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物随主人型
兔子不是喵2019-07-26 03:072,170

  雨露心里闪过不好的念头,警惕的问:“什么?”

  “本宫钻研毒药多年,对各种疑难杂症多多少少也有所耳闻,曾见过一记专治心疾的偏方,”锦曦眨着眼睛,像一只狡猾的猫咪,踩着轻快的步子绕来绕去,莹白的食指忽然戳向柳桃的胸口,缓缓打着转,“就是用这颗赤诚之心来做药引再配以几方药物做调理,不足七日便可痊愈。”

  话音一落,就连离枢和步尘都不禁侧目,雨露更是惊愕的瞪大双眸:“你说什么?!”

  柳桃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满脸惶恐:“宫主饶命。”

  “呵呵,这时倒想起求饶了,本宫倒是以为你是个硬骨头,抵死不肯屈膝呢。”锦曦一脚踢开柳桃,忿忿的骂道,“不长眼的东西,就你也配同本宫讲话,真是物随主人型!”

  锦曦轻快的返回座位,挥手道:“明珠!”

  “是,主子。”

  “带这位赤胆忠心的柳桃下去准备药引,今日我要替姐姐治疗心疾。”

  “遵命。”

  明珠说着就去拖柳桃,柳桃脸色霎时苍白,双臂紧抱住雨露的大腿,鼻涕眼泪一起流:“主子,救救柳桃,柳桃不想死。”

  雨露垂眸看着跟随自己多年的心腹如此狼狈终是心中不忍,且自己刚刚也被锦曦指桑骂槐一起骂过,不由得愤然扬脸盯着锦曦咄咄道:“赵锦曦,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自然是替姐姐治病啊。”锦曦睁着水汪汪的大眼,无辜的眨啊眨,“姐姐可不要枉费了本宫的一番好心啊。”

  雨露下意识的摸向衣中的袖箭,恨不得一箭戳烂锦曦那张如花的俏脸,可是她清楚的很,若是忍不住这个时候出手,不但除不掉锦曦还很有可能落下大逆不道的下场,被推上断头台。而银字虽然不在锦曦的身边,但很难保证步尘和离枢不会出手,一旦出手,锦曦不但安然无恙,而自己也刚好中了她的圈套。恐怕连之前密谋促使铜字和楚殇谋反的事也会一并败露。

  雨露一双银牙咬碎,目光杀人般的刺向锦曦,她自然清楚她的如意算盘,打着替她治病的旗号借她之手除去她的心腹,只是她从未想过锦曦会这样明目张胆,胆大妄为,完全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无数念头飞快的在脑中打转,雨露终是强忍下心中的怒火,俯下身看着痛哭流涕的柳桃,出其不意的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愤然道:“愚蠢的贱婢,求我有什么用,去求宫主。”

  柳桃一愣,很快读懂了雨露眼中的意思,慌忙调转方向重重朝着锦曦磕头:“奴婢该死,奴婢该死,求宫主大人有大量,饶了奴婢这一次吧。”

  “啧啧,这话说的好像本宫将你怎么样了似的,”锦曦闲闲的摸摸鼻子,无辜的道,“方才明明还信誓旦旦的说要做牛做马追随你的主子,而我只不过是成全你借用你的忠心做药引而已,岂不是一举两得的好事么?”

  柳桃闻言头磕的更响了,顷刻间青石板上便留下一片殷红的血迹:“宫主,都是奴婢的错,奴婢不该对您不敬,请宫主饶恕奴婢吧。”

  “唔,我从来没说过你对我不敬啊,何来饶恕一说?”锦曦为难的嘟起粉嫩的小嘴,用指关节轻敲着琉璃酒盏,眯起眼睛道,“还有,本宫度量向来不大,你就不要抱有希望了。明珠啊,你还愣着做什么,也想给雨露大人做药引么?”

  明珠脸色一白,慌忙道:“奴婢不敢。”一把扯住柳桃的胳膊就往下拖。

  “赵锦曦!”雨露再也忍不住了,愤怒的指着锦曦的鼻子道,“你想做什么就冲我来,没必要对我身边的人下手。”

  “咦咦?”锦曦单手托腮,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也学着她的语气道,“姐姐你有什么也冲着我来,没必要在背后偷鸡摸狗。”

  雨露脸色苍白,颤声反驳:“赵锦曦你不要信口开河。”

  “怎么会呢?”锦曦皱了一张委屈的小脸盈盈转向步尘,“左护法可是看得清楚,本宫当真是为了姐姐治病的。”

  “呃,这个……”步尘抚须有些为难的看看雨露又看看锦曦,沉声道,“用活人心做药引之说的确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据老夫所知,前几任宫主也曾用过此法治过隐疾,也算是有据可查的。”

  锦曦看着脸色越变越难看的雨露,勾起得意的唇角,火上浇油道:“姐姐,本宫真的是想救你啊。”

  雨露无言以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坑是自己挖的,最后埋的却是自己。损失一个柳桃没有什么,心腹还可以再培养,可是锦曦丝毫没把她放在眼里,那种高高在上的样子实在令人恼火,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她握紧双拳,别过头去:“我的心疾不打紧,我不需要柳桃的药引。”

  “这可由不得姐姐,”锦曦巧笑嫣然,乖巧的道,“姐姐身娇体贵怎可承受疾病痛苦?若是不替姐姐医好,本宫又怎么向娘亲交代呢?”言罢,作势流了两滴眼泪,凄凄楚楚,好不惹人怜惜,连步尘都忍不住感叹几句姐妹情深。

  雨露眼睁睁见柳桃被拉了下去,听见锦曦淡淡的吩咐明日一早将药引送到寝宫,当即一口恶血喷出来,又听见锦曦摇头晃脑的道着可怜,干脆直接晕了过去。

  自始自终,离枢都似笑非笑的观望,仿佛在看一出闹剧,剧中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却在结束后淡淡的道一句:“宫主辛苦了。”

  锦曦看看左右,步尘早已醉酒离去,明珠也不在身边,幽深的回廊里只有远处的五彩琉璃灯忽明忽暗的闪烁,映亮离枢一双薰然的桃花眼,在黑夜里释放着熠熠的光辉。

  锦曦冷哼一声,掉头就走,却听见离枢在身后揶揄的道:“赤诚之心,啧啧,也亏得小锦曦想得出来。”

  锦曦停下脚步,却并未转身,听着离枢继续悠然的道:“以儆效尤虽然是个好办法,却不适宜逼的太紧,否则适得其反,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小锦曦不会连这个道理也不懂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