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丛林搏杀
李布衣2016-07-04 08:222,531

  韩正风低头盯着腕表,神情冷冽。

  脚下是松软厚实的腐叶层,扑鼻而来的是丛林独有的泥腥味。潮湿的空气,在裸露的肌肤上凝成薄薄的水雾,舒爽而又惬意。

  多熟悉的味道,多熟悉的地方,我终于又回来了!站在猎鹰前任队长曾洒下鲜血的这片土地上,一股热血与激情在韩正风的体内升腾。

  这片三国交界处的密林,是今夜猎鹰的战场,很快就会变成充斥着血与火的战场。他将率猎鹰去面对一场严峻的考验,完成军方交付的使命。

  “头儿,血债终要偿,我多期待那群杂碎的到来啊!”韩正风心里轻叹着,脸上浮现出一抹森然的笑意。战争的仇,唯血可以消弭,他渴望用宿敌的性命去祭奠英灵。

  “一组待命!”

  “二组待命!”

  分队频道里,传来了张大雷和秦岳的声音。

  “对表!”

  “三时三十五分二十秒!”

  “出发!”

  韩正风低喝,抬手打了个手势,几条鬼魅般的身影紧随在他身后,消失在密林深处。

  3时55分。

  前方,一片开阔的荒野进入视野,冷冷的星月光芒,穿越树荫在地上洒下片片清辉。

  秦岳悄无声息地潜到一颗大树旁,轻轻举起了拳头。身后,簌簌的轻响嘎然而止,林中变得一片静寂。

  轻点头盔上的一个按钮,一副战场的实景地图很快出现在秦岳眼前。

  到了!将实景地图与现地一对比,他确定自己这一组已经进入了可能接敌的地域。从这里开始,猎鹰将失去保障失去后援,孤军奋战达成任务。

  “小虎,和我突前侦察!大雷,火力掩护!柳森,战场警戒!”秦岳连打几个手势,命令无声传出。

  借着地形的掩护,两道黑影飞快地进入荒野。

  张大雷猫着腰,像拎玩具一样提着轻机枪,不紧不慢地跟着,与秦岳始终保持五十米左右的距离。两名士官则一左一右隐在他身侧不远处,为小组最强火力点提供掩护。

  他们后方的密林中,三支步枪从灌木丛中探出黑洞洞的枪口,遥遥地指向前方。子弹已上瞠,猎人的目光在捕捉猎物。柳森和两名士官一瞬不瞬地盯着瞄准镜。1000米距离内,他们是死神,也是战友的守护神。

  “沙沙沙”地一阵轻响传进耳中,秦岳和李小虎身形一闪,没入了一块大石后。

  从夜视仪里望去,前方没有任何异常,只有几个微小的光点闪烁游移。

  “吱吱——”几只老鼠飞快地从两人身畔跑过,朝着密林中而去。

  “老鼠?”李小虎才暗暗松了口气,突然意味到情况有些不对。这大晚上的,这群老鼠怎么会四处乱窜?

  他转向了秦岳。他的组长,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前方。

  “有问题,你等着我去看看。”秦岳在他耳边低语一句后,伏下身子贴着地面,像游鱼一样快速前行。

  爬了大概两百米后,秦岳停在一片低矮的灌木旁。借着星月光芒望去,他惊讶地发现,在眼前这片灌木丛中,竟然隐藏着一条四五米深的冲沟。

  一点火星,在十多外米外的冲沟里一闪即逝。

  有人!秦岳的瞳孔猛地收缩。

  “抽你妈,找死啊!”

  “躲到这还怕啥?”

  “Shit! Shut up!”

  “ Stupid!”

  华夏的国骂和英语的喝斥声混乱在一起,清楚地传进了秦岳的耳中,他急忙循声望去。

  夜视镜中清楚地出现了四个身影。默默地监听了一会儿后,秦岳勉强弄清楚了他们的身份和藏身这里的目的:这四人是一伙雇佣兵的前哨。五分钟后,数十名雇佣兵将抵达这片区域与他们汇合。

  雇佣兵的出现,特战大队早已预料到,只是没想到他们的动作会这么快,而且正好出现在猎鹰的前进路线上。

  秦岳悄然后退。

  “拔掉舌头继续前进,抢在敌人前面拿到货物!”当他把发现的情况向韩正风汇报后,后者毫不犹豫地作出了决定。

  “可是,敌人的人数有优势,后面还不知道有没有其他敌人!”秦岳有些担忧后面队友的安全。

  “毛病又犯了?”韩正风低吼,“服从命令,完成任务!最近的路线,只有这么一条,他们来多少,老子杀多少!”

  “是!”澎湃的杀气,让秦岳心神不宁。队长你老今天吃炸药了吗?

  “嗷呜——”寂静的荒野中,蓦地响起了一声凄厉的狼嚎。

  两条身影从冲沟中慌乱爬了出来,紧张地四下张望着。

  秦岳、李小虎身形暴起,从后方袭向两人。

  寒光闪烁,带着初秋的凉意,抹过了两个雇佣兵的咽喉。他们的嘴巴被两只大手死死捂着,至死也没能发出最后一声哀鸣,只有鲜血无声从脖际汩汩流出。生命的气息渐渐消逝,他们注定只能在这片密林中与草木同朽。

  冲沟里的两人,没有等到外面的消息。他们提着枪正准备冲出去看看究竟时,两道黑影当空落下。

  “咔嚓!”

  “咔嚓!”

  两声令人战栗的轻响中,余下的两名佣兵倒在了地上,身后站着铁塔般的张铁胆和沈建。佣兵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有惊恐,有怀疑,更多的是对死亡的恐惧。这些亡命天涯的家伙,曾经用这种干净利落的手法杀过不少人,绝不会想到有一天同样的事情会发生在他们身上。

  秦岳蹲在地上,用匕首挑开了死去佣兵胳膊上的迷彩。月光下,一个狰狞的狼头图案赫然入目。

  “头儿,是毒狼的手下。”通讯频道里,秦岳报告。

  “好!”韩正风心中一阵滚烫,朝着空中猛地一挥拳,脚步快了许多。

  毒狼啊毒狼,你这个恶盈满贯狗杂碎,老子等你等得辛苦啊!这一次,你他么的不会再当缩头乌龟了吧?

  副队长张大雷率第二战斗小组到达荒野中时,秦岳和他的第一战斗小组已经没了影子。下令警戒后,张大雷带着人开始打扫战场,处理刚才战斗中留下的痕迹。

  “第一就是第一,没人能做得比他们做得更好!这小子走掉,是猎鹰的巨大损失啊!”了解完战斗的全程后,张大雷盯着那条隐在灌木丛中的冲沟,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微笑。所有人都知道他和秦岳不对付,但没人知道,他也是最不希望秦岳离队的人。军人的生活,通常只有两种状态,战争和战争准备。秦岳的存在,让他一直处于战争中,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荒野很快恢复了平静,平静中却多了份死亡的气息。猎鹰占领了有利地形,在通向目标的道路上张开了一张大网,等待着敌人的到来。

  形势所迫,这场仗必须打。

  他不担心走在前面的秦岳。在这片密林中行动,除了猎鹰,没人能比熟悉地形的毒狼更快。只要斩断狼爪,就有很大的机会保证第一小组完成任务并撤离战场。

  至于其他的敌人,如果来了,那就战吧!华夏的军人,饥渴太久了……

继续阅读:第3章 前沿阵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铸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