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我的美人
兔子不是喵2019-07-26 03:072,381

  惊喜?锦曦一路带着满脑袋的疑问回到寝宫,终于在沐浴更衣后发现了离枢精心准备的惊喜。

  三个赤条条的美男!

  以至于锦曦习惯性的扑向柔软的大床时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叫,三个容貌俊美的男子一丝不挂,齐刷刷的跪在床头,墨色的长发如丝缎披散在削瘦的肩上,各自摆出撩人的姿态盈盈相望,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锦曦顿时呈现出口干舌燥四肢发热头脑发昏的状态,大大的眼睛眯成桃心型,情不自禁吞了吞口水,双手就自动摸了过去。

  “美人……”

  等了这么久,终于有人肯主动爬上她的床了,而且一下还是三个。

  看来离枢也不完全是个彻彻底底的贱人,至少还懂得体谅上司的……疾苦。

  只是指尖还未触及到美男的胸膛,就被人硬生生截住一把扯了回来。锦曦错愕的扬起小脸,就看见银字冷着一张万年冰霜的俊颜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银……银字……”锦曦顿时心虚起来,声音也矮了几分。

  银字抓着锦曦的腕子面无表情的道:“宫主,天色已晚,还是早些休息吧。”

  锦曦怨念的抽回手腕,忿忿的揉着,小声嘀咕着:“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出现,也不知道是不是存心的。”

  银字恍若未闻,漂亮的凤眸中依然是波澜不惊的温水,淡声道:“宫主,您伤势刚愈,不适宜命人服侍,恐会牵扯伤口。”

  锦曦被噎了一下,话说的这样明显,再迟钝也明白银字的意思,放着美男在前却不能碰不能摸,好心情一下跌落崖底:“切,这会到关心起我的伤了,之前怎么没见你这么紧张过。”

  银字一瞬不瞬的注视着锦曦,平静的答:“属下一直很关心宫主。”

  锦曦愤怒的扬起小脸瞪着他:“既然关心就不该处处忤逆我!娘亲在像我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有了七房妃嫔了,而我却连……”她忽然缄口,尴尬的看一眼身后头垂很低的三个裸男,郁闷的咬着食指小声道,“却连初吻都还在……”

  银字冰冷如斯的眸光忽然暖了下来,修长的手指搭上锦曦单薄的肩,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锦曦忽然一把甩开他的手,重新向大床扑去:“所以老子想扑谁就扑谁,你少操心!”

  “宫主!”银字再次横在面前,提起锦曦的手腕,有些愠怒的瞪着她,“你不能这样,根基尚未稳,谈何寻欢作乐?”

  “别给我说那些道貌岸然的大道理!听都听腻了!”锦曦用力挣了挣,却并未挣开银字的禁锢,不禁有些恼了,“银字,你他妈给我放手,我的事你少管!”

  “对不起,宫主,你的事我一定要管。”

  “银字,你还真拿自己当回事了!你以为你是谁啊!”

  “属下是宫主的贴身侍卫,要时刻为宫主的安全着想。”

  “好啊,好的很啊,银字你就等着宫规伺候吧!”

  “属下甘愿受罚。”

  “你……?!”

  这厢,主仆二人吵得热火朝天;那厢,三个美男还在全裸上阵,在这样冰冷的夜晚里瑟瑟发抖,却不敢有任何动作,目光随着两人你一言我一句来回游离,面露惊愕之色。

  “看什么看,还不滚下去!”

  银字一声怒吼,三个裸男灰溜溜的夹起衣服飞也似的逃出寝宫,生怕走的慢了丢了小命。

  锦曦眼睁睁看着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掉了,心酸的泪往心里流,用力全身力气挣脱开银字的禁锢,不管不顾的向前扑去,痛心疾首的长叹一声:“我的美人……”

  扑通——整个人跌在冰冷的玉石地面上,摔的闷哼一声。

  于是锦曦成为镜水宫宫主历史上首任因为扑倒男宠而受伤的第一人。

  于是各种流言蜚语不胫而走。

  于是锦曦如狼似虎荒淫纵欲的名声在江湖中更加响亮。

  真是应了那句话,色字头上一把刀。

  银字万万没想到锦曦走走路也会摔倒,脸色更加难看,一把将她捞起来,凤眸里流露出复杂的神色:“宫主就那么想要人侍寝?”

  锦曦重重的哼了一声别过脸去,没好气的答:“不是想要,是强烈的渴望,雨露要是知道我至今没有招男宠侍过寝,不知会不会笑死。”

  银字愣了愣,随即沉声道:“若是只因为这样的原因,宫主没必要放在心上。而且属下阻止宫主并不是故意破坏宫主的好事,宫主也知道那三个人是祭祀大人送来的,不是么?”

  锦曦眨眨眼,这才幡然醒悟,只顾着被美色所诱,一时间竟忘记这三个人都是离枢的人,自然是被他刻意安排过的。又在这个时间送入寝宫,除了侍寝之外一定有什么另外的原因。锦曦暗道自己疏忽大意,若不是被银字及时阻止恐怕又要被离枢摆了一道。

  发觉自己还赖在银字的怀中,锦曦有些尴尬的用手指轻戳着他的胸膛,咬着嘴唇吱吱唔唔:“那个,银字,刚才……是我不好。”

  银字摇摇头,面色倒是缓和了不少,大步走向床边将她放下,又找出药酒撩开她的衣袖,替她擦拭刚刚摔到的手臂,手法依旧轻柔而细致,或许是因为这样的动作他曾做过太多次的原因,渐渐熟能生巧。

  手肘的疼痛缓缓消散,锦曦撅起嘴巴呐呐的道:“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当着别人的面公然顶撞我,银字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银字不说话,依然专心致志的擦着药酒。

  “而且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都是一堆大道理,当我是笨蛋。”

  银字顿了一下,又撩起锦曦另外一边衣袖,继续擦着药酒。

  “银字你知道你说的最多的话是什么吗?”

  银字长睫一掀,平静的注视她。

  “是不行,不许,不准,不可以。”

  银字抿了抿淡色的薄唇,开始收拾药箱。

  “所以,银字,你是因为答应我娘亲要一生一世守候我才会这样做的对吗?”

  银字放下卧床两边的月白纱帘,扶锦曦重新躺下,替她掖了掖被角,转身欲离去,却被锦曦扯住衣袖,目光灼灼的望着他,那么热切而期望。

  银字轻叹口气,声音柔和许多:“宫主还是早点休息吧。”

  锦曦固执的攥着他的衣袖不肯放手,亮晶晶的眼睛一闪一闪,像极夜空中最耀眼的星,不依不饶道:“你还没回答我不许走。”

  银字低垂了长长的羽睫,声音是一尘不变的冷淡:“不早了,宫主明日还有诸多事情要处理。”

  “切,你赶走了我的男宠,难道不该做点补偿么?”锦曦单手支颊,冲他坏笑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