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果然2017-07-20 13:343,431

  马力硬着头皮跟着秦老师出街了,出街后马力跟做贼似的,偷眼看路人的反应,会不会有看不惯秦老师装扮的路人对她指手划脚?

  然而,走了一段之后发现并没有人注意到秦老师,路人不是形色匆忙就是各怀心事,大家为了生存疲于奔命连自己都不在乎了,谁在乎你穿什么呀?

  秦老师招手打了辆出租车去他任教的中学办辞职手续,从出租车里下来,让马力在校门口等着,她去去就来。

  马力点了根烟抽起来,不安地在学校门口走来走去,要是校长不同意秦老师辞职,环游会不会黄了?其实也没什么同意不同意之说,不就是不拿工资不来上班辞职这件事就既成事实了吗?

  结果烟还没抽完秦老师就从大门里出来了,屁股后头跟着在医院里有过一面之交的女生陈冰冰,反正现在的女生不叫范冰冰就叫李冰冰。

  “手续办妥了吗?”马力担心地问道。

  “妥了,妥妥的妥了。”秦老师让马力让一边:“我得在这大门口拍张离职纪念照,毕竟我一生最好的二十年都献给这扇大门了。现在网上不是流行最美最有才华最什么什么辞职信吗,咱们来个最二辞职信如何?”

  陈冰冰拿着苹果手机朝远处走去,秦老师则一直往学校大门侧边退,并问陈冰冰准备好了没有。

  “准备好了,五连照!”陈冰冰双手抬着手机镜头面对着学校大门蹲下道。

  秦老师开始助跑,快到大门前时起跳,就像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女军》吴琼花那样在空中劈叉,右手与左手优美地舞成90度。

  陈冰冰急忙按动快门,卡嚓卡嚓把这一刻定格在永恒里。

  马力在旁边看得一楞一楞的,揉眼睛做哭泣状:“真的要把宝宝给吓哭了!你是啥时候学会跳这种吓人的舞蹈的?”

  秦老师走过来说:“有那么吓人吗,自从我老公儿子走了之后我就开始学,不为别的,只为在挥汗如雨中忘记过去。对了,你先环中国的计划行不通啊,中国禁摩!”

  “是的,只能乡村游,不能进城,特别是大城市。”马力遗憾地说道。

  “乡村游?那咱们还是先游外国吧,你说呢,等中国解禁之后再回来环中国,说不定等我们游完世界再回来之后就已经解禁了。”

  “怎么可能,你是老板,你说了算,以前我是怕自己不会讲英语出去后抓瞎,现在有你了,我啥也不怕啦!”

  “咱们环游世界之前得让你先在国内红了才能出国,要不然出去了搞宣传不如在国内方便!如果我是你,想让自己一夜之间红遍祖国的大江南北你会怎么做?”

  “像你刚才那样做疯狂的事呗!”

  “对,刚才只是在热身!”

  “不会让我去杀人吧?”

  “必要的时候杀个把人也算不得什么大事!”秦老师吓唬马力道。

  陈冰冰在旁边抿着嘴一个劲地笑,似乎已经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了。

  “哎,你们俩别把我一个人蒙在鼓里啊,我们到底要干什么?”

  马力和陈冰冰跟着秦老师走进了附近的地铁站,等地铁来的时候秦老师向马力交待任务:“咱俩在地铁里接吻,并保证陈冰冰能拍到你我正脸的清晰图像。”

  “你要用老少恋炒作?”

  “怎么,你不同意?”

  “这也太不厚道了吧,断了我以后找老婆的后路啊!”

  “不用担心,等环游回来陈冰冰会嫁给你的,对吧,冰冰?”

  “秦老师,别拿我开涮好不好啦,人家都还没说要娶我的嘛!”陈冰冰娇羞道。

  “看见没有,你还愁娶不到老婆吗?冰冰现在读高三,咱们回来她也刚好大学毕业!”

  说话间,地铁到站,走进车箱秦老师看了一眼几乎坐满的座位找了一个拉手杆靠住,马力面对秦老师抬起左手拉住拉手杆,低头看了一眼只有一米五五的秦老师差点笑场,自己一米八五的大个子要去和一米五五的小个子对上嘴是不是有点技术难度?

  陈冰冰则走到不远处开始调式苹果手机的摄像功能。

  马力一走进车箱,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往他身上招呼,一米八五的大帅哥跟个一米五五的中年大妈面对面很亲热地站一起,那种身高和年龄上不和谐的反差足足有二十条街那么远。

  三个cosplay少女走进车箱,车门关上,地铁向下一站开去,这三个姑娘都不满二十岁,一个白发穿白色汉服,手拿木质宝剑;一个锥子脸上贴了两片蝴蝶翅膀,紫色头发紫色短裙;第三个是个圆脸的胖姑娘,蓝发披蓝色披风;三个姑娘扮装成动漫人物的造型看样子是要去参加正在国贸举办的动漫节,扮装少女们见座位都坐满了,只好站在门口,白发古装少女伸手抓住秦老师靠着的扶手杆保持平衡,抬头和马力打了个照面,随即把目光从马力脸上移开,然后又忍不住不住偷瞄了一眼,谁让你长一张帅得要小命少女杀手的脸呢。三个少女几乎是同时开步被好奇心驱使往车厢内走去,这帅小伙的女朋友背对着她们,得看看她的庐山真面目,所谓俊男配靓女组合要看看这女的到底有多靓。

  扮装少女们你推我挤从马力和秦老师身边走过,她们急不可待地把目光聚焦到秦老师的侧脸上,居然是一个四十多岁的阿姨,三个少女交换了一个惊讶的眼神,走到车箱中间找空地儿站定后再朝秦老师和马力望去。

  大妈居然恬不知耻踮起脚尖双手搂住帅哥的脖子索吻,那帅哥也不嫌大妈满脸皱纹,低头和大妈热吻起来——

  白发古装少女捂住嘴不敢相信地惊叫道:“这算什么世道啊,还让人活不活了?”

  紫发短裙少女指着秦老师脚上的红色芭蕾舞鞋子说:“我天天练舞怎么没想到舞鞋还有这样的用场呢!”

  蓝发蓝披风少女做了一个呕吐的动作:“他也下得了这口!”

  乘客们的目光本来还被动漫少女们五彩缤纷的发色吸引,但很快就齐唰唰地望朝秦老师的小红鞋了。

  少女们见自己准备了一个月闪闪发亮的造型被一个中年妇女的小红鞋抢去了风头不乐意了,白发古装少女把宝剑递给蓝发胖姑娘说:“她算哪朵残花,敢来鲜花面前秀恩爱?去,把她干掉!”

  胖姑娘拎着宝剑就朝秦老师和马力走去,秦老师马上就查觉到那股势不可挡的气势,马上停止接吻,把吊在马力脖子上的手按在他耳朵后面示意他把头转朝陈冰冰的镜头,同时自己也把脸转向镜头,不在镜头前露一下脸今天的秀就没有意义了。

  胖姑娘用剑戳了一下秦老师的腰鹦鹉学舌地说:“老不要脸的,你算哪朵残花,敢来鲜花面前秀恩爱?”

  秦老师放开马力第一时间看了一眼对面陈冰冰的苹果手机有没有在正常工作,然后一把抢过胖姑娘手中的木宝剑,放在抬起的大腿上双手按住宝剑两头用力一磕,宝剑断成了两截。

  秦老师把断剑扔地上说:“花骨朵们,在残花眼里,年龄算个屁!”然后看着马力微笑着说,“这是我们花朵与花朵之间的事,你就闪一边去吧!”说着拉住扶手杆自顾自地跳起了芭蕾舞……

  就在马力退开,胖姑娘满地找断剑之时,白发古装少女指着秦老师骂道:“老太婆,你也太嚣张了吧,敢在大庭广众之下糟蹋小鲜肉,看我们怎么把你给灭了?”说完推着紫衣少女一前一后一路怪叫着冲向秦老师,大有把敌人撕成碎片的决心和驱动力。

  只见秦老师把地铁扶手杆当芭蕾舞把手杆立起一支脚的全脚尖,抬起另一条腿做了一个优美的苏特纽,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她抬起的脚尖刚好一脚踢中紫发少女的尖下巴,紫发少女头往后一仰,撞到后面紧跟上来的白发少女的鼻子上,紫发少女捂着尖下巴叫了起来,白发少女用手擦了一下鼻孔,再一看手上的鲜血,捂着鼻子哭鼻子了。

  秦老师继续若无其事地拉着扶手杆跳她的芭蕾舞,下巴高抬,双臂渐渐张开,迎风展翅的舞姿赢得了乘客们的掌声!

  秦老师双脚交叉,半蹲弯腰向大家鞠了个躬谢幕!

  地铁到站,少女们捂着鼻子下巴哭哭啼啼地逃下车去。

  “肯定是假鼻子假下巴,要不然怎么一直捂着不敢放开啊!”陈冰冰在旁边火上浇油地说道。

  胖姑娘一手握着一截断宝剑跟在最后面:“等等我!”

  秦老师带着马力和陈冰冰也紧跟着下了车,下车还不忘回过身来与车窗内的乘客们挥手告别。

  “噼哩啪啦酱估计难红,小红鞋估计明早会上头条!”下车之后马力看着继续开往下一站的地铁说。

  秦老师放下一直踮起的脚尖:“哎呀,妈呀,累死我了。”回头望着陈冰冰交待道,“你把今天拍到的内容分别用图文和视频的方式上传到网上,标题要有连续性,明白吧,新概念作文季军小姐。”

  “明白!那我先走啦。拜拜,帅哥!”陈冰冰和马力挥挥手先走了。

  “她的大学学费是你帮她交的?”马力看着的陈冰冰的背影消失在人群里问道。

  “你怎么知道?”秦老师奇怪地问马力。

  “猜的呗,要不她怎么这么好使!”

  “看来你挺能猜的啊,既然你这么能猜,好吧,接下来猜猜我们要干嘛去?”

  “买摩托车?”这是马力眼下最想做的事。

  “哎呀!”秦老师:“你又猜……对了!走,回家我跟你好好说说你的摩托车的事!”

继续阅读:第6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笑不要钱(越南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