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果然2016-11-07 11:013,266

  马力照着网上的租房信息地址按响了秦弦子家的门铃,他想在自己工作酒店附近租一套房子,最近不是谈了女朋友吗,住在酒店提供的集体宿舍里实在是太不方便了。

  门开了,秦弦子望着马力说:“离下课还有三分钟,三分钟。”

  不等马力说话她重新把门关上了,马力只来得及扫了一眼她身后装饰得五彩缤纷的房间,几个四、五岁的幼儿在主人身后跑来跑去。

  马力后退了一步,这才看见门旁边的墙上挂着一块“弦子幼儿英语兴趣培训班”的招牌,四周的过道上站着五六个家长正等接孩子,感情房东把自己也当成是接孩子的家长了,或者是自己找错地方?

  他低头在手机上确认了一下门房号:“没错,就是这里啊!”

  突然有人从后面猛推了他一把:“你瞎了吗,当我是门垫还是刹车!”

  马力一个踉跄往前小跑了两步站稳,回身望着推他的小胖子家长说:“你才瞎了呢!”

  说着冲上前推了一把那小胖子家长,小胖子家长山一样敦实,巍然不动。

  马力嘴一瞥,笑了:“哥们,咱俩这算扯平了,这老师是不是姓秦?”

  小胖子家长没张嘴从鼻孔里发声:“嗯!”

  “网上那条招租信息上房东就叫秦老师,看来就这屋了,问题是……”

  “我女儿挺喜欢秦老师的,可惜了,她不再开课了,今天是最后一节课。”小胖子家长说,“看你就二十五六岁,这么年轻就当爹,你几岁结的婚啊?”

  “我不是来接孩子,是来租房子,这房子二室一厅喊的是一室一厅的价,挺划算的!下个月我爹妈要从大连来昆明看我,总得让他们有间房子睡觉啊!”

  “你长得好像鹿晗,只是没他皮肤白!”

  “她为什么要停课呢,这不是教得好好的吗?”马力见小胖子家长目光还停留在自己“好像鹿晗”的脸上没打算移开,只好没话找话问道。

  “秦老师老公和儿子前一阵子出车祸全没了,估计她想休息一段时间吧!”小胖子家长慢吞吞地说道。

  “啊!”马力张开的嘴巴还没合拢,门开了,孩子们从房间里蜂拥而出,叽叽喳喳跟着家长们走进电梯,眨眼间楼道里又回归寂静。

  “你是?”秦老师看着马力问。

  “我是来看房的,我在附近的金丽大酒店上班,我想租房。”

  “哦,就你自己住吗,进来看吧,如果你不喜欢客厅里这些花里胡哨的玩艺,就把它们拆下来扔了。”

  “没有冰箱、沙发和电视吗?”马力看了两间卧室里摆放的大床觉得挺满意,不过没有电视和沙发爸妈来了昨办,要做饭没冰箱也不行啊!

  “有啊,这不是吗?”秦老师推开厨房边储物间的门,里面塞满了各种家什,沙发是竖着放的,冰箱上放着一台液晶电视。

  “你把课桌抬进来外面就摆得下沙发了。”

  “房租非得半年一付吗,我最近手头有点紧,能不能先付三个月的?”马力随口问道,讲价成了他的一种习惯,他得尽可能把钱省下卖摩托车。

  没有比这里再便宜的了,如果找房产中介还得交相当于一个月租金的中介费,马力是通过秦老师在网上发布的租房信息找上门来的,省了中介费,就算一次交半年他也会租下来的。

  “行!”秦老师爽快地答应了。

  马力立马就交了三个月的房租和押金拿钥匙成交了。

  爽啊,有了自己的房子之后可以天天晚上和女朋友陈小青滚床单,上滚下滚左滚右滚想怎么滚就怎么滚,滚到有一天邻居来敲门警告:要是再这么肆无忌惮地哭爹喊娘他们要报警啦,马力这才把睡觉用的眼罩套在陈小青的嘴巴上压制她忘乎所以的叫床声。

  租房后的第七天陈小青下班前给马力打电话:“看来滚床单这活也是体力活,老干活不休息也不行,我是滚不动了,你呢?”

  “我也有点力不从心了!”

  第七天晚上马力和女朋友陈小青达成共识晚上不回家,陈小青去找闺密逛街,马力去摩托车俱乐部看看能不能蹭辆车过过车瘾。

  马力对摩托车的喜好超出了一般人的想像,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血液里流淌的不是红色的血液,而是黄色的汽油,只要超过一个星期没有听见摩托车引擎的咆哮声,他就会毒瘾发作像一头愤恕的公牛,看见谁都想上去顶撞两下以泄其愤,这么说吧,只有骑在摩托车上他才感觉像个男人一样是真正活着,其它时间都是行尸走肉。

  马力是80后中难得的低学历者,初中毕业就最再也不想读书了,整天只想谈恋爱、打群架、上网打游戏,最开心的事情当然是和几个小兄弟骑着摩托车带着女生到郊外撒野了,所有的憋屈都得到尽情的释放,当风从脖子吹过时,他感受到了与自由并驾齐驱的快乐,速度与激情尽在右手掌控中,从那时起他得了一种病,潜伏在身体深处的荷尔蒙就像一头找不到出路的猛兽四处乱窜弄得他浑身躁动不安,摩托车就是药,只要一骑上摩托车,心中的猛兽就开始安静下来只专注于远方的道路,其它一切现实中的烦忧都被远远地抛到身后。

  为了攒钱买摩托马力到舅舅开的餐馆里打工,当服务员能挣几个钱,只有大厨工资最高,于是他开始在旁边偷学厨艺,和他一起玩的兄弟们甚至都不知道他偷偷去厨师学校上课拿到了厨师证,其实他根本打心底里看不起厨师这个职业,顶替舅舅餐馆主厨的位置只是为了快点攒够钱买摩托车。

  爹妈硬是要逼着他回学校继续读高中,看着一米八五,十八岁年轻帅气的的儿子父亲骂道:“你要是不给我滚回去上学老子就跟你断绝父子关系。”

  “这世上不是所有的人都适合读书的,马云数学考试3分,比我还低呢,现在怎么样了?”

  “你好好去看看《马云传》,他后来是因为发愤考了几年大学终于考上本科才改变命运有了今天,你要是不读大学永远你就等着一辈子做苦力去吧!”

  “考上大学又怎么样,比尔•盖茨考上还不是又退学,最后不照样成了世界首富?”

  “还世界首富呢,你能养活你自己你爹我就阿弥陀佛了!”

  “爸,你等着享福吧,马云、马化腾、马力,中国首富的三驾马车还差一驾没有启动呢,你就等着你家儿子一飞冲天吧!”

  十年前和老爸的那场谈话之后马力留下一去不复返的背影,走了。

  这一走就走了10年,其间也回去过了几次春节,老爸早就忘了曾经说过的断绝父子关系的狠话,也没指望中国马氏首富的第三架马车会有启动的一天,他只指望儿子一生平平安安好好过日子,不要因为骑摩托车缺胳膊少腿节外生枝就阿弥陀佛了!

  十八到二十八岁,一生中最好的时光,他游走于国内的各大城市,也有试过在北京利用自己不错的外形条件做一名职业模特,换一种高大上有逼格的职业。后来发现根本就不现实,一个月有时候接不了一份活,饿死人的节奏,只好又老老实实回到厨房拿起锅铲开始炒菜。

  因为自身长相气质不错,也邂逅了不少不错的姑娘,但总是因为无法在一座城市里稳定下来,导致无法维系一段稳定的关系而错失结婚的机会。

  有时候他不喜欢在一个城市呆下去只是因为突然不喜欢这座城市了,没有原因,也没有理由。有时候是因为和上司八字不和相处不和谐;有时候是和一个姑娘分手,他觉得没有必要再在这座城市停留。

  不知不觉眼看快要把自己的青春挥霍殆尽了,而他的职业依旧定格在厨师这个令人尴尬的称呼上没有突破,只不过现在上班的地方升级为三星级酒店的厨房,职业技能证书也从三级升到一级,他对自己的厨艺向来不上心,反正也是混饭吃的手段,十年中他拥有过三辆属于自己的摩托车,几十万高价买进,然后白菜价卖出,说实在的,他的人生因为玩摩托车玩坏了,用折腾摩托车的那些钱如今他早就买了自己的房子了。

  现在来昆明遇到陈小青,现在已经是2015年年十一月,翻过年就快满29奔30岁的年纪该成个家生个孩子了。父母听说他有女朋友后,一定要来见一面催促他赶紧把婚事办了。办了就办了吧,成家立业是人生必须完成的一个任务,说真的,马力真的很想要个姓马的儿子,不知道这七天连续性滚床单会不会生产出一个小马力来,带着小马力一起去骑摩托,是他人生中最憧憬的一幅画面。

  但愿有一天陈小青会突然告诉他:“我怀孕了!”如果那样他就不必再费事求婚了。

  “那咱们结婚吧。”一切都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然而,左等右等不见小青报告怀孕的好消息,却意外的在垃圾篮里发现一个空的避孕药盒子。

  去机场接父母的时候马力想问她为啥要吃避孕药,但是最终还是把话在喉咙里来回翻滚了几次后又当口水咽回去了。

继续阅读:第2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笑不要钱(越南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