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他太狠了
兔子不是喵2019-07-26 03:072,356

  宁弦摸着光洁的下巴,微微点头,表示理解。阿桥已经上前一步,将墨色的斗篷披在他的肩上,并小心的系好扣子,柔声道:“少主,晨起风凉,我们回舱里吧。”

  舱内,长方的矮桌上已经规规矩矩摆放了四菜一汤。菜香四溢,令人垂涎。

  锦曦毫不客气的席地而坐,接过阿桥盛好的米饭狼吞虎咽的吃起来。宁弦倒是鲜少动筷,只叫锦曦不必客气,多吃一些。事实上,锦曦完全没有见外的意思。

  饭过三巡,宁弦又问:“这么说来,你一个妃子都不曾有过了?”

  又提起丢脸的事,锦曦挫败的点点头。想起金字说过,娘亲在像她这样的年纪都已经纳了七房宠妃了,而自己倒现在连男人的影子都还不曾见过,不禁面红耳赤,惭愧连连。

  阿桥这时舀了一匙肉汤吹凉送到宁弦的嘴边,宁弦微微张开嘴喝下,阿桥又赶忙用雪白的丝帕替他拭去唇角的汤渍。宁弦推开阿桥,问锦曦:“那么,你眼下有什么打算?”

  锦曦摸着圆滚滚的小肚皮,一双大眼乌溜溜的转着,迸射出猎人遇见猎物般的光芒:“娶你。”

  宁弦若满月般清宁的脸上顿时呈现出一种崩溃之色,抖着唇角问:“除了这个呢?”

  锦曦很伤心宁弦对自己的宏图壮志竟然丝毫不感兴趣,郁闷的咬着嘴唇答:“杀人。”

  哈?这次连阿桥都几近崩溃,下意识的端起饭碗小心的挪开两步,远离锦曦。

  锦曦摸着鼻子漫不经心的道:“娘亲说了,睚眦必报是一项传统美德。人敬我一尺,我笑然纳之,人捅我一刀,我必将他碎尸万段。”

  阿桥哆哆嗦嗦放下碗,慌张道:“你们先用,我出去再舀些汤来。”

  锦曦望着阿桥飞快离去的必应,由衷感叹道:“比明珠贴心多了……”

  宁弦干咳两声,屈起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叩着桌沿,问:“是那些伤害了你的人么?”

  锦曦记起银字千叮万嘱不可与外人讲镜水宫的事,点点头,又摇摇头:“算了,没什么。”

  宁弦抚着额眨眨眼,幽幽道:“你说的皇后……”

  锦曦激动的双手撑在桌上,目光灼灼的问:“你答应了?”

  “那倒不是,”宁弦勾起弧线优美的唇角,扬起一抹意义不明的笑,“只是觉得我们萍水相逢,就贸然结为……连理,是否太草率了一些?”

  锦曦恍然大悟,满心欢喜的问:“你的意思是……需要加深了解?”

  “正是。”宁弦继续保持着优雅的微笑。

  “应该的,应该的,我娘亲说过,只有相互了解才可以爱的更深。”锦曦抛过去一个我懂你的眼神,完全沉浸在突如其来的喜悦之中,却忽略了宁弦眸中那转瞬即逝的精光……或许该称之为狡黠。

  宁弦上下打量了锦曦一番,淡声问道:“你何以对娶亲之事如此热衷?”

  “那什么……”锦曦不好意思的朝宁弦勾勾手指,贴近他的耳边道,“我今年十五岁了,就缺一个老婆,你要是愿意嫁给我,我保证你下半辈子荣华富贵……”

  “是相公。”宁弦认真纠正道。

  “好吧好吧,都是差不多的。”锦曦撇撇嘴,掰着手指道,“嬷嬷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你救了我,我娶你,扯平了。”

  “呃……”宁弦好像是呛了一下。

  “可是……”锦曦有些凄艾的垂了眸,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我暂时还不能带你回去,我还有很多事要去做……”

  “没关系啊,我可以等你,”宁弦勾起唇角,微微一笑,“等着你回来。”

  “真的吗?你愿意等我?”锦曦抬起霍霍生辉的大眼,很开心的眨啊眨。

  宁弦面带含笑的点头:“十日之后我在弱水城的悦来客栈等你,请你一定要准时赴约。”

  “嗯,没问题。”锦曦点头如捣蒜,心里早已乐开了花,除了那些砍砍杀杀你捅我一刀我劈你一剑的郁闷事之外,这次下山还是很有收获的,至少不必空手而归。披着狼皮的小绵羊,顿时露出最灿烂的微笑,殊不知自己才是被狼盯上的那一个。

  第二日,宁弦送锦曦回镜水宫,因为记起银字的话,锦曦只敢让宁弦送自己到镜水山下的龙田镇。

  宁弦雇的是一辆相对宽敞的马车,阿桥又将马车内部细细的装饰一番。牙床软塌,玉枕香台,美食琼浆,绫罗锦缎……无一不全。宁弦半倚在兽皮软塌上,眯着眼睛,朱唇微启,张口接过阿桥递过来的玛瑙葡萄含入口中,再微微侧头,将籽皮吐在光洁的玉盘中。动作娴熟,极为优雅。锦曦不禁咂舌,这大少爷比自己娘亲还会享受。

  宁弦xing子慢,赶路无聊时就摆开一局棋盘,对着一副残局专注的思索,一观能观上一整天,若不是阿桥将吃食送到他口中,怕是他也不会觉得饿。

  有的时候锦曦实在看不过,就问阿桥:“他就这么整天一个人玩棋?”

  阿桥将葱白的食指放在唇上一点,带着三分温柔七分贤淑道:“公子酷爱下棋,玉山寺的圆空大师也是棋艺中一等一的高手,常缠着少主下棋。”

  锦曦了然道:“那宁弦是不是棋艺很烂,每次都输得很惨,还不肯服输?”

  阿桥掩唇一笑:“锦曦姑娘错了,那个棋艺很烂,每次都输得很惨还不肯服输的人不是公子,而是圆空大师。”

  “哈?”锦曦撇撇嘴,双手叠到脑后,看来凡是叫什么什么大师都是打着空幌子骗人的啊。

  翌日太阳从东方升起,三个人继续赶路。

  锦曦凑过来,笑眯眯对正在摆棋盘的宁弦道:“小弦弦,一个人下棋多无聊啊,我来陪你下一盘。”

  宁弦抬起头,未语先含笑三分,答:“好啊。”

  锦曦偷偷窃笑,心道让宁弦个三瓜五枣的也好哄的他开心,毕竟他也是自己未来皇后的人选,总要先打好关系嘛。

  一盏茶过后。

  “哎呀,我只是手抖了一下,本来要放这里的……”

  阿桥侧目。

  三盏茶过后。

  “不作数,不作数,明明是袖子带到了……”

  阿桥咋舌。

  五盏茶过后。

  锦曦呆呆的注视被占去大半江山的黑子,郁闷的道:“再来一盘。”

  日落西边,夕阳的余晖柔柔的罩着大地。宁弦修长的食指与中指夹起一枚黑子,优雅而坚定的落在棋盘上,唇角挂着胜利者的微笑。

  锦曦暴走了,扑倒阿桥的怀里哭诉:“他太坏了,一个子都不肯让给我,呜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