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去留随心
李布衣2016-07-31 18:303,070

  “臭小子,看什么,进来坐啊!”看到在门口探头探脑的秦天,病床上的韩正风笑骂道。

  “我先瞅下嫂子在不在啊,怕误闯甜蜜的二人世界啊!”秦天笑着,走到病床前,将手里拎的水果摆在了茶几上。

  “一把年纪了,哪能和你们小年轻比啊!”韩正风苦笑道,“听说你这些天的日子过得蛮舒服?”

  “我倒是舒服,就是苦了她了。”秦天叹道,“你在这里躺了一周,嫂子估计也瘦了不少吧!”

  “没事,反正欠她的多了,账多不愁。”韩正风一脸风清云淡的样子。但他的心里,却涌起了对妻子无限的柔情。她苦,不是一周一月一年的事,而是许多如一日地受苦。如果她有一丝抱怨,他的心里或许会好过一些,但她对这样的人生甘之如饴,令他总觉得心中愧疚。

  “嫂子是个难得一见的好女人,头儿你以后可要对她好点。”秦天轻语道。韩正风转业的决定,雷豹已经告诉他了。这个消息,虽有些意外,但他能理解。一个最优秀的军人,他的军旅路只会往高处走,如果前路有迈不过的鸿沟,那军旅路也就到头了。军队这个集体,要照顾这些从一线部队下来的军官是件很容易的事,但是韩正风绝对不会做一个闲人。

  “我知道。”韩正风点头,“说说你的事吧。我听说你递了转业报告,然后被豹头儿给打了回来?”

  “嗯。”秦岳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交转业报告时理直气壮的他,在韩正风提起这件事时,突然觉得有些心虚。那种感觉,就像是他亲手把韩正风对猎鹰最后的希望掐断了一样。

  “不愧是我的兵,始终与我步调一致。老人们都走了,以后猎鹰就不再是我们熟悉的猎鹰了。”韩正风笑了笑,目光飘向了窗外。

  秋阳正好,但屋子里却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寒意,韩正风沉默着,眼中有一缕淡淡的悲凉。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们终会离开的。早一些,晚一些,又有什么区别呢?”秦天自嘲道。战场上,他可以一往无前不畏牺牲,但面对无奈的现实他却只能妥协。离开,他从此会很轻松,留下,他会在亲情爱情中挣扎,痛苦的将不只是他一人。

  “是啊,我们终会离开,但有些人却永远留在了这里。”韩正风慨然叹道,“过些天我能下床了,陪我去看看老队长吧!”

  “好。”秦天点头。

  “去吧,去看看大雷,那小子丢了条胳膊,听说情绪很低落。你替转告他,选择猎鹰就选择了牺牲,一条胳膊算个鸟,脑袋还在就给我昂着头走下去!”韩正风叮嘱道。

  “那我过去了。”秦天起身告辞。

  关于转业的事,韩正风只问了一句便没有再说什么,但秦天却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让他心里发慌得厉害。因为在韩正风眼里,他是猎鹰理所当然的下任队长。因为这点,他对秦天格外照顾,不仅将自己的所有本领毫无保留地教给了他,而且还不断地给他压担子。在秦天与副队长张大雷较劲的过程中,韩正风有意无意地偏袒秦天。

  偏袒就偏袒呗,偏偏韩正国还干得光明正大的,说什么“他连你都压不住,将来怎么带猎鹰?”这让张大雷极不服气,卯足劲儿和秦天死嗑。

  可是秦天的一份转业报告,就让他的心血付之东流。

  少了一条胳膊的张大雷,火气比任何时候都要大。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这是他见到秦天后说的第一句话。

  “既然决定要滚蛋了,以后少他么在我面前晃悠,省得我见着心烦!”这是第二句话。

  “你还欠我一架,出院后猎鹰格斗场见。”这是第三句话。

  秦天坐在床头拿着个苹果削着,默默地承受着张大雷的怒火。

  “吼了半天,嗓子该冒烟了吧?吃个苹果消消火气。”拿着苹果递到张大雷身前,秦天一脸笑意地看着他。

  “草!嘲笑我是吧?”张大雷盯着他看了半晌,突然哑然失笑,“骂不还口,我还以为你小子涵养变好了,没想到你只是变得更阴毒罢了……”

  “不是嘲笑,你是真削不了啊!”秦天一脸无辜地说道。

  “老子将来用脚削个给你尝尝!”张大雷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哂道。

  两人相视而笑,谁也没再说话,只是静静地坐着。曾经的一幕幕往事,如电影般在他们的脑海里回放着。虽然有竞争有争吵甚至干过许多架,但毫无疑问,在这座军营里他们是最好的兄弟。烂漫的青春岁月,我们从不缺少朋友,缺的是一个可以不断迫使自己变得更强更好的对手,而这样的对手才是人生道路上真正的朋友。

  “你这牛脾气要改改。”

  “以后少告别人的黑状。”

  “不要太好强了。少了条胳膊,有些事对你来说就难多了,比如最简单的削苹果。”

  “队长让我转告你,选择猎鹰就选择了牺牲,一条胳膊算个鸟,脑袋还在就给他昂着头走下去!”

  秦天率先打破了沉默,坐在床边絮絮叨叨地说着。张大雷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偶然睁开眼睛朝他翻个白眼。

  “你知道这些年,我为什么一直跟你不对付吗?”等他说完后,张大雷突然问道。

  “因为没有我的话,你就能顺利从队长手中接过他的位置啊。这是明摆着的事么?”秦天随口应道。

  “看来,我的任务还算完成得不错。怨不得你信了,时间长了,有时连我自己都以为是这样。”张大雷一声叹息,说出一句令秦天非常意外的话。

  “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任务?”他讶然看着张大雷问道。

  “怎么,队长没告诉你?”张大雷皱眉问道。

  “告诉我什么?”秦天追问。

  “他没告诉你,看来是对你真的感到失望了。他不想你走得不安心。”张大雷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自顾自地叹道。

  “什么叫不想我走得不安心?”秦天苦笑。这话咋听着像是在跟烈士告别呢?

  “猎鹰老队员们,都有一个藏在心底的心愿。”张大雷看着他,目光灼然,“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够为老队长报仇,在战场上杀死毒狼!这个事你应该知道一些吧?”

  秦天默然点头。

  老队长的事,他隐约知道一些。听说他在执行任务时抗命率部追杀残害华夏国边民的毒狼,最终导致猎鹰遭遇了建队以来最惨重的人员伤亡,自己也死在了毒狼的枪口下。那场战斗结束后,黑鹰特战大队向战区进行了深刻的检讨,大队长雷豹因为此事,晋衔晋职都受到了影响。而老队长呢,死后虽然安葬进了锦城的烈士陵园,但却没被追认为烈士。

  这件事,成为了猎鹰老队员们心中最大的痛,老队长的遭遇更让他们心中深感愤怒和委屈。许多离队的老兵,每年都会回锦城到烈士陵园祭拜自己的队长,因为在他们眼中,他只是做了一个男人该做的事,履行了一个军人肩负的使命。在他们心里,队长是真正的男人纯粹的军人!

  张大雷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突然提起他呢?

  “我们一直想为老队长报仇,但毒狼非常狡猾,从此躲得远远的,绝不轻易给我们机会。在此后几年仅有的两次交手中,我们都没能抓到他或者杀掉他。”张大雷缓缓说道。

  “你说的这些,我大概都知道。”秦天点头,“这次本来是个报仇的好机会,可惜他没有出现。”

  “这一次,你的表现令我感到佩服。这么多年,我是第一次真正服气。韩队的眼光很毒,你是个为战场而生的人。”张大雷叹道。

  为战场而生的人?秦天苦笑摇头。他曾经是个只会流眼泪的懦夫和弱者,只不过后来他努力改变了自己罢了。

  “别夸我了,你一夸我,我全身不对劲。说重点吧!”他看着张大雷,催促道。

  “你入队后不久,韩队在你身上发现了一些罕见的军人特质,他认为你可以成为未来战区的特战尖刀,带领猎鹰去实现老一辈军人未完成的心愿,杀掉毒狼替老队长报仇。于是,他让我给你做磨刀石,希望你在高压下快速成长,早日显露出你的锋芒。可惜他没想到,刀磨利了后,这把刀却要回鞘了!”所有的心血都白废了,自己也废了,张大雷看着秦天,眼中尽是苦涩与无奈。

  他的话,让秦天神思激荡,一时间心乱如麻。

  “去留随心,勉强不得。但是秦天,我希望你在作出决定的时候,听一听你心灵深处的声音。”

继续阅读:第15章 心在何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铸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