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果然2016-08-23 10:194,492

  秦老师看了一下手机的时间,差不多快十二点马力应该回来了,站起来正准备离开楼顶酒吧,就在这时,不远处围桌而坐的三名白人男子中的一个突然起身朝她走了过来:“看样子这位小姐打算把珀尔曼西贡中心酒店所有的饮料都尝试一遍!”这个四十来岁的白人男子指指秦老师身边的座位问,“我可以坐这儿吗?”

  白人男子坐下后和秦老师聊了起来,说酒店很少看到本地的女子出没,除非她们是……

  “妓女?”秦老师不等白人男子说完就替他说了,“你觉得我值多少钱呢?”

  白人男子显然对平时温婉含蓄的越南女子突然表现得如此坦率有些跟不上节奏,“你觉得自己值多少呢?”

  “一千美刀!”秦老师脱口而出,她知道外面范老五街上那些年轻漂亮的越南妹妹平均价格是200元人民币,她喊天价只是想让面前这个老外知难而退,同时也满足一下自己小小的虚荣心,有人对自己感兴趣说明自己还是个有吸引力的女人啊!

  “Ok,deal!”白人男子眼皮子都没眨就说OK了,指着其他两个白人男子说,“要和我们一起玩4P哦!”

  这下轮到秦老师下巴掉下来了,自己要有多性感啊,一下子被三个男人同时看中,本来心中还有无数问题:你们猜我是不是只有三十出头啊?我身上什么地方这么有魅力啊?

  可是,眼下当务之急不是满足虚荣心,是想办法如何脱身。

  “我可以去一下洗手间吗?”她微笑着起身不等对方说话就小跑着离开了,看上去确实很急的样子。

  迈着‘急急如律令’的步子跑回了自己的房间,边跑边慌慌张张回头看有没有人跟踪,要是被那些肯出大价钱的老外知道自己的房间号就麻烦了。

  “对不起,小姐,我走错房了!”

  秦老师冲进房间还没来得及站稳喘口气,身后就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此刻她背对着门站着,进来时忘记关门,自己前脚进来,马力后脚跟进来,看见一个穿奥黛身材婀娜多姿的越南姑娘的背影,还以为自己走错了房间,正想退出房间……

  “有人出一千美刀买我,一千美刀!”秦老师回眸一笑说。

  马力手上抬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今早他刚学会的几道本酒店的招牌菜,特地抬来让秦老师评价……

  看见秦老师转身朝着他摆了一个叉腰扭跨的pose,然后抬手撩头发对着自己搔首弄姿:“你说他们觉得我身上哪里值一千美元?”

  马力被秦老师的神经失常吓得差点把托盘掉地上,赶紧端正放桌上:“操,这是啥香水啊,浓得跟大粪似的,估计他们是被你身上的香水熏得分不清香臭了吧!”

  秦老师刚才还爆棚的自信心一下子被马力打击到地上去了:“昨天喊你好好跟江湖妈学做菜你老不乐意的,今天喊你好好享受生活你却忙着去学做菜!叫你上心的时候你不上,叫你别上心你偏偏要上,你这不是在犯贱吗?”

  “以前我是没有机会学习,现在有这个机会了,为什么不学呢,不学白不学,难得碰到这样的全天候营业餐厅。”马力笑着说,“咱俩到底谁在犯贱啊,不过说真心话,你穿这身衣服挺好看的,我都差点被骗了,还以为是一个越南美少女呢!”

  “真的?”

  “当然,从背后看像女神!”

  “从前面看呢?”

  “从前面看像女神经!”

  “什么,你敢再说一遍?”

  “走了,傻丫头,今天下午你就自己玩了,但是,记得千万不要玩火自焚!”马力见秦老师捏起小拳头作势要来打他,急忙溜走了。

  马力走后,秦老师坐到桌前想要品尝他亲手制作的本酒店招牌菜,问题是,今天早上她都记不清自己喝了几杯饮料,实在吃不下去,一样尝了一小口就去睡午觉,睡完午觉后实在不知道如何打发这一下午的时间。

  秦老师拿到汽车驾照已经超过十五年,可还是不敢上路,十五年前第一次上路竟然把油门当刹车踩了,后果直接导致一只流浪猫的死亡,从那天起,她就再也不敢坐进驾驶室,跟随她十五年的‘刹车恐惧症’为了马力必须在今天治愈,要不然假如马力骑车时突发状况她不能连摩托车都不敢骑啊!

  她起床到酒店附近的摩托车租车行随便租了一辆摩托,找了个临时教练教自己骑摩托(越南人民个个都是骑摩托的高手),教练是车行老板的儿子,刚上大一,老板收了钱后让会讲英语的儿子带秦老师到酒店的停车场练习,小屁孩教得蛮认真的,说好的两个小时的教学时间还白送了她半个小时,当太阳落山之时,秦老师估摸着马力也学得差不多了,这才收工回房和马力会合。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当她在酒店走道里慢悠悠地走着的时候,有人在身后喊:“姑娘,借过。”

  一听就是马力年轻有穿透力的声音,她故意不让道,本来是走直线改走弯道了,马力手上托盘里抬着下午的学习成果:一碗热气腾腾的黑色越南牛肉汤,一条炸象鱼、一盘炸春卷、一盘越式椒盐软壳蟹,一份蔬菜沙拉。

  马力怕牛肉汤泼到前面这个穿牛仔短热裤和吊带背心的潮女身上,只好耐下心来跟在潮女后面慢慢走,反正下道门就是自己住的房间了,然而,然而,潮女竟然停在自己住的房间前掏电子门卡打开了门。

  潮女回过头来望着他说:“This is not China,Please speak English 。”

  “操,又是你!”马力看着戴着太阳镜的秦老师说,“傻丫头,你可真敢穿啊!去哪站街去了!”

  马力跟在秦老师身后走进房间把托盘小心放在桌上说:“跟范老五街上的越南妹妹穿成一样的了,你以为自己才十八啊?”

  秦老师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说:“累死我了,热死我了!”

  马力看着秦老师两个膝盖上的淤青和胳膊上的擦伤下巴都惊掉了:“姐姐,为了那一千美金,你也蛮拼的啊!”

  秦老师楞了一下,这才明白了马力的话中话:“感情你以为……以为我去卖春了,还弄得满身是伤?”秦老师捂住自己的脸感叹道,“代沟啊代沟,它就是那么深,比范老五大街上妓女们的乳沟还要深!”

  开玩笑的好机会来了,秦老师决定把玩笑继续开下去,她从短裤后屁包里拿出十张百元美金扔在沙发旁的小茶几上说,“别当心,我戴套了,不会传染艾滋病的!”

  “我马力以前还真小瞧你了,你的小宇宙一爆发可以炸毁整条范老五街!”马力一脸鄙视地看着秦老师说。

  “要不咱们亲自去验证一下?”秦老师说着找了几个纸袋子把马力刚才抬来的炸象鱼、炸春卷、越式椒盐软壳蟹打好包,“这些下酒菜要坐在范老五街边的的露天酒吧边喝啤酒边吃才有感觉。”

  马力看上去整个人都不好了,完全丧失思考能力,一言不发地跟在秦老师身后进电梯,出电梯,出酒店,然后朝附近的范老五街走去。

  曾经的南越首都西贡作为一个老旧没落的资本主义大本营,灯红酒绿的资产阶级情调并没有因为被胡志明解放而被革了老命,一批一批从世界各地千里迢迢而来的人们,像月光下的潮汐一般涌进这个城市沉沦声色,企图找到旧时代里那个纸上的越南。有的人听见了杨桃树影下夜色的钢琴声,有的人看见了范老五的迷离浊世,有的人看见了不起雾闪烁着阑珊灯火的湄公河。

  确切地说,胡志明的夜生活是从范老五街开始,先去路边的酒吧点上一打啤酒,然后就这么喝着守望着,看着狭窄街道上熙攘的人流,坐在范老五老街露天吧的,更多的看上去是洋人的模样,经历了无数战火洗礼的越南百年不变的是范老五那满街挤挤挨挨坐在塑料椅上喝冰啤酒的景象,那么多人在抵达这个城市后发现,原来他们期许怀念的是那个法国人殖民时代的印度支那,是未独立前的越南,是法国人以为永远拥有最后彻底失去的西贡。

  在婉转的越南口音里,“Saigon”一词无端地多了异域风情的妖娆感,你发现自己如此轻易就回到了上世纪五六十年的复古亚洲老街道,置身于一个随热浪起伏,奔涌向前一去不返的浮世西贡。

  秦老师和马力也找了空位加入到坐街客的人潮中,这就是西贡夜生活的主流,每一天都如此受欧美游客的青睐,世界上还有哪个城市的露天酒吧如此一座难求?

  秦老师从未见马力如此深沉过,坐在自己身边完全失语了,不吃不喝不讲话,只是呆呆地看着街上行走的各色人种,好像要做一个艰难的决择,但还没有下最后的决心。

  复杂的历史因素加上杜拉斯们的渲染和观光客们赋予的期许,越南似乎成为一个隐晦暧昧之地,深陷于亚热带的热浪和旧殖民地风情的时光中被定格。而后这些暧昧延伸至今,使得范老五街的情调成了湿漉漉缠绕着旺盛哀愁和暧昧的地盘,就连一向开朗阳光的马力一踏上这条街就变得不同寻常的深沉起来,一种歌特式的忧郁深深地印在马力身上,渗透在他惨白的脸上,秦老师从来还没见过他显露这样的气质,这是一种令她着迷的气质,从身后酒吧里传来飘渺的英国乡村歌手的歌声:

  都市的夜彷徨的我们

  寻找美丽的邂逅

  前世千百次的回眸

  方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

  今生你我的相遇

  只不过是梦与梦的交错

  歌声像空气一样带着温馨的风在范老五街上空四处飘荡,此时此刻,过去与未来,真实与虚幻无从界定,做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跟谁在一起,秦老师痴痴地望着马力的侧脸,舍不得把目光从他英俊的侧脸上移开,一种恍如隔世的虚无感差点让她陷入到歌声里无法自拔,她闭上眼睛,又睁开,最终才迫使自己把目光从马力脸上移开。

  而后,点了两瓶冰镇啤酒心情大好地开始品尝马力亲手制作的几道越南特色菜,“太好吃了,如果有一点鱼露蘸着吃就太完美了。 ”

  鱼露是用海水鱼加入食盐发酵蒸馏而成的。制作方法是将鲜鱼装进鱼筐,用脚踩踏以去鱼鳞,后除内脏,洗净,装入专门用来制造鱼露的大木桶内,放入适量海盐,在木桶的下部放置一根小管导入另一空桶内,三五天后,将原空桶中的鱼汁倒入鱼桶中,待其流满后再倒回去,如此反复多次,最后流出的鱼汁便是鱼露原汁。将鱼露原汁运回家,装入大桶或大瓮中,放在炎热的日光下暴晒20天左右,就成鱼露了。鱼露的整个制造过程,共需五六个月之久。将鱼露置于阴凉干燥处,妥善保存,长年不坏。

  一句话就是海鱼晒干发酵以后流出来的液体,是越南人特别爱吃的调料。越南人把它倒在碗里,把菜拖进去蘸着吃。

  别说,马力还真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封好的小碗放到桌上,秦老师拿起装鱼露的小碗拆开封口,直接用手拿起一块炸春卷蘸了鱼露放到嘴里,“太正点了,那个酥脆,里头还是海鲜的,我这辈子遇到你简直就是走狗屎运嘛!”

  见马力仍然不说话,就开始看着眼前这个在别处难得一见的世界各地云集的背包客盛景自言自语起来:“估计没几个中国人能习惯鱼露的味道,很特别,有点臭,越南人做菜都喜欢放这个,弄得饭馆里充斥着这种奇怪的味道,连盘子勺子上都是……我觉得有点像我们中国的臭豆腐,闻着臭,吃起来是香的。”

  秦老师说着又拿起越南相当值得推荐的一道名菜炸象鱼蘸着鱼露吃,“哦,就是这么好吃……连骨头都香脆酥麻!”

  马力用眼角的余光看着秦老师“咔嚓咔嚓”连骨头都不吐把一整条炸象鱼全都吞到肚子里,然后还不满足又抓起椒盐软壳蟹开始大块朵颐,边吃还不忘发表独家评语,“我终于知道为啥老外们要不远万里从世界各地蜂拥而来,一百年来这条街天天如此络绎不绝,人来人往的原因了,是因为鱼露的味道吸引着他们……”

  说到这秦老师用食指蘸了点鱼露放到嘴里,“太像精液的味道了,气味怪异,涩中带腥,鱼的腥气是由三甲胺引起的,而精液中含有精胺、腐胺、尸胺等胺类物质,这种胺类物质让他们心神不宁,让他们欲罢不能!”

继续阅读:第13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笑不要钱(越南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