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不告诉你
兔子不是喵2019-07-26 03:072,263

  锦曦轻哼了一声,依然背对着离枢,她不介意被离枢看穿。就连雨露恐怕也是心知肚明的,却不敢撕破嘴脸与她对抗,毕竟没有十足的胜算前还是会有所顾忌的。

  “可是,若是已经被兔子咬伤,是否就算以彼之道还之彼身呢?”锦曦缓缓转身,眨着水汪汪的眼睛,歪着脑袋无限天真的望着离枢。

  离枢一双桃花眼泛着些许醉意,若有所思的摩挲着下巴,揶揄的道:“怎么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锦曦也会被伤到么?还真是稀奇。看来要多增加些侍卫才好,若是咱们的宫主大人有个三长两短,我会伤心死的……”

  伤心没有亲手弄死我么?锦曦在心里替他默默接道,嘴角却自然的上弯,笑着问:“祭祀特意追上我,就是为了同我说这些么?”

  “当然不是,”离枢说着不露声色的上前一步,贴近锦曦,浓郁的麝香扑面而来,眼角冰蓝的泪痣闪着妖异的光泽,他微弯起殷红的薄唇,哑声道,“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向宫主大人禀报。”

  锦曦禁不住双颊阵阵发烫,慌忙侧开两步,警惕的问:“什么事?”

  此刻夜深人静,又远离寝宫,连半个保护自己的人都没有,锦曦不禁暗自懊恼太过粗心大意。离枢对她的敌意也不是一天两天,况且武功远远在她之上,若是趁这个时候想要弄死她简直易如反掌。

  早知道就该让银字跟着自己,锦曦下意识的摸向腰间的锦袋,却被一只手掌轻易捉住,离枢似笑非笑的垂眸看着她,距离是如此之近,稀薄的热气喷在她的脸上,痒痒的。

  “宫主想做什么?”

  “没,没什么。”锦曦缩回手,笑得一脸尴尬,心里却在流着冷汗,若是刚刚真的出了手,恐怕离枢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折断她的手腕,“方才祭祀大人想说什么事?“

  离枢了然一笑,以骨扇敲打着掌心懒懒的道:“关于右护法的选举,已进行到最后一关,两位储备护法不分伯仲,都很优秀呢,就是不知道能留下来的人是谁,宫主也一定很好奇吧?”

  锦曦这才记起上任右护法因为触犯宫规被处决已经是很久的事情了,那时她娘亲还在,正是她亲自监斩,并且为了公平起见规定宫中弟子人人有权争夺右护法之位,只要忠心于镜水宫即可。

  这样一来,报名不再少数,镜水宫又向来藏龙卧虎,几番比试下来已经过了整整三个春秋,而她的娘亲上一任老宫主还未等到最后的结果就已撒手人寰,驾鹤西归。右护法的职位也就空了三年之久,若不是离枢提起,锦曦几乎要把这件事忘到脑后了,没想到比赛竟然还在继续。

  虽然这右护法之位是由宫主最后定夺,然而整个竞选的过程却是由祭祀一手操办,锦曦用膝盖也想得出离枢一定会安排自己的人上位,对于他来说无疑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精心设计一枚棋子而已。

  锦曦紧咬嘴唇,抬起眼看着他,一字一句的道:“我只是很好奇祭祀会安排怎样一个人来坐这右护法之位。”

  “呵呵,小锦曦还真是有趣,”离枢禁不住摇着扇子笑了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轻描淡写的道,“我却知道左护法大人早已举荐一人,而这个人的确也不负所望,一路过关斩将,如今到达最后一关,与另一名候选护法一决高下。”

  “左护法?”锦曦不禁一愣,步尘年岁已高,对名利早已淡泊,向来自扫门前雪只为求个安稳,也曾多次扬言要退居其位让贤他人,荐举候选人这种事确不附和他一贯的作风。难道所谓的让贤是假,把握权势才是真?

  锦曦忽然觉得自己有点看不清了,步尘虽然平时待她不冷不热,但毕竟是三代元老,平日里又从不做出格的事,向来稳稳当当,规规矩矩,怎么突然会参与选举这种事情呢?

  锦曦还在苦苦思索着,离枢啪的一声撑开骨扇,拿在手里摇啊摇,美目流转,百媚丛生,意味深长的瞥了锦曦一眼:“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眼见未必就是真实,魔教最擅长的就是伪装,小锦曦身为镜水宫宫主,怎么连这个也不记得了?”

  锦曦恍然抬眸,踌躇着开口:“祭祀的意思是……?”

  “来来来,”离枢伸出白皙若莲的食指,暧昧的冲锦曦勾了勾,贴近她的耳边低声道,“宫主大人难道不想亲自观瞻最后的争夺么?”

  锦曦蹙了蹙眉,狐疑的打量着笑的像只狐狸的离枢:“最后的题目是什么?”

  按着惯例,若是两个人都有绝对的优势胜任右护法一职,就会由宫里出一道题目给每个人,实际上是完成一项任务,期限半个月,先完成者自然胜出。

  离枢继续摇着紫骨扇,一袭大粉锦袍随风轻摆,衬得一张白皙的脸庞更加妖冶魅惑,他半眯起桃花眼,似笑非笑的看着锦曦:“想知道?”

  锦曦瞪了他一眼,道:“废话。”

  最后的题目是由离枢所出,虽然候选人按着抽签的方式抽到自己的题目,却并不知道对方是何任务,自然也不会交换。所以,普天之下能清晰的知道两名候选人各自任务的人,也只有离枢一人而已。

  “不告诉你。”离枢的扇子打在掌心,气定神闲的道。

  锦曦险些一脚踹过去,忍住直接弄死离枢的冲动,转身就走。身后却传来离枢一声紧跟着一声的叫魂:“宫主大人啊……”

  锦曦身子一歪,无奈的转身,没好气的问:“怎样?”

  离枢一摇三晃的走过来,慢条斯理的道:“虽然原则上不能告诉你,但是规则上却没说不可以带你去看啊。”

  锦曦沉默了,她的确很想知道左护法想耍什么花样,也更想知道另一名候选人究竟是离枢荐举的还是雨露,无论怎样,她都要把一切扼杀在摇篮中。当宫里的权位岌岌可危,她更不能失去右护法这样一个得力的助手。即便跟在离枢身边难保证会引火上身,落入更大的圈套,可是坐以待毙只能死的更快。在时局尚未稳定前,她只能把赌注下的更大。

  思忖半晌,锦曦轻轻点头,露出一抹人畜无害的微笑:“好,就全听祭祀安排。”

  离枢暧昧的眨眨长睫,哑着嗓子道:“那就早点歇着吧,离枢可是准备了一份惊喜给宫主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