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心病还需心药医
兔子不是喵2019-07-26 03:192,165

  “你们猜,这靠山是谁呢?”锦曦笑眯眯的转向步尘,“左护法,是你么?”

  步尘没料到锦曦会转移到自己身上,不由得一怔,尴尬的抚须道:“宫主莫要说笑,老夫一心护教,怎会做此大逆不道之事?”

  锦曦点点头,又转向一旁的离枢,盈盈问:“那么祭祀呢?”

  离枢扬起脸,眯起一双漂亮的桃花眼,似笑非笑的看着锦曦,手中的紫骨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懒洋洋的反问道:“宫主觉得呢?”

  锦曦微微蹙眉,却依然用最动听的声音道:“本宫自然是不信的,祭祀大人与左护法同为本宫的左膀右臂,必然赤诚忠心,若是谁说祭祀与左护法有反心,本宫第一个站出来割了他的舌头。”

  步尘忙不迭的双手抱拳,朗声道:“属下谢宫主信任。”

  离枢只是淡淡的勾唇一笑,垂眸把玩着手中的骨扇,不咸不淡的道:“治教之道并非区区信任而已矣,宫主还太年轻。”

  “哦?”锦曦单手托腮,目不转睛的盯着离枢,笑问,“那祭祀的意思是?”

  离枢站起身,踩着悄然的步子绕到桌前,唇角勾起曼妙的弧度,用喑哑的嗓音缓缓道:“宫主是否有听过,利之而勿害,成之勿败,生之勿杀,与之勿夺,乐之勿苦,喜之勿怒。此治国之道,使众之谊也,爱之而已矣。”

  锦曦默默咀嚼着离枢话中的意思,微微蹙起秀眉。

  “无规矩不成方圆,治国与治教本质相同,只不过一个大家一个小家而已,若是宫主能参透其中的道理,也就不枉费离枢的一番苦心了。”

  步尘遥遥举杯,讥诮的道:“祭祀大人还真是费心了。”

  离枢微微颔首道:“能为宫主分忧乃离枢之本分,左护法的心思难道不是同离枢一样么?”

  步尘被堵的无言,只得重重的哼了一声,不再答话。

  离枢得意的勾起唇角,一身大粉衣袍在夜色中尤为明显,衣袂猎猎,浓郁的麝香在鼻翼间游荡。微扬起玉锥子似的下巴,一张绝色容颜纵使在百花丛中也依然出凡脱俗般的鲜明,仿佛高贵的百花之王,周围的一切的千娇百媚也只为衬托他的雍容典雅,惊若翩鸿般的绮丽。

  连水粉这么骚包的颜色他都敢穿,可偏偏穿在他身上是那么的适合,又不痛不痒的说出这么一串道貌岸然的话,实在令人恨得牙根痒痒。

  锦曦在心底默默骂着贱人,脸上却露出粲然的笑容,轻声道:“多谢祭祀提点。”

  “啊哈,应该的,应该的,”离枢一步三摇绕到锦曦跟前,呼出的热气如兰洒在她的脖颈间,带着丝丝魅惑,用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道,“若是宫主还有问题,夜里可随时来寝宫找我……探讨一二。”

  锦曦小脸一黑,下意识避开离枢,抖着嘴唇道:“不必了。”忽然抬眸瞥见对面雨露面色复杂的望过来,眼珠一转,手指勾住离枢的衣角,乖巧的道,“不过祭祀还是要分清实务的好。”

  “哦?”离枢饶有兴味的眯起眼睛,目光在锦曦和雨露之间游离,了然的勾起唇角,用骨扇拍掉锦曦的手,低声道,“这句话似乎该由我来说不是么?”

  离枢的力道虽不大,却足以令锦曦白皙的手背迅速红肿一片。锦曦愤恨的收回手,咬着嘴唇瞪着离枢笑的暧昧的脸,轻哼了一声。

  雨露并不知两个人嘀嘀咕咕些什么,加之刚刚锦曦拐弯抹角的盘问,心有不快,微微欠身谎称自己身体不适欲离席。锦曦却三步并作两步绕道雨露面前,扬起一张明媚的笑脸状似关切的道:“姐姐怎么筷子还未动就要走啊?不会是看着本宫吃不下吧?”

  雨露脚下一滞,面色尴尬的解释道:“哪里的话,妹妹这次能平安的归来我开心还来不及,只是这几日犯了心疾不能久坐,还请妹妹多担待。”

  “原来是心疾啊……”锦曦意味深长的一笑,眨着眼睛道,“没想到姐姐的七巧玲珑心也会生病啊,莫不是邪门歪道琢磨多了才会累倒吧,要多多注意身体哦。”

  “赵锦曦!”雨露一张俏脸顿时变了色,咬牙切齿的瞪着她,袖中的双拳渐渐收紧,终是碍于步尘和离枢在场咬牙忍下了,放低声音道,“你不要太过分。”

  “哈哈哈……”锦曦好像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夸张的抱着肚子笑起来,习惯性的扭头问明珠,“我很过分吗?”

  明珠立即上前一步,斩钉截铁的答:“不过分,一点都不过分,主子做事最有分寸。”

  锦曦满意的点点头,抱着双肩挑衅似地望向雨露,忽然一句轻不可闻的声音飘进耳朵:“物随主人型。”

  “咦咦?”锦曦挑眉望向声音的发源地,雨露身边的绿裙丫鬟,扬了扬下巴,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丫鬟还不知道祸从口出,以为自己自言自语没人会听见,又仗着雨露给自己撑腰,当即不卑不亢的答:“奴婢柳桃。”

  “柳桃啊,”锦曦伸出手指一把捏住她的下颚,逼她看向自己,笑眯眯的问,“你跟着你家主子多久了?”

  柳桃不知锦曦为何突然问起这个,便老老实实的答:“五年。”

  “嗯,时间也不短了,”锦曦嘴角的笑意更深,手上的力道也微微加深,又问,“那么,你家主子待你如何?”

  柳桃的下颚被锦曦紧紧钳住动弹不得,顿时痛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却也不敢公然反抗,只得忍着痛答:“主子待我极好,柳桃愿意做牛做马也追随主子。”

  “这就好办了。”锦曦笑眯眯的松了手,长睫一掀看向雨露,笑盈盈的道,“姐姐的身边有这么忠实的人本宫也就放心了。”

  雨露被锦曦的无厘头弄得云里雾里,却也不敢松懈,紧盯着她道:“赵锦曦,你究竟想做什么?”

  “做什么?当然是给姐姐治病了。”锦曦笑的一脸天真无邪,目光划过柳桃的脸,幽幽道,“都说心病还需心药医,本宫倒是有一记良方可药到病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