声闷响,就好像皮球被扎破了的声音。

  丹田一破,灵力溃散。

  司空易如中了箭的飞鸟,直坠而下,轰隆一声狠狠摔在地上。

  “司空易……就这么败了?”

  山谷上,众弟子呆若木鸡。

  陆争第一次出手,只是在试探对方的底子,知己知彼。

  第二次招式重复,一方面是为了让对手有所放松警惕,另一方面,是自身求变,出其不意。

  如果陆争以新的招式对付司空易,对方必会全神戒备,发展成一场缠斗。

  真正打起持久战来,最终吃亏的还是自己,毕竟对手修为更高。

  可要是以用过了,且又不奏效的旧招进攻,司空易在心理变化上就会有所不同了。

  他会理所当然的以为,同样的招式对自己没有效果。

  恰恰在他放松警惕之际,陆争招式一变,杀了一个回马枪,而司空易招式用老,便也只能当活靶子了。

  要知道。

  陆争才刚刚修成“以气御剑”,这个秘密,任何人都不知道。

  唯一的知情人卫炎,已经被陆争拍晕在狩猎谷中。

  这个关键变数,才是此战的胜负手。

  当然,陆争的战术运用也是十分重要的。

  看似简单的重复招式,却是彼此的心理博弈,每个微小的变数,都能影响最终的战局。

  有些修为高深的弟子,也能看出这其中的道理,对陆争也是刮目相看了。

  司空易这一战,输得不冤!

  “嘿!还真想不到,六合盟也有吃瘪的时候。”

  “这家伙还真是厉害,才入门两个月,就击败了司空易。”

  “六合盟垄断了外围的雪妖,让我们落不到好,现在却输了个精光,这就是罪有应得吧!哈哈,真是痛快!”

  ……

  看到六合盟受挫,不少围观的弟子,倍觉畅快,心中的阴霾也是一扫而空。

  司空易辛辛苦苦斩获的几百颗雪妖之心,这次全都输给了陆争。

  并且。

  就连六合盟的脸面也输掉了,自己还险些被废,真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陆争,你……好歹毒,你竟想废我修为……”

  司空易浑身颤栗,忍着剧痛,仇深似海的盯着对方。

  丹田破碎,若不能及时医治,就有被废的风险。

  “你伤了我朋友,我就让你十倍赎罪,这是你应得的。”

  陆争轻描淡写的冷笑。

  同时,他手指一勾,短剑拔出,飞回到他手中。

  司空易身躯剧烈的抽搐,撕裂般的剧痛,直接让他昏死过去。

  “司空师兄……司空师兄……”

  “快送司空师兄去就医!”

  六合盟众人慌了神。

  几个弟子手忙脚乱的抬起司空易,匆匆离去。

  “别人我不管,你……给我留下!”

  陆争目光如电,盯着人群中的石虎,冷冷一笑。

  石虎身子一僵,哭丧着脸,战战兢兢的转过身来。

  他想浑水摸鱼,跟着大家一起溜走。

  方才,他连抽林川十几个大耳刮子,这笔账陆争怎么会忘记?

  既然陆争已经得罪了六合盟,连司空易都打了,还在乎多教训一个人么?

  “陆师弟,我……”

  石虎一脸蜡白的望着对方,显得手足无措,浑身不自然。

  “刚才,你抽耳光抽得爽么?”

  陆争一步步朝着对方走去,他每踏出一步,身上的杀气就强烈一分。

  这种气势震慑,让石虎双腿发软,险些直接跪了下来。

  “我……我错了……”

  “求饶的话就不必说了。是你自己来?还是要我亲自动手?”

  一想起林川刚刚受的屈辱,陆争就怒火难平。

  “我自己来,自己来……”

  石虎倒也识趣。

  “你抽了林川多少下?”陆争冷冷道。

  石虎吞了口唾沫,努力回忆着。

  “十……十几下吧!放心,我一个不少,全都抽回来。”

  “十倍!”

  “啊?”石虎一怔。

  “你抽林川多少下,你十倍的抽回来。就在此地,就在此时,我看着你抽。”

  陆争一脸冰冷,慢条斯理的说着。

  此刻,石虎的内心是崩溃的。

  但他也不敢有什么怨言,否则下场只会更加凄惨。

  “我抽,我狠狠抽……”

  石虎笑得比哭还难看。

  众目睽睽之下,当真就开始狠狠抽着自己耳光。

  他明白,自己抽得越痛,陆争就越能解气,陆争气消了,自己才能幸免于难。

  啪啪啪……

  十几个大耳刮子下去,石虎立刻变成了猪头脸,看得不少人都是一哆嗦。

  石虎的下场虽然惨淡了点,不过,却也没有几个人同情他,这都是他咎由自取。

  相反,陆争此举,倒是得到了不少人的默默支持。

  甚至。

  大家还产生了一种想法:如果自己也有一个像陆争这么仗义的朋友,那该多好?

  管你什么六合盟。

  管你什么外门三杰的接班人。

  但凡伤害我朋友,触碰了我的底线,一律不饶。

  陆争此生追求,不就是为了换一种活法?为了一个快意恩仇么?

  等石虎抽完了一百多记耳光,早就痛得昏死过去。

  而这时,陆争也将赌战赢得的战利品,收入囊中。

  “从六合盟赢来的雪妖之心,再加上我原来的五十颗,一共足足三百六十颗,这些足够兑换最好的疗伤灵药了吧!”

  陆争自言自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凌天剑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凌天剑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