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我不吃葱花
兔子不是喵2019-07-26 03:072,379

  不知睡了多久,好像做了一场又一场的梦。

  梦里,银字将手轻放在她的额上,眉目俊朗如星,对她笑的如沐春风。银字鲜少微笑,一笑便是惊若翩鸿般的绮丽。单单一隅温柔,便请到了这夜下的音乐,醉了这乱世中的风流。

  锦曦激动的抱住那颀长的身躯,将小脑袋在他温热的胸口上蹭啊蹭,满心喜悦的道:“银字,银字……你来了!”

  “宫主……”银字温柔的摩挲着她柔软的长发,声音忽然变得尖细,手上的力道也微微加重,他说,“宫主,为什么你不替我去死?”

  锦曦一惊,猛然抬头,却见银字的脸变成了金字,金字开始哭泣,顺着眼眶淌下的却不是泪水而是血水……渐渐的,金字的脸变成铜字,铜字又变成狰狞的怪物,站在风里对她拉起弓弦,对准她的心口……

  羽箭穿透她的胸口,她看见娘亲熟悉的脸,她伸长了干枯的手指,无力的空中挥舞,瞪大血红的双眼紧紧瞪着她,一遍又一遍的道:“锦曦,锦曦,你以为改变得了吗?别做梦了……”

  锦曦用力挣扎着,猛的一下睁开了眼。

  头还昏沉沉的,耳边有潺潺的水声,身下的床板有些硬,咯得浑身疼痛,床边低矮的小桌上点着油灯,橘黄的灯光映亮了视野。

  锦曦转动迷茫的大眼,终于从低矮的天棚和摇晃的床板判断出自己应该是在水上……的船上。她刚想起身,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就自胸口蔓延而来,强迫她躺回原位,垂眸一看,胸口缠了一层又一层厚厚的白布。

  原来那不是梦,铜字真的想用箭杀了她,而她却没有死。

  她还未来得及发声,另一侧就有一个虚弱的男声响起:“咳咳……阿桥……咳……你进来一下……”

  这个声音虽然微弱,却说不出的纯净与温润,正是她在昏迷中听过的那个声音。

  锦曦用力揉着眼睛,想看清男子的外貌,无奈光线太暗距离又太远,只窥见一个模糊的影子,半倚半躺在一张雪白的兽皮软塌上,言谈举止间说不出的随xing慵懒。

  叫阿桥的绿裙女子应声掀开船帘走进船舱,殷勤的半跪在男子身边,男子俯身在她耳边不知说些什么,女子不时朝锦曦的方向看过来,默默点头。

  他们是谁?是他们救了自己吗?

  此时,阿桥听完男子的吩咐,起身朝锦曦走了过来。

  锦曦下意识的摸向腰间的锦袋,那里装着各种毒粉,种类齐全,款式新颖,在尚未清楚对方是敌是友的情况下,她不介意在她不怀好意的时候给她来上一把,那滋味一定不错……

  这么想着,阿桥已经踱步床前,对她友善一笑,大方的坐在床边。不得不说,阿桥有着一张清秀而柔美的脸,眉眼弯弯,丹唇外朗,笑起来带着三分俏皮七分乖巧,却也讨人喜爱。看她与病弱男子的态度,倒像是一对主仆。

  病弱贵公子与漂亮贴身丫鬟,倒也勉强可以促成一段坊间佳话。

  阿桥并不知锦曦所想,注视她片刻,柔声开口问:“姑娘可清醒了?”

  锦曦咬着嘴唇看着她,面色复杂的看着她,不知银字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成功平叛,还是……

  阿桥见锦曦不说话,还当她是怕生,又向前挪了一寸道:“姑娘莫怕,我家公子是好人,有什么困难姑娘尽管开口,我们一定会倾己所能帮助姑娘的。”

  锦曦继续琢磨,这些都是雨露一手策划的,难道那些长老也为她所用了?还是只在趁她下山之际偷袭而已?

  “姑娘?”阿桥眨眨眼,伸出五指在锦曦面前晃了晃,试图唤起她的注意,踌躇半晌,恍然道,“不会是个哑巴吧……”

  锦曦差点一口口水呛进肺里,无奈浑身疼痛实在坐不起来,只得用手指不满的轻叩床沿,开口道:“阿桥是吧?”

  “诶?啊……”阿桥如释重负,开心道,“原来姑娘会说话啊。”

  废……话。

  锦曦白了她一眼,以示自己的不悦,开口问道:“我睡了多久?”

  阿桥撇撇嘴,心道是这小姑娘还真是白眼狼,醒过来既不道谢也不感恩,连谁救的自己似乎也没什么兴趣,只关心昏迷了多久。于是没好气的答:“三日。”

  锦曦点点头,目光环视一圈,落在那一直静默一旁的贵公子身上,努了努下巴,问:“他就是你家公子?”

  “诶?对……”阿桥用力点点头,下意识的后移半寸,眼前的少女容貌清丽,模样娇俏可人,分明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可是不知为何,就是令人感到有些惶惶不安,究竟不安在何处,阿桥又说不上。

  锦曦嗯了一声,也未多问,依旧挺尸在床上也不准备起来,摸着瘪下去的肚子对阿桥道:“有吃的么?我饿了。”

  那神情,那语气,完全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大方随意。反倒阿桥片刻的错愕,局促的道:“有,炉上正炖着鱼汤,我去给姑娘盛一碗来。”

  锦曦满意的点头,不忘叮嘱:“别放葱花,我不吃葱花。”

  阿桥匆匆离去的身影明显一歪,踉跄的掀帘走了出去。

  而在船帘掀起后又垂下的瞬间,锦曦已经闻到一股令人食指大动的香气。这股香气,对于饥肠辘辘的人来说,是多么具有诱惑力啊。

  阿桥拿起两块沾水的麻布,叠成厚厚的两块裹住手,将热气腾腾的砂锅端到矮桌上。只闻得香气扑鼻,砂锅中汤水滚沸,冒着白泡。

  这是一锅鲫鱼汤,炖得已有些火候,汤水泛着奶白的颜色,鱼身滑腻,看起来很有食欲。

  锦曦情不自禁的吞了口口水,肚子已经率先表态,咕咕的叫起来。阿桥见状微微一笑,取了碗筷和汤匙,先舀了一碗,连同里面的一条鱼送到她面前,热络的道:“姑娘请用吧。”然后,又另外舀了一碗,端到一旁的男子面前,半跪在他面前,轻柔的吹着热气。

  锦曦用汤匙舀着鱼汤喝,只觉味道鲜美,香甜可口,喝得很是满足。只是那鱼却未动半分,原封不动的又退回碗中。以至于阿桥收碗的时候很是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锦曦扁扁嘴:“鱼刺……我不会挑。”挑鱼刺这种事平时都是银字来做的,如今他不在身边,连鱼也吃不成了。

  阿桥恍然大悟,贴心执起竹筷挑开那条鱼,三下两下将刺挑干净,且鱼肉完整,连鱼骨都是整整齐齐的一根。再次推倒锦曦面前,轻笑道:“姑娘这回可以吃了。”

  锦曦大大的眼中流露出晶亮的光芒,风卷残云的把鱼肉啃干净,摸摸不再空空的小肚皮,满足的长吁一口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