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谋反
兔子不是喵2019-07-26 03:062,495

  天黑的时候,锦曦从洞里爬了出来。

  远处山腰处有白衣影子浮动,银字带着一队人马风尘仆仆的赶过来,一把将锦曦揽入怀中,声音带着焦急:“宫主,你有没有伤到?”

  锦曦摇摇头,指了指脚边的尸体,难过的道:“金字他……”

  银字只淡淡扫了一眼,就命人拖走了金字,眉都没皱一下。随手解下身上的披风裹住锦曦,低声道:“走吧。”

  锦曦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咽了下去。无论银字还是金字,都是她娘亲一手培养的,在他们的眼中,只有主子的命才是命,别人的命都无所谓。所以,即便今天躺在这里的镜水宫里任何一个人,银字也会冷漠的处理掉。

  银字扶着锦曦上了马,将她抱在怀里,策马向苍茫的夜色中奔去。他一句责备也没有,倒让锦曦有些惶惶不安,仿佛做错了事的小孩,随时等待大人的责罚。

  “宫主,前面就是凤凰城了,我们有分坛在那里,今日暂且在这里留宿一晚,明日再赶路吧。”银字说着一伸手,一只灰扑扑的鸽子展翅飞向夜空,“我已通知铜字连夜来接,想必用不了多久就会到了。”

  锦曦点点头,任由银字抱自己下马,仰起头就见黑糊糊的城门上赫然挂着一块蒙着灰的匾额:凤凰城。

  凤凰城年代悠久,人杰地灵。当初选这里做为分坛也是因为这里往来商旅众多,鱼珠混杂,正是掩人耳目的好地方。

  分坛的位置较偏,位于城南西北角的一座院落中。对外是平淡无奇的典当铺,实则沿着偏门进去是直通底下的镜水宫分坛。

  分坛的布局风格和总坛大同小异,穿过长长的通道,抬眼就是高不可及的分坛正门,暗红的颜色好像凝聚了许多人的血渍,可是分明有一股浓浓的血腥之气扑面而来。

  锦曦心里起疑,侧眸看了银字一眼,问:“这里是谁负责?”

  “是左使楚殇大人。”

  “就是那个整日跟在雨露后面转的楚殇?”

  “正是。”

  锦曦心里一沉,一种不安的因素搅动心绪,慢慢浮出水面。

  越往深处走,血腥的气味就越浓,且一路上都太过安静,连个守卫都不曾见到……难道镜水宫的气势已经达到不怒自威的程度了吗?无需半个守卫就能轻易吓退入侵者?

  银字仿佛也察觉到了什么,一面握紧手中的剑,一面屏息凝神前行。

  冰冷的主厅内,尸体横七竖八的散落各处,粘稠的红色液体淌了一地。这些人均穿着或黑或白的短打,领口处纹着月牙形的印记,那是镜水宫专属标志。

  锦曦不禁咂舌,抬眸看向正在检查尸体的银字:“这是怎么回事?”

  银字面色凝重,翻开其中一个黑衣人的尸体,沉声道:“是左使大人。”

  地上的男人面色发青,眼眸紧闭,左脸处有块暗红的疤印,正是楚殇。

  锦曦快步走过去,下意识的伸手探向他的颈项,想确定是否死亡。楚殇就突然睁开双眼,跳起来扼住了她的脖子。

  “宫主啊,我们等你等得眼珠都绿了。”楚殇一手扼着她的脖子,一手拖着她后退至墙边,笑的极为狂妄,“千算万算,你果真还是来了。”

  银字一看情形不对,刷地拔出剑来,楚殇高声叫道:“你要是敢动一下,我立刻拧断她的脖子。”

  他的话音刚落,原本地上躺着的“尸体”也都陆续爬起来,手持着武器,狞笑着将银字团团围住。而银字带来的侍卫也纷纷亮出武器,兵戈相向,剑拔弩张。每个人都不错神的盯住对方,大气也不敢喘。

  气氛顿时上升到白炽华的阶段。

  扑哧——有人笑出声。

  楚殇怒气冲冲的瞪着身前的少女,厉声道:“臭丫头,死到临头还敢笑!”

  被卡着脖子实在是很不舒服的一件事,锦曦尽量调整姿势确保能够平稳的发出声音来:“好啊,好的狠嘛,竟学会装死来害我了,是谁给你们这么大的胆子,胆敢公然来反我?”

  “闭嘴!”楚殇没好气的道,“你生xing残忍,比老宫主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们只不过是不得已而为之。”

  锦曦不动声色的勾勾唇角,忽略掉他的话,兀自问道:“她许你们的承诺是什么?”

  楚殇一愣,仿佛没听清:“什么?”

  锦曦继续笑眯眯的道:“难道不是么?什么残忍,什么bi不得已,都只不过是无聊借口罢了,是她叫你们这么做的对吧?”

  楚殇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结结巴巴的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是答应给你解药吗?你不会天真的信了吧。”锦曦说着神色忽然一凛,冷声道,“楚殇,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

  “够了,我不想知道!”楚殇歇斯底里的大叫,“你这个妖女,我只不过是想废昏君立明主罢了,有错吗?”

  “明主?”锦曦几乎笑出眼泪来,捂着肚子对银字道,“看来左使该换了,以后智力有障碍的坚决不得入教。”

  银字没空理她,握紧手中的剑对楚殇道:“楚殇,我不想跟你说老宫主待你不薄这样的话,相信你也不记得,我只想告诉你我手上的剑有多快,不信你试试看。”

  楚殇脸色一白,拖着锦曦后退一步,冷笑道:“你要是比我快的话就不会说这些废话了。”

  银字摇摇头,无奈道:“那咱们只好赌一赌了。”

  “银字!你疯了吗?”楚殇闻言大吼一声,扼住锦曦脖颈的手指微微收紧,“我念你是条硬汉,不想与你为敌。说什么待我们不薄,实则拿毒药来喂我们,若是你识时务就该随我一同追随雨露大人,得了解药,不要再为这个妖女迷失了心智。”

  银字的脸色一黯,握着剑的手微微一松。

  趁着这空档,楚殇收紧五指,在锦曦耳边高喝道:“死丫头,快把解药拿出来,不然要了你的命。”

  锦曦被卡的说不出话来,只得沉默的摇头。给了也是白给,这些人又不可能放过她,还不如大家一起下地狱,倒也其乐融融,皆大欢喜。

  楚殇被激怒,用力攥紧手指,大有鱼死网破的气势。锦曦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快要窒息的感觉,头脑正在昏花之际,一股清新的空气钻了进来,楚殇的身体缓缓倒了下去。

  锦曦抚着胸口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怜悯的看一眼脚下的楚殇。她自小与血肉打交道,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自然分得清什么是真死什么是假死,而以猪血充当人血实在是最拙劣的手法。

  她早在察觉不对的情况下,就对楚殇用了天仙子,这种药无色无味,看起来并无多大的危害,但当人情绪激动时就会成为致命的毒药。

  锦曦轻松的拍拍手,退到银字身边。

  银字带来的人数不多,但个个骁勇善战,均是总坛的精英,不多时已经将分坛所有反叛之徒全部消灭干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