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
兔子不是喵2019-12-03 10:472,151

  阿桥摸着她的头发,体贴的安慰道:“锦曦姑娘不必伤心,那圆空大师与我家公子下了十年棋也未曾赢过一局,你只不过才与他下了一日而已。”

  锦曦惊愕的抬起头,一双乌黑的大眼眨啊眨:“十年?难道宁弦七八岁就与圆空大师下棋了吗?”

  阿桥不置可否的点头,一副我以主子为荣的大尾巴狼姿态,令人不甚鄙夷。

  翌日,晃荡的马车中。

  宁弦慢腾腾的支开小桌,摆起棋盘,开始和自己对弈。

  锦曦咬咬牙,摩拳擦掌:“今日再来。”

  宁弦幽幽抬眸,扬起一抹意义不明的笑,点头答:“好。”

  棋局未动,宁弦已经撤下几枚黑子,显然是在让棋了。锦曦也不客气,全新投入与他厮杀。

  直到日暮时分,锦曦闷哼一声无力的趴在棋盘上。拉扯着阿桥的衣袖,一遍又一遍的哭诉:“宁弦他没人性啊,杀的片甲不留,不留啊……”

  棋盘上依旧尸横遍野,连一直闷声赶车的黑脸车夫都忍不住掀帘来看了。宁弦兀自数着棋子,微微点头:“还好,比昨日少输三颗。”

  阿桥柔声安慰她:“你看,连我家公子都夸你有进步,你该知足了。要知道圆空大师十年里可是越下输的越多呢。”

  锦曦摸一把眼泪,撇着嘴道:“切,谁稀罕。”

  而此时宁弦半靠在软塌坐着,手执茶盏,绛紫云袖飘动,用食指挑开盖子,垂眸将浮在水面的茶叶轻轻吹开,缓慢而优雅地喝了一口,更加显得风度翩翩。

  马车忽然颠簸了一下,锦曦一个趔趄冲了出去,砰的一下撞在车壁上,捂着额头低咒。

  阿桥走过去俯身道:“少主,前面就是龙田镇了,是要下车转转还是继续赶路?”

  宁弦慵懒的抬起如水的眸,轻轻一点头。

  阿桥垂着眸,柔情似水的道:“阿桥明白了。”

  锦曦狐疑的问:“你明白什么了?”

  阿桥笑的理所当然:“公子说了,他想下车转转。”

  锦曦惊讶的张大嘴巴:“你怎么知道的?”

  阿桥食指点唇,笑的神神秘秘:“因为我家公子点头了。”

  锦曦抽搐着嘴角,彻底放弃了,缩回角落里。宁弦清澈的目光向她看过来,微微一笑。大约过了半个时辰,马车缓缓停了下来,阿桥走过去掀开车帘:“龙田镇到了。”

  龙田镇虽然与魔教相邻不足十几里,却因为正道人士往来频繁,屡屡上山挑战,又屡战屡败,前仆后继,乐此不疲,故将这里做为临时落脚之地,倒也间接的促进了当地的经济发展。

  三个人走到酒楼的时候,听见白胡子说书人正在绘声绘色的道:“忽闻咔嚓一声震天响,一条青色大虫从天而降,身长十丈。头似牛,角似鹿,眼似虾,耳似象,项似蛇,腹似蛇,鳞似鱼,爪似凤,掌似虎,是也。其背有八十一鳞,具九九阳数。其声如戛铜盘。口旁有须髯,颔下有明珠,喉下有逆鳞。头上有博山,又名尺木,龙无尺木不能升天。呵气成云,既能变水,又能变火……”

  锦曦狐疑,问道:“他在讲什么?”

  “龙。”宁弦不知从哪变出一副纸扇,拿在手里摇啊摇,淡淡的答,“传说这龙田镇是因为有蛟龙盘踞,才会人脉兴旺,繁荣昌盛。所以当地的百姓很信奉蛟龙之说,并建造了嗣堂,逢年过节上香参拜。”

  原来龙田镇还有这样的传说,她在镜水宫生活了这么多年竟一无所知。径自挑了个雅阁坐下来,打了个响指,对殷勤跑过来的小二道:“把你们这的特色都送上来。”

  “好嘞。”小二乐颠颠的跑下楼去,须臾,各式美食摆满了硕大的圆桌。

  阿桥抽搐着嘴角看着一大桌子菜,想说什么,但见宁弦面无表情的饮着茶水,对于锦曦的不拿自己当外人的行径并不在意,也就忍了下去。

  酒楼向来是探听八卦最好的地方。

  左手边的一桌人正在绘声绘色的讨论新上任的武林盟主是何等的气宇轩昂,何等的仪表堂堂,何等的春风不度玉门关,但凡各大门派的小姐千金均挤破脑袋往度剑山庄钻,就盼着盟主能看自己一眼。

  锦曦摇摇头,印象中的武林盟主都是蓄着大胡子满脸横肉的大叔,实在没什么争抢的欲望,于是支起右边耳朵。

  右手边的一桌人就说镜水宫新任宫主上位爆冷门,并不是早已内定的大小姐,而是二小姐,左右护法和长老均表示不服,密谋造反,眼下新宫主下落不明,镜水宫一片混乱……

  想不到消息传得这样快,锦曦禁不住咂舌,尽管她现在也不了解宫内的情况,可是……凭什么她上位就是爆冷门啊魂淡,明明是众望所归好吗!她也试着联系银字,可是几次放出的信鸽都不知所踪,银字也没有主动联络自己,难道……她不敢往坏处想。

  宁弦放下茶盏,似笑非笑的看着心不在焉的锦曦,道:“那么宁某就此别过,十日后我们弱水城再见。”

  锦曦回过神,扁扁嘴,鼻子一息,眼圈就红了,可怜巴巴的拉着宁弦的衣角道:“小弦弦,一定要等着我啊。”

  “自然。”宁弦点点头,带着阿桥飘然离去。

  宁弦走了,锦曦一颗心就空了下来,这时候台上的白胡子说书老头已经说完离开了,换了一个身穿靛蓝长衫的男人戚戚然唱道:风吹散梦化烟,使我心惹恨缠,有情人难复见,叹倩谁伴镜边,顾影暗自怜,剩将春心托杜鹃。又怕幽闺寂静难寻梦,一任楼上花枝笑独眠……

  锦曦猛然抬眸望去,全身忍不住颤抖,颤抖,再颤抖……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锦曦忍耐着,忍耐着,直到蓝衫戏子一曲终了转身进了后台,锦曦才怒不可遏的扑过去:“去死吧!”

  蓝衫青年微微一侧身,就捏住了她的脖子,依旧将她像小鸡崽一样提起来,放在眼前端详,呵呵一笑:“原来是你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