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我卖艺不卖身
含笑2020-06-01 12:043,275

  短短的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自己的女儿就被绑架了两次,这种事情的出现让穆仁雄那叫一个愤怒啊。

  穆仁雄早年丧偶,而后自己就剩下了两个女儿,因此对于自己的这两个女儿他就像是对待珍宝一样的珍惜,将其视若生命。

  在得知了福伯的消息之后,顿时的连开到了一半的会议也顾不上,让人开车直接的一路狂奔朝着别墅赶去。

  “砰”

  一下子将门给重重的推开,看到了自己毫发无损的女儿,穆仁雄的那一颗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快速的走过去,一把紧紧地抱住了牧糖纯的身体。

  “爸……”

  感觉到自己父亲那融融的爱意和关切之情,牧糖纯的眼睛也开始湿润了。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幸亏是你没事,没想到对方竟然连保镖之中都渗入了他的人,看来我还是太大意了。”

  想到了自己安排的保镖竟然被那想要对付自己的人给渗入了进来,一股寒意让穆仁雄暗自的警惕到了极致。

  “如尘,这一次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恐怕他们就真的得手了。”

  穆仁雄感激无比的看着柳如尘说道。

  看着眼前的穆仁雄,柳如尘倒是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哈欠,双目微微的眯起,那一对丹凤眼此时充满了疲倦,轻轻地摆了摆手说道:

  “没什么,你是雇主是是保镖,所以说我们之间不需要这么的客气的。”

  实际上柳如尘现在是既累又饿,这一日的时间他就没上一口热饭,原本还打算今晚吃的,却没想到遇到了这种事情,尤其是动用了那三十秒的能力之后现在的他就想要美美的吃一顿之后,好好的睡一觉。

  “老爷,警局的杨局长带着人过来了。”

  一旁的福伯从外面走了过来低声的说道。

  “哼,这群家伙来的倒是很快啊,想要用他们的时候却发挥不了一点点的作用,不想用的时候却一个劲地往前凑。”

  想到了自己的女儿被人绑架了第二次了,但是这警局就一点点的线索都没有,自然的让穆仁雄的心中颇为的愤怒。

  但是想到了以后自己恐怕还得用得着警局的人,因此缓缓地忍住了心中的怒火,淡淡的说道:

  “让他们进来吧!”

  穆仁雄的语气很淡然,全然没有商人见到官场中人的那种尊敬,毕竟以穆仁雄的资产和人脉,黑白两道也算的上是通吃,一个小小的局长还不需要他太多的在意的。

  “呵呵呵,牧先生又要打搅你了。”

  福伯开门之后,一行人随即走了进来,为首的一个中年男子气度不凡,但是却大腹便便,明显是久居上位之后经常坐在椅子上所形成的啤酒肚。

  “呵呵,杨局长也辛苦了啊,这么晚了还要亲自过来,一会儿我让厨子做点饭,留下来吃夜宵吧。”

  虽然对于这杨局长颇为的不满,但是这表面上却也得过得去的,所以怒意并没有出现在穆仁雄的脸上。

  杨盛林一脸苦笑的对着穆仁雄说道:

  “牧先生的话可说让杨某羞愧啊,这是两位小姐第二次被绑架了,我们却连一点的线索都没有,这是我这个局长的失职啊。”

  官场中人的脸,那就是一幅幅的面具,想要什么表情就可以做出什么表情,因此此时的杨盛林那一脸的愧疚姿态,做的是相当到位,虽然说心中不满的很,但是看着这丫的那一脸的愧疚的样子,穆仁雄也不好继续的发作:

  “不不不,杨局长太客气了,我也知道这件绑架案相当的棘手,只是对方在暗处,而且隐藏的很神秘,找不到证据也不是你们的原因。”

  “唉,牧先生这么说可是让杨某的脸上越发的发热了,不过这一次倒是也有了一个好消息,我们已经将那几具尸体给比对和调查了,发现那六个人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是有前科的,而且最近这段时间的活动也颇为的诡异,相信细细的调查一番一定可以从这其中调查到一些有用的线索的,我这次前来除了说这件事情之外也是要为了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形的。”

  说话间的他朝着牧糖纯看了过去:

  “大小姐,根据我们的调查你似乎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不知道你和谁一起回来的?”

  “和我一起……”

  柳如尘真的是累了,看杨盛林这个架势,似乎是想要长久的坐下来聊聊的样子,因此只好主动的开口说道。

  “这位是……?”

  杨盛林有些奇怪的看了柳如尘一眼,随后朝着穆仁雄投去了好奇的眼神。

  “呵呵,这一位啊,是我的一位至交的孩子,现在寄居在我的家里,算起来是我的一位世侄。”

  穆仁雄一脸开心之色的说道,在看待柳如尘的眼神之中也带着一种柔和。

  作为官员,最为擅长的应该就是察言观色了,穆仁雄的态度自然也让杨盛林暗自的记在了心中,随后的继续说道:

  “呵呵,既然是牧先生的世侄,那我们就抓紧时间的,我们通过现场的观察发现,那六个人的身上只有一处伤痕,而且是一击致命的,明显是受到了利器的切割所造成的,不知道这位小友是否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

  柳如尘的脸色顿时的一变,做出了一副惊吓的样子,似乎是想到了那一副场景,微微的哆嗦了几下之后,才指着福伯说道:

  “我们本来是去酒吧喝酒的,但是没想到被他们绑架到了那里,原本以为完蛋了,幸好在车上装着追踪器,而福伯他依靠着追踪器带着人赶到了那里,至于他们是怎么死的,我也是不知道,因为吓坏了,所以你还是问问福伯吧。”

  穆仁雄的心中一阵的惊喜,原本他还在想着如何的隐瞒下来柳如尘的身份的,却没想到他已经将事情考虑的滴水不漏了。

  毕竟柳如尘保镖的身份,那是越少人知道的越好,知道的人越少对于自己女儿的安全就越是有帮助的。

  “恩,是的,我也是刚刚的得到了消息,我的人里面被对方渗入进来了,没想到对方提前的下手,所以说让我的管家去追踪着,我的这位管家跟随了我好多年了,他原本就是个格斗高手,危急时刻忍不住的出手了,幸好啊,功夫还没有落下来,否则得话,我真的是不知道该如何的对我那位至交好友交代啊。”

  杨盛林随意的再次询问了几句之后,他也知道自己不需要问太多的,因此找了个理由离开了这里。

  “如尘啊,幸好是你想的周全,否则得话暴露了你的身份,这对于我的两个女儿的安全上也会造成一定的麻烦的。”

  柳如尘还没有说话,牧糖纯却站起来了,对着穆仁雄说道:

  “爸,这个家伙虽然救了我,但是我却不想要这个保镖,你还是重新给我找一个吧。”

  “什么?!”

  穆仁雄猛的站起了身子,双目瞪圆,忍不住的失声叫了起来。

  显然牧糖纯的话让他无法接受:

  “如尘可是我能够请到的最好的保镖了,这次如果不是他,你以为还能够善了吗?别的都行,这件事情没得商量,而且以后上学如尘也会跟着你们的,他的年纪恰好是上学的年龄,这样子保护你们就更加的容易了。”

  “什么?上学?!”

  牧糖纯刚想要说点什么,但是却没想到柳如尘已经怪叫一声的起身了。

  “额……如尘你这是做什么?”

  柳如尘一脸古怪的看着穆仁雄,忍不住的说道:

  “你刚才说的是保护她们学校的安全,那就是说我得跟在她们身边一起去上学?!”

  那惊讶,不,不愿的语气让牧糖纯那叫一个气愤啊,原本还想要将柳如尘辞退的心反而是在这个时候收了回来。

  至于那一旁很久没有说话的牧糖雪却正在用一种相当诡异的眼神在看着柳如尘,一对美眸不断的闪烁,咕噜咕噜的转动着,天知道这小妞的心中在想着什么恶魔一样的事情。

  “我不是只是保护她们平日的生活吗?怎么还得去学校啊?不行,我不干,我要辞职!”

  咬牙切齿,牧糖纯那叫一个怒啊,甚至是感觉到一种委屈的情绪,她的美眸此时不再是冰冷,而是喷火般的看着柳如尘:

  “该死的魂淡,难道说和我们一起上学还委屈了你吗?”

  虽然牧糖纯只是在心中想想,但是那美眸中的光芒却是相当的可怕。

  “这个你不干似乎是不行的。”

  穆仁雄微微的一笑,那模样就像是一只老狐狸一般,笑的好奸诈。

  “有什么不行的,我从来都是卖艺不卖身的,况且我又没卖给你们,大不了把这一次的雇佣金退给你们,我不干还不行啊。”

  穆仁雄的双目眯起成为了一道细缝:

  “这个……似乎是真的是不行!”

  看着这丫的一脸得意笑容的模样,一种不详的预感出现在了柳如尘的脑海中,而此时的脑海中忍不住的出现了一个正躺在美女大腿上抽着老旱烟的猥琐老头模样……

  “不会是被柳老头这个混蛋给阴了吧!”

  柳如尘如此的想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护花高手混校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护花高手混校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