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欢迎随时来找我报仇
兔子不是喵2019-12-03 10:472,419

  锦曦被他提着脖子,手脚都使不上力,凭空挣扎着,忿忿骂道:“贱人,放开我,有本事和我打!”

  “哦?”蓝衫男板正锦曦的脸,强迫她转向自己,略带幽怨的道,“还以为你是想我了才来找我的。”

  “是啊,想你,想死了……”锦曦咬牙切齿的道,想得恨不得一刀捅死你,再奸尸鞭尸,再一把火烧掉,挫骨扬灰,给金字陪葬。

  有他做伴,金字一定很开心。

  锦曦一扬手,五指灿若白莲,却倏然泛起寒光,生出锋利如梭的指甲,冲着蓝衫男的脖颈就划了过去。

  锦曦从小没什么武学天分,只好专心毒药和这招变形的指甲,也好在危急时刻令自己脱险。

  可是蓝衫男毫不费力气的就捉住了她的手腕,放在宽大的掌心里拨弄着,啧啧道:“好小的爪子。”

  “你才是爪子!”锦曦另一只手也顺势挥过去,却被蓝衫男抓的牢牢的,气定神闲的冲她挑挑眉。

  明显的实力相差悬殊,蓝衫男甚至不屑不出手,就已经将锦曦牢牢控制在掌心。

  锦曦瞪着圆溜溜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他,像极发了狂的小兽,蓝衫男却不可抑止的朗声大笑起来。锦曦恼羞成怒张嘴去咬他,他被左闪右躲,一把捞住她的腰,顺势将她带倒,两个人一起跌在地上,锦曦重重的摔在他的身上,气昏了冲着他白皙的颈项就不管不顾的咬了下去,蓝衫男忘记了躲闪,牙印深深的陷进去,渗出猩红的血珠。

  红白分明,甚是突兀。

  锦曦再笨也知道,蓝衫男明显是故意让着她的,否则她连他半边衣角也碰不到……可他为什么纵容她?

  锦曦一边咬一边哭,无论怎么做,也换不回金字的命,命运注定要在她的心口上重重划上一刀,无法抚平。

  过了半晌,有人用袖子轻轻替她抹去眼泪:“宫主……”

  锦曦条件反射的啊了一声。

  “我欠一条命,还你一个人情怎么样?”

  锦曦迷茫的抬起头:“什么?”

  蓝衫男吊起细长的凤眸,凑近她坏笑道:“想不想知道是谁背叛了你?”

  背叛么?雨露、楚殇、铜字以及镜水宫上上下下那么多的家奴,背叛她的人比比皆是,每个都想置她于死地,不用想也知道吧。

  锦曦撇撇嘴,哼了一声:“不想。”

  “诶?”蓝衫男苦了一张脸,很受伤的样子。

  “这样你还是欠我一条命,随时都要还给我。”

  蓝衫男勾唇一笑,像拍小孩子一样轻拍她的头:“还真是个记仇的小孩。”

  锦曦一挥手打掉他的毛爪,咬牙切齿的道:“如果你身边有人死了你就不会笑得这么轻松了。”

  “死人么?每天都有……”蓝衫男挠了挠头,轻轻一点脚尖跃上墙头,冲她挥挥手,“我叫穆子秋,欢迎随时来找我报仇。”

  去死去死去死!

  锦曦愤恨的一脚踢飞脚下的石子,眼睁睁见着穆子秋绝尘而去却无能为力。

  ***********

  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回了镜水山,在山门前就背两名颐指气使的守卫拦了下来。

  守卫甲:“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守卫乙:“好大的胆子竟敢独自一人上山挑战!”

  守卫甲、守卫乙:“不想死就速速滚蛋!”

  锦曦揉着太阳穴一边交出明月令一边琢磨着,这守卫是不是也该一起换了,万尘不变的开门语,一点新意也没有,好歹说个镜水宫欢迎您之类也彰显魔教的热情澎湃啊……

  两个守卫接过令牌一瞧,扑通一声双双跪了下去,拼命的抽着耳光,颤抖着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望宫主大人开恩!”

  锦曦摆摆手,问:“银字回来了吗?”

  “回宫主,银字大人早就回来了,小的这就去通知他来接您。”守卫甲说完,嗖的一下不见了踪影,比兔子跑的还快。

  唔……原来没死,没死就好,就好。

  不知道是不是伤口发作还是落下了后遗症,锦曦只觉得胸口有点闷闷的难受,仿佛塞满了棉花,沉重的喘不过气来。

  没死,却也没出来找自己……

  甚好。

  穆子秋不咸不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想不想知道是谁背叛了你,是谁呢,是谁呢……

  锦曦仰起头,努力不让泪水流出来,明晃晃的太阳很刺眼,下意识的伸出手指挡在眼前……

  “宫主。”

  有人在她身后淡淡的唤道,声音四平八稳,不悲不喜,一回眸就见银字冷着一张素白的脸,静静的站在阳光下垂眸看着自己。

  阳光在他月色的长袍上投下明艳的光影,银字紧抿瑰色的薄唇,就这么安静的站着,没有任何语言。

  半晌,他淡淡的开口:“走吧。”

  不关心她的伤势,不关心她如何死里逃生,不关心她如何回到这里,关于那天的所有一切都绝口不提……只淡淡的一句走吧,就轻描淡写的带过所有。

  银字……这还是她的银字吗?

  锦曦有些愣神,不敢再去深想,穆子秋的话像一句魔咒,久久萦绕在心头挥散不去,她用力晃晃脑袋强迫自己忘记。

  银字没有送锦曦回寝宫而是径自带她去了云水殿,挺拔的身形在门前站定,银字转过头来看她:“对了,祭祀大人回来了。”

  “哦。”锦曦还沉浸在自己的问题里难以自拔,习惯性的哦了一声,又猛然扬起脸瞪大眼睛,问,“谁?你说谁回来了?”

  银字默默望着她,平静的重复道:“祭祀大人。”

  “诶?怎么不早说?!”

  锦曦转身就走,身后却传来一个极其喑哑且慵懒的声音,刻意拉长了调子,很是讨厌的响起:“呦,这不是小锦曦么?”

  锦曦身体蓦然一僵,背对着那个声音愣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离枢踩着飘忽不定的步伐特意绕道她的面前,眯起一双薰然的桃花眼,笑着道:“多日不见,越发的标志了,要不是有左使大人跟着,我几乎都认不出来了。”

  扯淡,才半年不见而已,变化能有多大。

  锦曦干瞪着他不说话,忽然想起了什么,猛地看向身旁的银字。

  银字恭恭敬敬的垂眸,道:“祭祀大人。”

  “好好……”离枢笑眯眯的用骨扇轻拍手掌,转过头对锦曦道,“前几日的那场叛乱多亏银字才得以平定,所以提拔为左使大人没问题吧?而且据银字说,小锦曦早就把青史令交给他了不是么?”

  锦曦还是看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

  “哦呵呵,瞧我这记性,差点忘记了,哪还能叫小锦曦啊……”离枢忽然一拍骨扇,邪笑着贴近锦曦的耳边道,“要叫……宫主大人,对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