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好人与坏人
兔子不是喵2019-07-26 03:062,584

  锦曦很欣慰,她终于在银字面瘫的脸上寻着些不同的表情,于是叛逆心大起,不服气的道:“为什么不能?我偏要跟他走。”

  银字不肯放手,以一副管教的口吻道:“宫主,不要胡闹,这种来历不明的人怕是没安好心,你怎么可以随意跟他去。”

  锦曦也来了劲儿,反驳道:“没关系啊,反正我也没安什么好心,谁怕谁啊。”

  “宫主,你要听话……”

  “你烦不烦啊,”锦曦一把推开银字的手,咬着唇道,“别仗着我喜欢你就可以对我指手画脚,你只是我的护卫而已。”

  “就是就是,”金字也过来打圆场,“银字你要摆清自己的位置,主子喜欢你就该遵从……”

  “不行。”银字只要认定的事就不可能改变,他重新抓住锦曦的手腕向反方向拉扯。

  啪——锦曦抬手就给他一巴掌,吼道:“银字,别给我得寸进尺,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我了!”

  银字愣在原地,怔怔的看着锦曦,漆黑的眸中有什么不安的情愫莹莹流淌,仿佛要看进她的眼睛里。

  最终,他缓缓松开了手。

  锦曦心虚气短,将手背到身后,不敢去看银字的眼睛。

  银字和别人不一样,他从小看着锦曦长大,无怨无悔的陪在她的身边,保护她的安全。在锦曦的眼中,银字是亦父亦兄般的存在。在镜水宫没有人敢对她指手画脚,只有银字愿意冒着被她责罚的风险也要不留情面的指正她的错误。他宠她,爱她,呵护她,却从来不肯与她过分亲近,始终保持着若有似无的距离。

  即便全世界都知道锦曦喜欢银字,银字也依然对她不冷不热,若即若离,使得这份喜欢终究变成无法释放的怨念。

  锦曦轻叹了口气,抬起头喃喃唤道:“银字……”哪知银字连理都不理,转身就走。

  锦曦也来了脾气,一挥手对金字和明珠道:“我们走。”

  切,谁离开谁还不能活啊。

  金字爽快的答应,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明珠似有犹豫,迟疑的问:“主子,真的不去找银字大人吗?”

  锦曦还没答话,金字就愤然的道:“干嘛要找他啊,你看那小脾气比咱家主子还冲呢。”说罢看向锦曦,谄媚的道,“主子你别生气了,要我说那种家伙早该踢走了,这以后要是留在身边怕是整个镜水宫都装不下他了。”

  锦曦本来就心烦意乱,加之金字在耳边喋喋不休的叨念,只觉得头晕目眩,肝胆俱裂,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没好气的道:“闭嘴吧。”

  金字捂着屁股,乖乖闭了嘴。

  蓝衫青年呵呵一笑,足底生风一般在前面走的飞快。锦曦紧赶慢赶却也刚好能见到他蓝衫随风轻摆,不由得远远唤道:“喂……”

  蓝衫青年停下来回头看她,隔着几个小山坡,远远的冲她招手:“前面就是了,要快一点。”

  锦曦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吃力的追上去,直至置身于一片空旷的悬崖边时才恍然惊觉——上当了。

  明珠狐疑的四下张望,“主子,这好像不是听曲的地方……”

  锦曦无奈的叹气,废话,这么明显的事不用猜也知道好吗。

  蓝衫青年早已不见了踪影,林间忽然跳出一群形貌怪异的男女,各个手持刀剑棍棒,眼含恶意,笑容狰狞,一步一步bi过来……

  金字拉开架势,将锦曦护在身后,谨慎的道:“宫主,我们怕是种了埋伏了……”

  这个时候,锦曦才开始后悔,如果银字在这里,或许不必怕这些怪人。

  猛然间,脖子一痛,就被人提着领子拎起来。锦曦很郁闷,为什么每个人都喜欢像抓小鸡一样提着她。她的郁闷还没结束,身体已经如柳絮一般在风中摇曳,紧跟着一沉,就顺着崖边无声无息的急剧下坠……

  下坠前,她看见金字扑上去跟蓝衫青年拼命,听见他撕心裂肺的大喊:“宫主!!!”

  那蓝衫青年的脸上挂着一丝心满意足的微笑。

  原来,他蓄谋已久。

  锦曦在心底苦笑,银字是对的,她终究为自己的固执付出了血的代价。可是,金字是傻了吗?为什么她会看到疯狂的金字不管不顾的也纵身跳下悬崖?她很想大声喊不要,可是声音瞬间被风淹没,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久得她以为自己挂了,黑暗中有人紧紧的抱住了她,轻声唤道:“宫主……”

  锦曦一惊,脱口道:“金字?”

  “宫主!”黑暗中看不到金字的脸,只感觉他的双臂不住的收紧,声音似带着欢喜,“宫主,太好了,太好了……”

  锦曦不知何好之有,叹气问道:“我死了吗?”

  金字带着不满,小声埋怨道:“主子您又乱说话,你不但活着而且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锦曦不由得在心里苦笑,她连诅咒都无法逃脱,更别提寿与天齐了。只是从那么高的悬崖峭壁上摔下来都没有死掉,她还真是福大命大。

  金字仿佛窥透她心里,解释道:“掉下来的时候,我刚好抓住岩石一角,就发现这里有个石洞,甚至都没晕过去。”尽管金字语调轻快,可是锦曦却无法忽视他身体的轻颤。

  她在黑暗中微微抬起头,问:“金字,那些人为什么要害我们?”

  “宫主……”金字的似乎抖了一下,尽量用平缓的语气慢慢的道,“因为……在他们眼里,我们是……坏人……”

  “坏人?”锦曦一惊,是那种千刀万剐五马分尸都不能解恨的败类吗?书上总是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么,她就是活该被恶报的……坏人?

  锦曦很惊慌,下意识攥紧金字的衣袖,听见金字用微弱可闻的声音继续道:“他们说,我们是魔教,总是对我们喊打喊杀,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可是,我们真的有那么十恶不赦吗?”

  “何为善?何为恶?何为黑?何为白?谁来判定?”

  “为什么我们一出生就是坏人……”

  金字的声音越来越低,似寂静里的夜里潺潺的流水,轻薄而脆弱。

  锦曦的心里一沉,禁不住问:“你说的他们,就是银字说的那些江湖中人吗?”

  “嗯……”黑暗中的金字恍惚笑了一下,叹气道,“算了,坏人就坏人吧,大不了以后我们把他们干掉,他们就是坏人了……”

  “金字……”锦曦伸手抱住了他,小脸贴在他的胸口,却听不见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只感觉那越来越微弱的震动……

  “金字!”锦曦慌了神,惊慌失措的收回双手,清晰的感觉到粘稠和温热的液体顺着指缝流淌,拼命的大声唤道,“金字,金字,金字……”

  金字虚弱的手掌抚摸她柔软的长发,气若游丝:“宫主,银字是对的……他是真心为你好……我死后……你就去找……”

  金字一口血吐出,没了生息。

  锦曦自小生活在镜水宫中,见惯了死亡,可是这一刻她的心为何刀割般的钝痛?

  因为她的任性,因为她的固执,因为她不肯听取银字的劝说,最终她失去了金字。

  那个整日巴结她对她笑的谄媚的金字就这么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