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触逆鳞者,死!
灯下无语2020-01-16 16:013,708

  狩猎谷,密林深处。

  一条人影四处闪现,神出鬼没。

  “斩星式!”

  咻——

  一道银芒划破虚空,带着逼人的杀气,直追一头雪豹而去。

  雪豹的速度,比雪狼还要快上一个层次,堪称“短跑之王”。

  寻常剑法,根本斩杀不到雪豹。

  不过。

  这道剑芒,似有灵性一般,就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把控着,御空追杀,如跗骨之蛆。

  居然已经到了“以气御剑”的境界。

  雪豹再怎么逃窜,始终摆脱不了这道剑气的笼罩。

  “嗷呜……”

  终于,伴随着一声惨嚎,雪豹被一柄短剑钉死在了树干上。

  “落星剑诀,终于修炼大成了。”

  陆争随手一招,那短剑便自动飞回到他掌心。

  就好像手掌和短剑之间,连接着一条无形的锁链一般,能够隔空御剑。

  “加上这一颗雪妖之心,正好凑足五十颗整了。”

  陆争拍了拍腰间的战利品,沉甸甸,很有分量。

  五十颗雪妖之心,能够换取十枚“雪灵丹”,用来开辟剩余的灵脉,绰绰有余了。

  此外。

  陆争还有一颗“雪蟒之胆”,极具价值。

  如果拿到市面上去卖,又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不过,最让陆争满意的,还是修为上的突破。

  这三天,陆争不眠不休的厮杀磨练,“摩云步”和“落星剑诀”已经先后步入大成境界。

  步法和剑法的突破,让陆争的战斗力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倘若再花些功夫,将这两门武技配合得天衣无缝,那就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了。

  “三天前,在风雪崖上,我还敌不过司空易。可现在……”陆争冷冷一笑,“若再遇上他,必能将他压制,你信不信?”

  陆争目光一转,扫向远处的一片树丛。

  “跟了我这么久,憋坏了吧!”

  树丛深处,一个马脸少年缓缓起身。

  “居然……被发现了?我用了隐气符,你怎么可能察觉得到?”

  他有些难以置信的样子。

  “你的确隐匿了气息,不过,为了跟上我的脚步,你早就打草惊蛇了。”

  这个马脸少年修为不算差,打通了四脉。

  而且。

  他似乎还修炼了某种步法,三天来,居然能够一直紧跟陆争。

  可惜,他的步法并没有修炼大成,为了追上陆争,某些时刻,难免会弄出一些动静。

  “的确。这几天我被你的进步震惊到了,如果你愿意加入六合盟,或许,司空师兄还能饶恕你,甚至给你一个不错的职位。”

  马脸弟子处惊不乱,反而想要招揽陆争。

  当然,这只是他的一种策略。

  他知道自己不是陆争的对手,如果能成功诱骗陆争,一旦出了狩猎谷,他就安全了。

  “我修武道,为快意恩仇,你让我向司空易低头,当我白痴?”

  陆争脸色一沉,浑身气息鼓荡。

  “怎么?你还敢动手不成?”

  马脸少年警惕了几分。

  同时,他手腕一抖,将求救灵符抓在手心。

  只要他催动灵符,秋尘长老立马赶到,倒是有些心机。

  唰——

  陆争身影一闪,直接出现在他面前。

  他步法实在太快,简直就像一道鬼影。

  “什么?”

  马脸少年吓了一跳,慌乱间,连忙引动灵符。

  可等他灵力催动之际,这才意识到,手中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了。

  “蠢货!你想用这来威胁我?”

  陆争扬了扬手中的灵符,一脸冷笑。

  “连号称‘短跑之王’的雪豹都快不过我,你能快过我?真是缺心眼!”

  灵符居然被凭空夺走了?

  救命底牌一丢,马脸弟子顿时傻了眼。

  “都是司空易指使的,我是被迫的……”

  马脸少年脸色惨。

  这时,他也顾不了什么背叛不背叛了,保命要紧。

  “孬种!给我躺下!”

  陆争一掌击出,直接将对方给拍晕在地。

  若不是秋尘长老不喜私斗,他绝不会轻易的放过这家伙。

  临走前,陆争顺便将对方身上的财物搜刮干净。

  “两颗通脉丹,还有十颗中品晶石……看来,这家伙在六合盟颇有地位。”

  “司空易,你派人跟踪我,图谋不轨,我早晚会让你后悔。这点财物,就当提前收取的利息。”

  陆争搜刮了丹药晶石,这才扬长而去。

  ……

  风雪崖,谷口山道。

  天色将晚,弟子们已经陆陆续续往回赶了。

  一路上,四处都是抱怨的声音。

  “这次勉强斩获了五头雪妖,第一天就斩杀了四头,可到了第二天,连个鬼影子都看不见,又不敢走得太深,哎!”

  “还是姜柔师姐和齐雲师兄够生猛,据说他们已经斩杀超过五十头了。”

  “那又怎么样?金鳞宝甲最终还不是司空易的?”

  “他有六合盟相助,外围的雪妖,基本都被他们承包了,哼!”

  “小点声,你不要命了?”

  ……

  六合盟的作风,让人怨声载道。

  可迫于六合盟的淫威,大家也都是敢怒不敢言,一肚子的憋屈。

  此时。

  司空易一行人就守在谷口处,很多弟子都不敢靠近,绕着路走。

  “天色也不早了,陆争这家伙怎么还不出现?”

  石虎摸着下巴,自言自语起来。

  “卫炎那边有消息没?”司空易问道。

  “卫师兄一直盯着那小子,也应该回来了啊?”夏悠悠蹙眉道。

  “难道出岔子了?”

  “要是卫师兄被发现,我们的计划就落空了,这小子躲着不出来,可怎么办?”

  六合盟众人都骚动起来,有种不祥的预感。

  “不可能!我赐了一道隐气符给卫炎,那菜鸟如何能察觉到?”

  司空易脸色微微一沉。

  “咦?那不是川胖子么?他跟陆争关系最好,找他来问问便知道了。”

  石虎眼尖,一下子在人群中发现了林川。

  当然……

  林川这种水缸体型,想不被人发现都难。

  “川胖子,这边来……”

  石虎高声呵斥。

  林川一怔,看到是六合盟众人,就知道八成没什么好事了。

  “虎哥,这例钱不是都交了么?”

  林川也不敢不去,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岔开话题。

  “废什么话?你知道我们想问什么,老实交代,少一顿皮肉之苦。”

  石虎上前,一把揪住林川的衣襟。

  “我问你,陆争人在哪?”司空易沉声道。

  “司空师兄,我真不知道啊!我跟陆争都是单独行动,一开始就不在一起。”

  林川倒没有说谎。

  不过。

  就算他知道陆争的下落,也不会出卖朋友。

  “不知道?”

  石虎怒了,抬手就是一耳光。

  啪——

  刺耳的脆响声,顿时引来了不少人的驻足围观。

  林川半边脸迅速肿胀,口鼻间,鲜血四溢。

  “现在知不知道?”司空易语气冷漠。

  “不知道!有种你杀了小爷。”

  林川忍着屈辱,气得浑身发抖。

  司空易嘴角一抽,他缓缓转过身去,背对着石虎摆了摆手。

  这是让石虎随便处置对方的意思。

  石虎也是跟打了鸡血似的,一脸兴奋之色。

  “那菜鸟人在哪?是不是从别处逃走了?”

  “我——不——知——道——”

  林川一字一顿,死死咬牙。

  “好你个死胖子,嘴硬是吧?我让你嘴硬,抽死你这头死肥猪……”

  啪啪啪……

  石虎毫不手软,狠狠抽了十几个耳光。

  林川很快被抽成了猪头脸,面目全非。

  远处的弟子们,看着都一阵肉疼。

  心想,这六合盟也太霸道了,完全无视秋尘长老的规矩。

  在这狩猎谷中,天高皇帝远,司空易的胆子自然不小。

  “还不肯开口是吧?老子让你死。”

  石虎气焰嚣张,戾气大盛,跟杀红眼了一般,居然要动用武技。

  坠石拳!

  一拳砸下,气流暴动。

  林川感受到死亡的威胁,这次,他忍无可忍。

  “潮汐掌!”

  林川低吼一声,体内灵力如潮水般狂涌而出。

  嘭!

  拳掌对接,灵力猛烈冲撞。

  石虎触不及防之下,整个人被震退两步,直接撞在了司空易的身上。

  “潮汐三叠劲?”

  六合盟众人大惊,似乎想不到林川这个脓包,也敢还手了。

  “死胖子,长本事了是吧?”

  石虎咬了咬牙,想再次出手,却被司空易给拦住了。

  司空易不怒自威,气息鼓荡间,形成一股压迫,让林川瑟瑟发抖。

  “你……给我跪下!”

  什么?

  让我下跪?

  林川彻底愣住了,众目睽睽之下,这无疑是最羞辱人的一种方式。

  “陆争打伤我六合盟的人,既然陆争不在,就只好拿你抵债。你不是讲义气么?记住,今天的一切都是陆争赐给你的。”

  司空易冷笑间,手掌一翻,一股火焰罡气猛然爆发。

  林川避无可避,被狠狠击飞而出,朝着山谷方向坠去。

  这要是摔下去,必定粉身碎骨。

  唰——

  就在此时,一条鬼影闪现,将林川的身体给托住。

  “是陆争?”

  山谷上,众人惊动。

  司空易眸子一亮,嘴角扬起了一抹兴奋的冷笑。

  “陆争,你终于出现了。交出雪蟒之胆和雪妖之心,饶你不死。”

  陆争恍若未闻。

  他将昏死过去的林川,小心翼翼的安顿好。

  林川虽然没有摔下山谷,却已经被烈火罡气灼伤,浑身焦糊,惨不忍睹!

  陆争手指微微发颤,根本不敢去触碰林川的身体,生怕碰疼了对方。

  “一报还一报,陆争,你怨不得谁,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这头肥猪的下场,是都拜你所赐。”司空易冷冷笑道。

  嘭!

  陆争的心脏,仿佛被一记重锤狠狠砸中。

  压抑了许久的怒火,如蠢蠢欲动的火山,终于抑制不住,彻底爆发!

  “我不懂什么叫做一报还一报。我只知道,谁人打我朋友的脸,我就毁他的容,谁动我朋友一根汗毛,我就脱他一层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凌天剑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凌天剑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