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坦白事实
花开不息2018-06-06 03:162,197

  养和殿

  精致奢华的宫殿内,静谧无声,圆桌上摆设着纯黄色而制成的空篓香炉,炉内飘出缕缕白雾,清香扑鼻,令人神清气爽。

  软榻上,一身明黄色龙袍的凌皇,正聚精会神的批阅着面前的层层奏折,空气中除了偶尔翻阅的声音之外,便只有众人隐隐的呼吸声。

  昂贵的貂毛绒毯上,一身淡蓝色宫服的鄢纯然额头微垂,笔直的跪在他的面前。

  看完手中的奏折,凌皇瞄向地上的人儿,慢慢合起,沉稳开口,“太子妃,你说你错在何处?

  鄢纯然弯下腰,行了大礼,清脆发声,“臣媳不分尊卑,在园内顶撞玥妃娘娘,惹怒娘娘,此乃一错;与十皇子宫中走动,身边没带宫女太监,引起误会,此乃二错;事情发生,没有及时来向父皇请罪,此乃三错。”

  凌皇慢条斯理的喝上一口热茶,眼皮未抬,“此事玥妃已向朕说明,她直指你恃宠而骄,态度嚣张,不将她放在眼底,可有这一回事?”

  声很轻,却夹杂着浓浓的压迫感。

  “父皇,我……”鄢纯然犹豫着开口,可是又琢磨不透凌皇的心思。

  若是她将事实说出来,不知道面临怎么惩处?可是,玥贵妃都说了,自己若是有隐瞒,反倒会冠上一个欺君之罪,那就得不偿失了。

  罢了,与其在这里提心掉胆,不如抛下一切杂念,道明事实真相。也许方能够置之死地而后生。

  于是乎,她壮大胆子,抬起头,目光直视凌皇,耐心的解释,“父皇,臣媳有话要说!”

  得到允许之后,鄢纯然放开顾忌,将当时的情况一字一句的说明清楚。

  待说完之后,凌皇迟迟没有吱声,殿前的气氛格外压抑,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错觉。

  鄢纯然的心在等待的过程中,渐渐忐忑不安起来。

  难道,还是不行吗?若是皇上真追究起来,自己一力承担下来,千万不能够连累了十皇子才是。

  就深思着如此开口时,头顶上传来威严而沉稳的嗓音,“所以,你是想说玥贵妃在说谎了,对吗?”

  “父皇,臣媳将事实说出来,并无隐射谁。只是因为臣媳觉得有必要让父皇清楚的了解当时的情况,做出英明而公正的判决。”

  “太子妃口中的英明公正是指道出你无罪?如若不然,便是有失公正,有失英明?是吗?”

  鄢纯然大惊,身心一颤,目光焦灼不已,却故作镇定,“父皇,臣媳万不敢有此想法,请父皇明鉴。”

  那锋利的如同刀刃般的眼神,直直的刺伤她的后背,双手紧紧握住拳头,屏住呼吸,却半点都不敢再说一个字。

  倏然,殿内忽然传来震耳欲聋的笑声,令人错愕而惊奇。

  鄢纯然更是傻眼,这是这么一回事?

  凌皇锐利的看向她,说,“从来都没有人敢当着朕的话说这样的话,你算是第一个!”

  第一个,多大的殊荣啊?只是,她有些受不起。

  注意到她惊慌的眼,惨白的脸,心想是把人给吓住了。不自然的干咳了一下,放软语气,道,“朕知道事情绝不像玥妃说的那样,她是被朕给宠坏了,才会弄成这个性子。想来,你今天是受了不少委屈,起来吧!”

  知道那还故意一问?君主的心思,实乃难以捉摸。只是,听出他语气中的转变,鄢纯然松上一口气,“谢父皇。”

  缓缓站起身,却因为双腿跪的久,变得麻痹,若不是反应快,扶住一旁的柱子,险些狼狈摔倒在地。

  凌皇瞄上一眼,假装没发现,若无其事的问,“最近太子表现如何?”

  鄢纯然开始头疼,为什么这个问题全部丢给他,那个罪魁祸首却影子都没有瞧见。

  最终,她不得不开始圆谎,“太子一切安好,臣媳代太子谢父皇关心!”

  凌皇嗯上一声,说,“前不久,有人向朕推荐了一本书,朕如今转交给你!”

  鄢纯然愣了下,接过凌皇递过来的书籍,一看封面,竟是《大悲咒》。

  “拿回去好好看看,顺便带些手稿过来!”

  ……

  一场春雨来的没有半点征兆,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敲打在芭蕉上,划过完美的弧度后悄然滴入尘土,四周混合着青草与泥土潮湿的气息。

  然则,就是在这样的天气下,消失两天一夜的凌逸风出现在栖凤殿的门口。

  鄢纯然从宣纸上移开视线,抬眸看过去,他就那样直直的站在那里,浑身散发着冰冷而孤傲的气息,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他的眼眸中充满了太多的情绪,是她所看不懂的东西。

  她唯一看懂的,是他那张魅惑众生的俊脸上,难以掩盖的疲倦与困意。

  很奇怪的发现,她竟然会看懂。

  停止手中的动作,鄢纯然淡淡的说,“青桐,吩咐厨房烧些热水,另外再准备一些热食端过来!”

  “奴婢遵命!”青桐答应着,随即退下去。

  剩下两个人面对面的站着,沉默在彼此之间开始蔓延。

  凌逸风走过来,一步一步,最后在圆桌前坐下来。

  见状,鄢纯然搁下手中的毛笔,走到桌前,倒了一杯热茶递过去。

  一只修长而干净的手接过,放手时,无意的碰触过,一股寒意接踵而来。

  诧异的瞧上一眼,心中疑惑,眼下还是春天,他的手怎么会冷的这么不正常?

  想归想,但是,她没有开口去问。

  转过身,准备继续开始未完成的任务,刚走两步,右手被人拉住。他一用力,身子来了个大转弯,整个身子直接扑过去,最终没入他的怀中。与此同时,那陌生而熟悉的气息接踵而至,混合着几分暧昧。

  刚要挣扎,却被禁锢其中,头顶上传来他冷漠而平静的声音,“纯儿,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太子指的是什么?”鄢纯然面色平静,语气很淡,“如果太子想要问这两天有没有人问起你的去向,皇上皇后都有提及。”

  话落,双肩上的力道倏然一痛,下巴抬起,被迫迎上他深邃而幽静的眼瞳,轻飘飘的道,“那么你呢?你想知道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君霸爱,凤后撩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君霸爱,凤后撩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