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冷淡
风四娘2016-07-11 16:061,608

  另一边,华鸢离开老夫人的佛堂,直接就去了元氏的院子。

  大夫刚刚给她号脉,现在正在给她开药方子,华鸢进屋看见元氏还没醒,就让白琴在屋里伺候着,她去找了大夫。

  “大夫,我娘的情况如何?”若她没记错,前世这个时候元氏怀了个孩子,不过没保住小产了,元氏也因此亏了身子,一直病着身子也越来越差。

  “不瞒华小姐,夫人是喜脉。不过现在夫人的身子极弱,还动了胎气,有小产的迹象,接下来需要好生调养,否则极有可能小产。”大夫给元氏开了几幅安胎药,还嘱咐华鸢这段时间一定要好生照顾元氏,今日之事断然不可再发生,否则孩子定然保不住。

  这个大夫是华鸢让白琴去外面找来的,医术好,口碑也不错。

  华鸢打算把元氏有孕的消息瞒下来,等胎儿稳住了再对外公布,若是找府医这个消息定然瞒不下来。她给了大夫一比银子,让他不要泄露元氏有孕的消息,还让大夫开了几幅调养身子的药,对外就说元氏身子弱需要卧床静养。如此一来,元氏有孕的消息便被她这么瞒了下来。

  除了华鸢和元氏屋里的几个丫鬟,没人知道元氏有孕的事,就连丞相华鸢都没说。

  次日清晨,华鸢刚陪元氏一起用早膳,华月菲就带着丫鬟来了。

  她今日明显精心打扮过,头上梳着当下时兴的坠马髻,头上戴着一支精致的翡翠蝴蝶簪子,一条水绿色勾边云萝裙,绣着优雅的兰花,腰间系着一个做工精美的荷包,柔柔弱弱,水眸荡漾,整个人像是从画里走出来似的,让人惊艳之余又不至于落了俗套,柔弱的气质让人心生怜惜。

  “菲儿见过母亲。”华月菲进门后先给元氏行礼,落落大方的举动很是得体。

  “菲儿过来了,坐吧!”元氏抬头看了眼华月菲那张精致的小脸,淡淡的应了声,不冷不热的态度就像对待一个陌生人般。

  华鸢明显的感觉到元氏看见华月菲的时候身子微微僵了一下,眼底飞快的闪过一抹异色。

  记忆中娘亲对华月菲好像一直都很冷淡,可是在吃穿用度上却又从来不曾短缺她什么,就连爹爹对华月菲的态度也跟娘亲差不多。娘亲对华月菲亲近不起来还情有可原,爹爹为何也如此?难道真的是因为慈济大师那一句预言?

  “菲儿谢过母亲。”华月菲举止优雅的坐下,水眸从元氏苍白的脸上移到华鸢身上,看见华鸢脖子上露出那块玉牌眼底闪过一道妒色。

  “母亲身子可好些了?菲儿昨日便想来看望母亲,可妹妹说母亲早早便歇下了,菲儿今早便让人炖了些汤给母亲送来补补身子,母亲尝尝菲儿的手艺可有进步?”华月菲从丫鬟手中接过汤盅,帮元氏和华鸢各盛了一碗放到她们面前,温柔笑道:“妹妹上次落水身子还没痊愈,喝点汤补补身子吧!”

  “谢谢姐姐,可是鸢儿吃得好饱呢!娘亲,你把姐姐送鸢儿的鸡汤留着,晚上人家回来再喝好不好?”华鸢为难的撅着嘴,接着眼珠子一转就想到了主意,笑眯眯的拉着元氏的袖子撒娇。

  元氏无奈摇头,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道,“好,娘答应你,真是一只小馋猫。”

  看到华鸢母女这幅母慈女孝的一幕,华月菲心底很是妒忌,却很聪明的没有露出丝毫端倪。

  墨竹幽幽,茶香袅袅。

  墨竹之中,石凳之上,坐着一道白色身影。

  即便只是一道背影,便足以颠倒众生为之倾倒痴狂。

  白衣脱俗,器宇不凡,迎风而坐,好似那神仙欲踏风而去。

  如此谪仙般的男子究竟样貌如何?实在让人心生期待,按捺不住那颗雀跃的心。

  “属下参加主子。”冷风刮过,一道青色身影单膝跪在白衣男子身后。

  “嗯。”白衣男子淡淡应了一声,算是回应。

  “启禀主子,洛家有意投入三皇子阵营,欲将洛家嫡女洛梦嫁于三皇子为侧妃。独孤家族蠢蠢欲动,欲为其子独孤夜求娶华丞相府上千金,借此得到陵国公府与华府的支持;皇后娘娘有意将其娘家侄女嫁于七皇子为妃,被皇太后阻拦……”

  白衣男子伸出修长的双手烹煮茶叶,仿似没听到属下的禀报般,无丝毫反应的专心烹茶。

  待他禀报万后,过了片刻,白衣男子才缓缓开口道了句,“我记得太子只有两位侧妃,就将那些女子都送于太子充盈后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重生:溺宠残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重生:溺宠残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