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新的开始
恋月儿2016-06-30 13:031,807

  “爹,走吧。”

  乔落,哦,不。现在应该是夏落,只见她迈着轻盈的步子款款走到了门边。神情也是清清淡淡的,脸上轻纱微掩,只露出那双清亮的眼睛。

  到这个名叫昭月王朝的地方已经三个月了,最初清醒的时候还有些弄不明白。直到理清了思路,她明白自己是穿越了,而且是魂穿。

  穿过来后,她发现很巧合。自己还是叫落,不过是由乔落变成了夏落。现在的身份是商贾之女,年芳十五,家里就只有她一个独女。其母夏夫人早在五年前因病去逝,留下夏落与其父相依为命。

  在夏落看来,夏父是一个难得的痴情好男人。这个温和的中年男子没有像别的古代男人一样三妻四妾,更没有续弦。而是守着同妻子一起开办的明月布庄与女儿生活着。

  夏落在最初几天的不习惯后,倒是很快融入了新的生活。她想既然老天给她一次新的人生,那她就要用夏落的身份好好活一次。

  “好。”夏泽点了点头,看着出落得美丽的女儿很自豪。

  父女俩刚上马车,还未动身。却见店里的伙计居然急匆匆地赶来,拦下了他们。

  “老板,请等一下。”

  夏泽父女对望了一眼,然后从马车里面探出头望着伙计:

  “你怎么来了?”

  “老板,出事了。库房里的布料不知怎的一夜之间都被虫蛀坏了。”那伙计一边抹去头上的汗渍,一边焦急地朝着夏泽禀报道。

  “什么?”夏泽一惊,“全面都被蛀坏了?”

  “是。”伙计猛点头,“咱们接下来还有几笔单子尚未交货呢,这下可怎么办好?”掌柜也急得不行,所以才遣了自己匆匆来找老板。

  夏泽脸色猛然一变,显然也担心这点。而且他更怕自己与已逝夫人的心血就会因此毁掉。

  “爹,你先去布庄看看吧。”夏落在一旁说道。

  “可今日是你娘的祭日……”夏泽犹豫。

  “我带云儿去祭拜娘,我想娘在天有灵也会体谅您的。”夏落安慰着爹。

  夏泽想了想,实在不能让夫妻俩的心血毁之一旦,于是点了点头,细心嘱咐夏落:

  “落儿替爹向你娘告罪,我忙完就去看她。”

  “好。”夏落点了点头。

  夏泽又叮嘱婢女云儿要照顾好夏落后,这才跟着伙计离开。

  而夏落也带着婢女上了马车,朝着郊外夏夫人的墓地走去。

  夏落到了夏夫人的坟前,支开了云儿。自己诚心诚意朝着坟头三拜之后,然后就看着那堆坟土把藏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娘,请允许我这么称呼您。我叫乔落,是生活在另一个时空的人。我不知道怎么会魂穿到您女儿夏落身上?但是我向您保证,从今以后我就是您的女儿。我会代替您和夏落妹妹照顾好爹,一起打理好明月布庄。请您放心吧!”

  ……

  回去的路上,夏落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布庄的事。她掀开马车帘子对车夫说道:

  “阿伍,先不回夏府。一会儿直接去布庄。”

  “好的,小姐。”阿伍点头。

  “小姐,你是不是担心老爷?”云儿坐在夏落旁边,“你放心,咱们明月布庄也是老字号了,就算有什么也会过去的。”

  夏落笑了笑,她也没觉得有什么大问题。她相信凭自己这颗天才脑袋也能帮助夏家渡过难关的,去布庄只是尽一个女儿关心爹的本份。

  “哎哟——”

  夏落还没答话,却见马车猛然一个急停。她及时抓住马车里的东西还没事,却把云儿一个踉跄摔得哎哟直叫。

  “阿伍,你是怎么驾……?”云儿捂着被撞痛的头一把掀开车帘子要开骂,结果话却硬生生卡喉口了。

  夏落在云儿掀开帘子的时候便看见车夫阿伍被一年轻男子横剑于脖,而在他身后,一个中年男子背靠树杆,看样子似受伤了。

  云儿在微愣后,突然吓得放声尖叫:

  “啊——”

  “闭嘴。”那蓝袍的年轻人瞪了云儿一眼。

  云儿被他一喝,吓得急忙捂住了嘴巴。

  “放开他。”夏落微拧着眉头,面纱外露出的眼睛很平静地盯着年轻男人,无一丝畏惧。

  “小姐——”云儿和阿伍都担心地看着夏落。

  而那年轻男子见夏落居然不害怕有些意外,但并没有松开驾在阿伍脖子上的剑。只是冷静地朝着夏落说:

  “小姐,在下无意冒犯。只因我家老爷受伤,想借你们马车一用。”

  “借吗?”夏落勾唇似笑非笑,“我看是劫吧。”

  夏落的话把云儿和阿伍都吓得不轻,他们生怕主子激怒歹人。

  那年轻男人额头青筋冒了冒,显然是有些动怒却又忍着未曾真发作。

  “人命关天,还请小姐能够送我们一程。”

  “不需要。”夏落突然冒出一句话。

  云儿和阿伍又吓得一颤,那年轻男人这次怒颜相对。剑倏地指向夏落:

  “那就恕在下无礼了。”

  “我说不救他了吗?”

继续阅读:第3章 初显身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家商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